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丹十三

照片 :
照片描述 : 传奇导演伊丹十三
中文名 : 伊丹十三
英文名 : Juzo Itami
出生年 : 1933年
出生日 : 5月15日
出生地 : 日本京都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97年
逝世日 : 12月20日
逝世地 : 日本东京
国家/地区 : 日本
职业1 : 导演
职业2 : 演员
首字母 : Y
条目星级 : ★★

伊丹十三(いたみ じゅうぞう)(1933年5月15日1997年12月20日),原名池内义弘,日本导演、演员,1997年跳楼自杀。伊丹十三的父亲为导演伊丹万作,儿子池内万作。大江健三郎是其妹夫与终身好友,黑泽清周防正行曾做过他的副导演。

介绍

伊丹早年

13岁的时候父亲伊丹万作过世,他的高中生活在爱媛县松山市度过,大江健三郎就是他高二结识的同窗和挚友。

后来野上照代成了伊丹一家的挚交,伊丹十三甚至一直跟着野上照代,由京都住到东京,直到他也进入电影制片厂工作止。

辉煌的表演生涯

伊丹在舞台艺术学院学习,26岁的时候在朋友帮助下,他加入了大映公司成为一名小演员,永田雅一给他起了个艺名“[[伊丹一三]]”。60年代到80年代,伊丹十三参演了三十多部影片,多数为配角,直到市川昆的《细雪》、森田芳光的《[[家族游戏]]》,才使他赢得了电影旬报的最佳男配角奖。他曾在好莱坞学习表演,在[[尼古拉斯·雷]]导演的《北京55天》中扮演一日本军官。

1960年,他最初和日本电影界的巨人川喜多长政和川喜多KASHIKO的女儿[[川喜多和子]]结婚。同年,朋友、作家[[大江健三郎]]和伊丹的妹妹由佳里结婚。1961年,伊丹从大映公司辞职。之后,演出了《北京55天》(1963年)、《Lord Jim》(1965年)等外国电影,成为话题。1969年改名为“伊丹十三”,在电影和电视剧里作为有存在感配角而活跃影坛。凭着《[[家族游戏]]》(1983年)、《[[细雪]]》(1983年)获得电影旬报奖最佳男配角奖。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伊丹汇集了出演外国电影时候的外景拍摄出版了随笔《欧洲无聊日记》,大获成功。在那之后依次发表了《女人们啊!》之类轻松的随笔,在文学界也获得好评。有人认为,这些随笔中虽然看起来有点造作,但那种用说理的方式探求事物本质的细部的个人风格,对之后的很多散文作家产生了影响。

七十年代,伊丹加入并参加了电视节目制作公司电视工作者联盟,参与了《想去远方》等电视纪录片的制作,自己写了报告书。这个时候培养起来的纪录片拍摄手法在之后制作的电影中有所反映。而且从《日本社会故事大全》、《比小说更奇妙》看来,他在里面所用的独特的口述记录手法也反映了这个时期的经验。在七十年代后半期伊丹担任《午间秀》的采访记者,他尝试以擅长的细腻画面感染力在演播室描绘犯罪现场。

1969年伊丹通过山口瞳做媒和女演员[[宫本信子]]结婚,和宫本之间育有二子(长子是演员池内万作,次子[[池内万平]])。伊丹对家务和孩子的培养非常关心,同时也著书和译书。顺便提一下,长子万作是直接用伊丹父亲的名字命名的。

伊丹在读了岸田秀的《懒惰的精神分析》(1977年)后被他所主张的唯幻论倾倒了。《恒温箱中的大人》(1978年)是伊丹在接受岸田关于唯幻论的讲解的对谈。而且,伊丹在1981年出版了杂志《Mon oncle》(在法语里是“我的叔叔的意思”),并担任主编,这本杂志是在采纳岸田派思想为中心的现代思想的杂志。但是杂志在第6期就停刊了。几篇与伊丹有关的文章收录在《我们自己啊!》里面。

在这方面上,文化人都聚集到伊丹周围,从而形成一种沙龙。撰稿人[[系井重里]]、自称是艺术家的[[筱原胜之]]、作家村松友视可能没有伊丹那么直接地受影响,但是在深入研究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少数派的分类的工作中却可以看到他们是有运用了伊丹的精神。在这个意义上,一向被认为是清高的文化人的伊丹,在直接面对批评家和大众,在不时遭到骂声时之后觉悟,并开始从事电影制作,也是颇为震惊的。

知天命的导演生涯

1983年,也就是伊丹十三50岁之际他才当上导演。1984年,在伊丹51岁的时候,首次执导的《[[葬礼]]》登场,它在日本国内获得很高的评价,轰动一时,获得超过30个电影奖项包括[[日本电影学院奖]]。这部电影以信子的父亲的葬礼为契机,仅用了一周的时间就完成了剧本。在这部作品里,伊丹发掘出在作为演员、随笔家、记录片作家、商业广告作家、插图画家、商业设计师的所有经验中的生动的故事,之后,以喜剧手法描写食欲和性欲未分化人们的《[[蒲公英]]》和完全取材于国税局监查部俗称“钱查”的《女税务员》,描写介入黑帮的民事案件,与暴力作斗争的女律师的《民暴之女》等,他制作出对日本社会有着强烈的问题意识,并且富有娱乐性,对电影史的引用及着重细部描写的电影作品,一跃成为日本代表性的电影导演,成功地建立了“伊丹电影”这一流派。

特别是1992年的《[[民暴之女]]》,描写了在市民勇敢聪明的行动下,强行开发土地和敲诈勒索的暴力团伙节节败退,观众大为振奋。在这之前,日本描写黑帮的电影大多都是把黑帮描写成英雄来赞美。电影公演一周后的5月22日晚,伊丹在自己家附近被持有利器的5人团伙袭击暴打,脸和手臂负重伤,经过三个月的治疗才痊愈,但是他声明“我不会沮丧的。我要用电影来贯彻自由。”警察根据现场车辆追查到山口组系中的后藤组的犯罪行为。他们对伊丹在电影《民暴之女》中将黑帮分子描绘为恃强凌弱的恶棍很不满,于是伺机报复。这次被殴使得政府开始打击黑帮势力,5个组员被判以四到六年的监禁,而伊丹住院期间的经历启发了他下一部电影《大病人》,一部讽刺日本医疗系统的影片。

1993年,一个自称是右翼的男子在公映《大病人》的电影院中割开了屏幕,类似这样的各种受害、胁迫、骚扰时有发生,但伊丹继续制作更加尖锐地深入日本社会的电影。因袭击事件而接受贴身保护的经验被拍成了《[[受监护的女人]]》。《[[蒲公英]]》甚至在美国也获得好评。不过伊丹在1993年《大病人》之后的作品却受到了批评家的严格评价,而且在《女税务员》、《女税务员2》里把主人公(权藤)和陪浴女郎设定为残疾人,从伦理观点上受到了社会的严厉批评。但是据说这对女性系列“社会派喜剧”风格的确立有着巨大的贡献。在伊丹之后社会派作品几乎没有出现过,这也是现在日本电影的现状。

伊丹在拍摄现场的特点是不允许演员有一字一句的即兴台词,也不允许一切对拍入画面的小道具的妥协,非常严格。但是据说即使演员出现NG伊丹也决不会暴跳如雷,所以对于演员来说是非常容易相处工作的。在晚期作品中,伊丹十三为自己无论怎么努力也达不到父亲与生俱来的那种幽默感而焦虑,同时他又因为深陷于按照莲实重彦的理论观点来拍摄操作电影却无法自拔的困境。

突然的死亡

伊丹十三的纪念馆

1997年12月20日,伊丹十三针对写真周刊《Flash》里的绯闻猜测报道,留下了一封用打字机打的遗书,上面写道“用死来证明我的清白”,然后在制片公司所在地东京麻布的公寓(办公室)楼顶跳楼自杀。

之前他卷入了一起性丑闻,被媒体大肆宣扬,但死前留下的遗书否认自己与该事件有涉。但坊间也盛传他杀的说法,许多人认为他的死颇多疑点,有人认为他的自杀与信仰创价学会(日本一家佛教团体)有关,甚至有人怀疑这是黑帮的又一次报复。当时,警察将案件立为谋杀,但并无其他发现。伊丹十三的家人对他的死亡始终保持沉默。

其它

2001年[[大江健三郎]]的小说《被偷换的孩子》令人猜测是以伊丹十三进行人物描写的,一时间成为话题。

2007年5月,在伊丹曾经度过一段少年时期的爱媛县松本市,妻子[[宫本信子]]主持开放了“伊丹十三纪念馆”。馆内收藏了伊丹晚年从东京搬到汤河原的家里的8万余件遗物,因为他的名字的关系,藏品分成了“13”个展区进行公开展示。

参见

伊丹万作野上照代池内万作

注释

作品

  • 葬礼
  • 蒲公英
  • 女税务员
  • 女税务员II
  • 黄金艺伎传说
  • 民暴之女
  • 大病人
  • 安静的生活
  • 超市之女
  • 被监护的女人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