丹麦电影

早期电影

丹麦电影
丹麦电影的历史是由艺术和工业双重因素构成的,它既经历了艺术性的没落复兴的跌宕过程,也伴随着经济性的生长发展。如果我们试图用阶段来划分丹麦电影的历史,一般可以按照时间大致分成四个阶段:1896年——1930年默片时期,1930年——1960年,古典时期,1960年——1990年,现代时期,从1990年开始是丹麦电影的国际化突破时期。在这几个带有明显时代特征的丹麦电影文化在多个领域取得了国内和国际的成功。

提到丹麦电影的默片时期,我们不能不提及[[Ole_Olsen]]。他在1906年创办了北欧电影公司,100年后的现在,北欧电影公司已经真正的名副其实了。他卓越的经营能力和独特的艺术眼光让丹麦电影在战争经济危机中诞生发展。这个时期,在[[Ole_Olsen]]的帮助支持下,丹麦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电影导演,[[Viggo_Larsen]][[Benjamin_Christiensen]][[August_Blom]][[Holger-Madsen]][[德莱叶]]就是其中比较杰出的几位。同时,北欧电影公司塑造了默片时期丹麦最有名的女影星[[Asta_Nielsen]],从1910年她参加了[[Urban_Gad]]的电影《深渊》(Afgrunden)的演出之后,她几乎出现在当时所有北欧电影公司拍摄的电影中。

有声电影出现之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波及下,丹麦电影逐渐丧失了独特的文化特征。这个小国家的电影文化受到了外来电影文化很大的冲击,其中美国电影文化逐渐占据了支配地位。不过还是有小部分丹麦电影在这个时期让世界电影认识到丹麦还存在独特的电影文化,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卡尔·德莱叶]],尽管他在丹麦电影界中是如此的形单影只。在50年代后期,丹麦电影开始了大众娱乐时期,在开放的文化背景下出现了很多广受欢迎的丹麦风格电影(包括色情电影),其中比较著名的电影导演有Johan Jacobsen,Ole Palsbo,Bodil Ipsen,Erik Balling和Gabriel_Axel。

[[60年代]][[电视机]]工业的出现让丹麦电影陷入了危机,不过同时代漫及全欧洲的文化运动同样让丹麦电影受到了很大的震荡。新现实主义运动的影响开拓了丹麦电影更为广泛的艺术领域。其中涌现出来的新一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Henning_Carlsen]]引起了国际性的关注。但是电视工业的迅速发展和美国娱乐文化的支配还是对丹麦电影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这意味着丹麦电影想要复兴的话必须依靠政府对于电影工业的强力支持。而在[[60年代]]后期丹麦政府已经开始资助电影工业,这种制度在[[70年代]]初期逐渐完善成型。1972年[[丹麦电影基金会]]正式成立,经过了[[80年代]][[90年代]]的长期支持,丹麦电影重新恢复了生机。除了政府的支持,全欧洲电影界对于欧洲电影复兴的合作计划也巩固了丹麦电影在[[90年代]]取得的成功。

60年代之后:新突破

在最近几年里一些电影学的研究学者和评论家们开始讨论丹麦电影的复苏和丹麦电影的新突破。多亏了1966年建立的[[丹麦电影学校]]1972年成立的[[丹麦电影基金会]],以及从1972年之后国家颁布的一系列支持电影发展的法令法规,丹麦电影第一次向世界展现了许多杰出的年轻导演。他们参与和见证了现代电影历史中里程碑式的电影革新运动,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拉斯·冯特里尔]]。在丹麦的电影讨论中,专家学者们经常把他和[[卡尔·德莱叶]]相提并论,他们的电影都有着鲜明的个人特征,同时能够影响其它电影人的创作方法,同时在捍卫丹麦电影独特电影文化方面都功绩彪炳。

其实相当多的电影导演,例如[[Henning_Carlsen]][[Nils_Malmros]][[Søren_Kragh-Jacobsen]][[Jon_Bang_Carlsen]][[Jørgen_Leth]]早在[[80年代]]就已经赢得了广泛的观众和口碑,并且屡次赢得国际性的电影大奖。其中最能够代表丹麦电影成功的是[[Gabriel_Axel]]的《巴比特的盛宴》(Babettes gæstebud)和[[比尔·奥古斯特]] 的《征服者佩尔》(Pelle Erobreren)连续在1987年1988年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而[[Lars_von_Trier]][[Thomas_Vinterberg]][[Ole_Bornedal]][[Nicolas_Winding_Refn]]的电影也屡屡在欧洲的一些电影节上有所斩获。

不过最能代表丹麦电影国际性突破成绩的无疑是1995年的“[[道格玛95运动]]”。发起这场运动的是四位丹麦年轻导演,[[Lars_von_Trier]][[Thomas_Vinterberg]][[Søren_Kragh-Jacobsen]][[Kristian_Levring]][[Thomas_Vinterberg]]之后拍摄的第一号道格玛作品《家庭晚宴》(Festen,1996)取得的巨大成功清楚地表明了,电影创作不仅可以凭借无穷的资源和无限的自由中取得成功,在严格规定的限制下同样也能成功。这部电影的成功不仅仅给了丹麦电影界一些启示,同样给欧洲其他国家的电影创作起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当时的电影成功似乎只有美国电影制作一种类型,那就是给与电影创作所需要的天文数字般的预算,而这是欧洲电影所不能也不愿的。道格玛作品相比于好莱坞的大制作而言,倒更像是家庭作坊里出产的土胚,可是它一样能获得成功。

丹麦电影结束了90年代的风波起伏,开始了新世纪迈向国际化成功的步伐。同时,丹麦国内的观众也开始更多地关注起自己本国的电影。我们可以列举详细的数据进行说明: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末期的十年时间里,丹麦电影市场中本土电影一直稳居25%以上的份额,其中有一两年接近30%。90年代初期开始只有20%以下的市场份额,而1995年更是跌到有史以来最低的8%,同年美国电影在丹麦的市场份额高达81%。不过,从1996年开始,丹麦本土电影的票房销售开始稳步上升, 1996年为17%,1997年为19%,1999年开始达到28%,而近年来已经上升到一度接近40%。现在丹麦国内的票房基本上非常稳定的保持在 30%到40%之间。

新时期:政府支持

不断成长中的丹麦电影不仅仅只是销售了更多的电影票,也不仅仅只是在电影领域扩大多少知名度,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获得越来越多的政府资金的支持。在1998年4月,[[丹麦电影基金会]]的董事局主席Ib Bondebjerg和总经理Henning Camre开始和丹麦文化部讨论支持丹麦电影的4年计划,讨论的结果是每年增加75%的资金支持丹麦电影,从1999年50百万克朗,2000年是100 百万克朗,2001年150百万克朗,2002年达到150百万克朗。而之后每四年讨论一次的扶持计划总是按照一定的百分比来增加资金投入。在今年10月底重新颁布的2007年2011年的丹麦电影最新的四年扶持计划,丹麦文化部长Brian Mikkelsen决定在这四年内每年至少投入500百万克朗用于支持丹麦电影人。这意味着政府的资金直接送到了丹麦导演的家里。丹麦电影人对于这个结果相当满意。而这也意味着在以后的四年内还会出现更多更好的丹麦电影,尽管今年的丹麦电影已经相当出色。


注:根据[[朱旭彬]]编写的《丹麦电影的过去和现在》编辑整理。


标签: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