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哀乐

name : 喜怒哀乐 Four Moods

image :

导演 : 白景瑞
胡金铨
李行
李翰祥

制片人 : [[杨樵]]

编剧 : 白景瑞
胡金铨
李行
李翰祥

主演 : 李丽华
甄珍
[[胡锦]]
欧威

作曲 : [[吴大江]]
[[左宏元]]
翁清溪

摄影 : 赖成英
陈清渠
林贊庭
陈荣树

剪辑 : 汪晋臣
张中民

发行 : 蓝天

首映日期 :1970年10月9日

片长 : 140分

胶片 : 35毫米

颜色 : 彩色

语言 : 普通话

声音 : mono

mtime_id : 22947

imdb_id : 0065862

 

喜怒哀乐》本片为喜、怒、哀、乐四部短篇影片集,分别由白景瑞胡金铨李行为解决国联李翰祥财务问题而义务各执一部组成。

剧情

本片由四个片断组成。

《喜》描写沉迷于“书中自有颜如玉”的书生挑灯夜读,一个绝色美貌的女鬼飘然而至 ,书生为之神魂颠倒。次日书生从一座坟前摘下一朵花,是夜一个丑陋的女鬼降临,纠缠不休,书生被吓得无处躲藏,惨叫一声,魂飞魄散。影片没有白。

《怒》根据京剧《三岔口 》改编。叙述焦赞发配充军,途中夜宿黑店,焦赞的把兄也来投宿,暗中保护焦赞,几个盗匪也潜入该店住宿 ,贪财的店主夫妇袭击焦赞把兄,于是焦赞与把兄、黑店夫妇、盗匪三路人展开一场斗智斗勇的打斗。最后焦赞与把兄制服盗匪,店主被刺死,老板娘被押解到衙门。

《哀》写荒山野岭中有一寓所,仅居住一美丽女子, 她以刺绣为生。一个因世代家仇杀人 、曾被判刑的释放犯,投宿于此,为美女子的温柔和美色而倾倒。美女子 企图化解释放犯欲杀尽仇家、斩草除 根的念头,但释放犯对仇家的坟墓也不放过,要刨坟暴尸。美女子伤心至极,悄然消失。原来她就是已死的仇家之女。释放犯发现了她的坟头,只见她墓碑上流下汩汩鲜血。

《乐》述说磨房里住着一个老渔翁。每逢明月之夜,一水鬼坐在岸边吹箫赶鱼,渔翁捕获甚多,因此渔翁与水鬼成为知己,常对酒拉家常。 水鬼受渔翁忠厚、真诚品格的感染,两次放弃了转世投胎为人的机会:第一次,一位女子因失恋而欲投河自杀,渔翁极力劝解,水鬼也不忍心断送她年轻的生命;第二次一个寡妇怀抱幼子来寻短见 。忽听婴儿凄厉的哭声,水鬼不忍婴儿就此失去母爱,只好放过这对母子 。因水鬼慈悲为怀,玉皇大帝任命他为一方的城隍。

幕后背景

1963年,在香港邵氏兄弟公司只花半个月拍竣《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李翰祥,因与邵氏的诸多嫌隙,在国泰机构与联邦公司的财源支持下,带着邵氏南国实验剧团的江青、汪玲与多位主要创作班底数十人来台开设电影公司,璧合[[国泰]][[联邦]]名号首字命名为[[国联]],借汉代青铜器”双鸽”为标志,象徵丰沛的生命力与和平合作淳厚之寓意,此时的李翰祥受到台湾政府相当的重视、搴统群英、意气风发,企图一圆大片厂的梦想,为台湾国语片开创一条新路,业界人称”大王”。初来乍到,本地导演对这位香港来的大导演有点排斥,这与工作受到威胁及李翰祥喜挂策划导演等误会有关。不过台湾导演们经过几次在真北平餐厅的聚餐后,大家对他也不再那么排斥了。

据料,李翰祥的好大喜功、不擅经营与对影片品质的要求过高加上寅吃卯粮等作为,令初期拍了不少卖座影片的国联,渐渐步向入不敷出窘境。1964年,李翰祥《[[西施]]》开镜前五日,对《西施》与李翰祥财务挹注最大的几位东家国泰机构老板[[陆运涛]]、国际电影公司总经理[[夏维堂]]及台湾电影制片厂厂长[[龙芳]],却因前往台中途中发生空难,使国联的资金奥援顿时断绝。其间台制厂急调正在中影任制片厂厂长的[[杨樵]]任台制厂厂长,使龙芳生前遗志得以完成,李翰祥的雄心壮志亦得以伸展。1966年起,国联虽然制片量遽增,但财物周转蹇顿的迹象亦已浮现,而随后洪波引起的《地下司令》风波更使国联元气大伤,财务左支右绌。国家便出面成立辅导小组整理国联公司的债务,但仍未见起色。

1968年,李翰祥的债务问题一直迟迟未予解决,最后李翰祥被法院判处巨额罚金与徒刑。法院判决结果一传开,与李翰祥有着金兰之谊的胡金铨随即同李行、白景瑞一同前往探视这位落难的「大王」,并表示希望尽一点力帮李翰祥解决问题,但为好强的李翰祥婉拒。

原本胡金铨等人的构想是大家演出舞台剧,但因李翰祥积欠之债务过多,并非几场舞台剧的卖座可以偿还的。后来,当时任职于徵信新闻报(即现在的中国时报)的谢家孝便向胡金铨建议,不妨由几位导演合拍一部电影,全部参加者采义务不支酬方式,影片所得供李翰祥偿债用。胡金铨认为该建议可行性甚高,于是由胡金铨游说李翰祥接受协助、谢家孝负责联繫李行与白景瑞的筹备工作便开始了。

谢家孝与李行联系的同时,白景瑞正到南部出外景,于是李行便代表白景瑞同意此事。虽然四位导演同意合作,但尚须一位总其成的的制片进行推动,李行便建议当时的台制厂厂长杨樵负责统筹,李行会推荐杨樵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对李翰祥而言,杨樵在龙芳过世后,临危受命与李翰祥合作完成《西施》,于公于私与李翰祥都有交情,而且杨樵又是官方对国联的辅导小组成员之一。对李行、白景瑞而言,杨樵曾经担任过中影制片厂厂长,与李行、白景瑞亦有同事之谊;而台制与联邦的合作关系,在借用胡金铨上有一定程度上的方便。热心的杨樵原本认为他可以尽心尽力去帮忙,但挂名制片人一事,他还是建议由中影的龚弘与联邦的沙荣峰联合挂名较妥,毕竟拍摄阶段仍有不少仰仗二家片厂协助的地方(不过最后还是由实际参与制片业务的杨樵挂名)。

为了让此部影片预售版权高卖以及兼顾谢家孝身为记者的本职,1968年10月7日徵信新闻报用相当大的篇幅独家报导李行、胡金铨、白景瑞将义务联合为李翰祥拍戏纾困的消息,但因媒体及社会各界对此事的可行性仍属存疑,故未予大肆报导,谢家孝因此还在报社内做了检讨。

10月26日,四位导演、谢家孝在杨樵家中对该片具体摄制问题进行”六人小组会议”,谢家孝提出四位导演各拍一段的集锦片构想,但李翰祥建议联合执导一部向《还我河山》一样的大片,谢家孝推荐以孟瑶反映抗战、戡乱与逃难大时代的长篇小说《这一代》为题材。一个月后,四位导演在蓝天餐厅宴请姚克的聚会中,四位导演发现了联合执导在分工上的困难,并在考量海外市场后,决定以聊斋为题材、一人拍一段故事。

1969年1月30日夜,「六人小组」在李翰祥的天母家中正式讨论题材,李翰祥提出以「喜、怒、哀、乐」为故事主题与构思主线,并依四位导演风格确定了「喜」-白景瑞、「怒」-胡金铨、「哀」-李行、「乐」-李翰祥的分工,解决了四位导演排名先后的重大问题,并以《聊斋四异》为暂名。2月8日,六人小组再度集会,并提出了「喜」、「哀」、「乐」的故事大纲与演员名单,但只有李翰祥的「乐」是取材自聊斋的王六郎外,其余皆仅为状似聊斋的鬼故事,于是便以《喜怒哀乐》取代《聊斋四异》的暂名。

因影片的摄制费用必须靠预售版权的所得来支应,于是诸多有关贩售事宜决定由「六人小组」共同签字才算数,并计划以联邦公司为台湾地区版权优先贩售对象,原因是四位导演除白景瑞外皆与联邦有合作关系。但,最后因为联邦公司的几位股东意见不一,不愿承购;直至4月18日才由锦华公司的杜桐荪高价承购。至于星马地区的版权,则由荣华公司3月20日承购,并预计同年8月交片。

星马版权贩售确定后,即有了摄制费,因胡金铨《侠女》尚未杀青、李翰祥与中国电影制片厂间尚有片债未还,于是由李行、白景瑞先开镜。但问题在于,因李、白二导为中影基本导演,必须向中影办理借人手续并支付李、白的导演费给中影。问题在于,李、白乃不支酬义务为李翰祥拍片,虽经杨樵与中影协商以二分之一片酬的优待方式支付予中影即可,但个性直爽的李行坚持不支酬就是不愿《喜怒哀乐》的帐目上开支他的导演酬劳,如支付半毛酬劳即有违大家义助李翰祥的初衷,李行更建议以《喜怒哀乐》向中影租棚费来作为导演的补偿,白景瑞则表示与李行同进退。但中影是公家机关有其规定,无法通融。

为此事,「六人小组」在3月31日有了不同的意见:李翰祥倾向于除了支付中影借人费,另所有工作人员都应支薪支酬,不然不愿接受大家的帮助;李行仍坚持不取半分导演费的原则;随和的白景瑞态度立即转变,认为只要问题能解决,怎么作都行。最后,李行干脆喊出让中影扣他跟白景瑞的薪水的作法,总之绝不让《喜怒哀乐》支出一文钱的导演费,才让气氛缓和过来;但李翰祥仍坚持导演之外的演职员仍须按其身价支付四分一酬劳,此点李行则不反对。国联于4月7日正式函告中影借聘李、白二导与甄珍、欧威筹拍《喜怒哀乐》一事,而中影亦于4月22日回覆同意照四分之一导演费计酬(因此李、白二导演就被扣了四分之一的薪水)。

4月9日,《喜》《哀》剧组在中影D、E二棚搭景。5月6日在中影开镜,四位导演一并出现开记者会,《喜》《哀》正式开拍。10月8日,《乐》在国联泉州街的影棚开拍;11月9日《怒》中制厂復兴岗的影棚悄悄开拍。12月4日,《喜怒哀乐》正式杀青。

影片评介

《喜怒哀乐》并非是部以剧情的起承转合来迎合观众的电影,而是由四段值得反覆咀嚼、讲求「味儿」的精致小品,其所呈现的形式美感,更大于其所讲述的老旧故事。因此虽说是部导演间仗义合作的影片,但不可讳言的,四大导演在这四部小品中顺其个性恣意挥洒并有着彼此较劲的味道。

白景瑞的《喜》灵感来自聊斋,但从叙事、表演、视觉与音乐都充满了实验性,藉由演员的面部表情、肢体语言、光影变化代替对白「说故事」。其实过去「白博士」甫进中影之时也拍过一部作法类似的纪录片《台北之晨》(或《台北的早晨》),其中没有对白与旁白,只是未及剪接完成,即被中影高层冷藏。白景瑞在《喜》中戏嚯地讥讽嘲弄为「黄金屋」与「颜如玉」悬樑刺股的书生,因制止剧中陈国钧偷盗甄珍的茔坟而得到甄珍鬼魂的「以身相许」,岂料因乖谬贪得无餍而弄巧成拙,引来痴女刘明招祸致罪的下场。其中林贊庭灵活的摄影机调度与前后景变化、具空灵之美的水中倒影,加上左宏元用电吉他、单皮鼓、人声所营造出的诡谲氛围,让整段无对白的影片丝毫无嚼蜡之枯燥,更见白景瑞自由率性的个性。

最晚开拍的《怒》,是胡金铨大块写意之作,从幕后花絮言,刚拍完《侠女》的胡金铨正值一面乔迁一面赶《怒》剧本倥骢之际,干脆舍弃四大导演「灵异鬼怪」题材的约束,径自挑了熟稔不过的京剧《三岔口》为开展的主线,慢工出细活的他则以其鲜见的廿余天「快速」完成。至于胡金铨过往最考究服装道具与布景等方面,或许宋代并非其所专擅,于是索性在明代的空间去完成宋代的故事。不过胡金铨丰富了《三岔口》与事件:刘利华娶妻开了家「龙门客栈」似的黑店,解差的戏份变多了。虽然网罗了陈慧楼、胡锦等具京剧短打基础的演员、吴大江使劲地佈准锣鼓点,仍缺少了原京剧中摸黑打斗的趣味与形式美的纯粹性,不过胡金铨藉由灯光与桌椅廊柱营造古朴且厚重的影调与质感,并让摄影机人物在其精巧的空间佈局中自由地穿梭悠游,于是客栈-京剧-武打-锣鼓点-垂直飞越-禅机等胡金铨影片要素被浓缩在此段落中。

原暂名《归》或《挖坟》的《哀》,算是四段中故事较为完备的一段,影片伊始安排的羊群与鸣叫声,除了声响类似「哀」外,更令人想起费穆在《天伦》中的的安排——人类至善的天性与「羔羊跪乳」——「孝」的象征,与片中矢志为报父仇的欧威以及为免父兄为人捣墓鞭尸而努力弭平怨恨的张美瑶动机相符。其中欧威的形象与演技,将一个充满愤恨的魏丑诠释得淋漓尽致,也唯有李行能让长居配角的欧威担纲并让其演技适得其所的发挥。在视觉上李行使用了当时十分新潮的ZOOM LENS来强化视觉的冲击性、更突破所谓的「180度轴线」的文法拍摄欧威与张美瑶的对话、快速的跳接将情绪张力渲染到最高,作曲翁清溪利用原是庄严法器的号角与木鱼的声音构筑出一个既诡异、烦躁却又压抑得令人窒息的声响世界,直至该段落结束一阵清凉的风铃声配上欧威困于荒草与门框窗櫺中,此时我们不知剧中人究竟是业已解脱还是无仇可报、心死的茫然?李行儒家的传统礼教思想巧妙地、不说教地充溢此段落。

《乐》的难处在于,如何让大家耳熟能响的「水鬼变城隍」故事拍得有韵味?尤其是在泉州街的小摄影棚中如何达到他长期所探索的中国泼墨山水融入电影的可能,李翰祥採取了减色的方式——用墨水画布景,并且采用「强迫透视」方式将远方的布景刻意画小与模煳,企图在狭隘的空间中营造出深邈高远的幻觉,摄影师陈荣树再将玻璃丝袜撑开,用胶水固定后,把它放在镜头前,再放一些烟呈现出云山漫漫的朦胧飘渺感,便成了一部深具诗情与画韵的电影。李翰祥所编写的对白警句不断、字字珠玑、毫无赘词,尤其置于轮转不息石磨上的油灯幽明倏忽的意象,似乎隐约道出因果循环的禅机,李翰祥信手拈来将一个陈旧故事拍得意境悠远。但最耐人寻味的是影片最后一个镜头,许老爹弯身摊开「为善最乐」卷轴的STILL,彷彿是「大王」向李行、白景瑞、胡金铨三位导演的义举,深深地鞠了个长躬致敬,亦成为见证他们四位导演情谊的铭文。

  • 来源:林盈志,北京电影学院硕士,曾任「华语电影世纪回顾」纪录片执行制作、新闻摄影,目前负责国家电影资料馆「李行导演资料整理暨口述历史计划」。

 

标签:

编者介绍

电影百科编写小组

中文电影百科编写小组,2006年中文电影百科网站创建以来,一批热心于知识公益的学者、影评人和影迷,持续为网站义务编写、翻译和编辑词条,网站现有的优秀条目都来自于大家的共同协作。2013年8月,网站改版后,条目作者统一称为“中文电影百科编写小组”。网站向他们的辛勤无私的工作表示致意。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