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鬼六

团鬼六(日文名:団鬼六/だん おにろく;英文名:Oniroku Dan),本名黒岩幸彦,被誉为日本最富盛名的流行SM小说作家。多数作品被日活公司翻拍。其御用女演员为[[谷直美]]

早期生活

1931年4月出生于日本兹贺县的团鬼六,由于父母经营剧院的缘故,自小就对电影有着浓厚的兴趣。同时,据他本人自称,他从小便开始对SM文化痴迷。据他回忆,当他还在幼儿园的时候,便对园中一位非常可爱的老师产生了想要将之捆绑的强烈冲动。(大师果然与众不同)
在二战时期,团鬼六从美国战俘那里学习了英语,于50年代初期,从事英语电视节目的翻译工作,其中包括希区柯克的大量作品。
60年代,他转入一所中学当英语老师同时开始着手进行剧本创作。(那个班的女学生。。。。。。担忧中)用花巻京太郎的笔名为日活的Pink Film系列创作了一些小成本的独立电影,也就是在这期间,他建立了与后来与御用女演员谷直美的长期职业合作关系。

声名鹊起

团鬼六的作品《花与蛇》使他一夜成名,该片一时成为1974年日本的话题电影。
经过数年的协商,1974年 日活同意了谷直美出演花与蛇一片,借此与其签约。尽管团鬼六和谷直美对《花与蛇》导演与编剧的改编提出了抗议,但是并不妨碍该片一炮而红,引领了粉红情色SM电影的热潮。并使谷直美一跃成为日活的首位SM女王。
由于一直对日活的擅自篡改心怀不满,团鬼六拒绝参加续集《供品夫人》的创作。在某次采访中,他说虽然该片依然取材于他的小说,但是当时他坚持把自己的名字从演职员名单中去除。不过这依然不影响此片取得了超越《花与蛇》的轰动效应。
然而,最终团鬼六还是与日活公司达成了和解。将自己全部小说的翻拍权卖给了日活公司,而这些作品绝大多数都是由谷直美出演的
。双方的合作持续了10年之久,期间,谷直美也退出了影坛。尽管被外界批评剧情过于公式化,团鬼六的作品依然是日活后期所有sm粉色系列的样板。

退隐和复出

到90年代初期为止,团鬼六约创作了200部sm小说。1989年,发表断笔宣言,声称退出SM文坛,进行了一次惨痛的商业尝试。破产之后,约过了十年。团鬼六从返文坛,并发行了两本自传《花必腥》和《团鬼六的映画世界》。

风格介绍

团鬼六不断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创新,但在被问道是否曾经对自己的妻子有过奴役,捆缚的幻想时,他否定到:“那不可能,她会打烂我的屁股”
日本著名sm导演小昭胜说到,团鬼六改变了sm电影的格局,他让世界从传统的欧洲sm风格中走入了日本sm流行风当中。
小昭胜说sm不过是3个目的:“惩罚 限制和羞辱”而团鬼六并不喜欢讲惩罚赋予sm当中,他的作品大多是围绕羞耻感展开的。
团鬼六肯定了小昭胜的观点,他说:“我的出版商总希望我能在sm中加入大量残忍的惩罚故事,然而那并不是我所向往的东西。我所理解的sm是一种扭曲的性欲,一种性爱迷失 它来源于男性对性爱的幻想当中。幻想着看见美丽的女人那面带羞耻的神情,所以我的风格总是浪漫,唯美带有颓靡气息的。
小昭胜这样评价团鬼六作品中的女性角色,“他为男性创造了一种完美的理想女性,并带给他们无尽的SM幻想空间” 就像谷直美一样,女性必须穿着华丽的和服,有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身材丰腴,以便绳子能留下清楚的勒痕,而且在严刑之下,必须保持美丽与优雅和明显的面部表情。
团鬼六自认谷直美拥有所有的这些特性,他说自己后期有几部小说,甚至就是以她作为原型来进行创作的。对于1979年,谷直美的突然隐退,团鬼六说,我对于她在自己的巅峰时期选择退出感到万分的惋惜,我们二人无法继续合作实在是让我很难接受。我甚至一度也想放弃小说创作。

日本粉色系列研究人Bornoff评价道:“团鬼六总是试图让性虐狂变得高尚。当团鬼六的作品进入美国市场之后,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文化差异使得两国在SM的表现手法上依然存在这隔阂,他的作品并不能被美国人民所接受,如果美国人民有一天认识到他作品的美妙特质时,我会非常高兴。”

在2006年,75岁高龄的团鬼六被医生诊断患有慢性肾不全,主治医生建议“不想死的话就必须作人工透析。”视医疗延命为苟延残喘卑劣之举的团鬼六断然拒绝了医生的建议。

腹上死

团鬼六的发病征兆(肾功能衰退)现于2年前,肾功能指数出现不正常状况,严重的时候,团鬼六早晨醒来便感觉浑身疲惫不堪只得抱着枕头睡了一天,“下回检查时恐怕医生该说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吧。”团鬼六暗想。

面对医生“想活命就要作人工透析”的最后宣告,我们的团鬼师将当即拒而否之。

肾功能衰退的末期症状就是尿毒症,那本是一种无法根除的发病状态,透析疗法的出现使患者得生活随之改观。但在团鬼六看来这是无聊的多此一举。 “所谓什么人工透析的东西,就是要每周三回,一回5个小时,在身体上打个洞,抽掉旧血换新血,和人造人一码事儿,那样的话好像就可以更长久的活下去了。可但是,反正也干不了女人了,我如今已是75岁了,到了一个该考虑如何去死的年龄了。至于说延长寿命什么的,也太扯淡了。对于我来说,最理想的死亡方式是腹上死。”团鬼六如是说。(「腹上死」—在性交中,患有心脏病/脑心血管顽疾的人因情绪亢奋造成猝死。)

团鬼六曾经拜托过一位女性,邀其以配合实施自己的腹上死,“这大概是先生的本人意愿,但我讨厌这种方式”该女子拒绝了团鬼六。另外,在住院检查期间团鬼六曾多次溜出医院,性质勃勃的前往银座的居酒屋饮酒作乐。“不许喝酒”愤怒的医生曾多次与团鬼六上演“武勇伝”。

在这里套用一句摇滚词儿—“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瞬间即燃”,这大概也是团鬼六自由奔放的生活方式与所谓“男之美学”的死亡选择。

在妻子演歌歌手黒岩安紀子的精心照料下团鬼师将仍安然健在。

另外,日本杂志《週刊実話》以“情色小说家团鬼六的死亡方式不是肾脏病,而是腹上死”为题,刊载了有关团鬼六的奔放思想与其妻子为其治病而东奔西走的故事。在谈到“夫妇爱”时,团鬼六说道“当然,老婆在我上面。。。” 。

参考链接与资料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