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雅的婚事

name : 图雅的婚事
Tuya’s Marriage
image :
caption :
导演 : 王全安
制片人 :
原著作者 :
编剧 : 王全安
[[芦苇]]
主演 : 余男
[[巴特尔]]
[[森格]]
[[乍亚]]
作曲 :
摄影 : [[Lutz_Reitemeier]]
剪辑 : 王全安
发行 : 中国电影集团公司
首映日期 : 2006年9月21日
片长 : 86 min
胶片 :
颜色 : 彩色
语言 : 汉语
声音 :
总投资 :
fifid_id :
douban_id :
mtime_id :
imdb_id :

剧情

在内蒙古日渐干旱的草原上,丈夫巴特尔为了掘水井而双腿残疾,妻子图雅一个人挑起了家庭的重担。长期的劳碌让她的腰椎病变,甚而也有下肢瘫痪的危险。为了不再耽误图雅,巴特尔决意离婚,在现实面前,图雅也只能同意。但她坚持提出自己再婚的条件:新丈夫必须和自己一起供养巴特尔。由此,图雅的艰难择夫历程开始了……

幕后

柏林缘

  《图雅的婚事》是王全安执导的第四部影片,他与柏林电影节十分有缘,他的前两部作品《[[月蚀]]》和《[[惊蛰]]》分别入围过“青年论坛”单元和全景单元,影片去年年底制作完成以后,接到了包括柏林、戛纳在内的欧洲多个电影节的邀请,最终与王全安“交情”最深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得到了这部影片。

非职业演员

  《图雅的婚事》主要拍摄地在最后一家还没有搬走的蒙古牧民家里,演员也都选择当地的蒙古牧民。只有余男是唯一的职业演员,而这并不会让余男增添饰演图雅的困难度,反而让她对于诠释不畏困境的蒙古族妇女图雅更加得心应手。为了拍摄这部影片,余男特地去内蒙古体验了五个月的生活,学习骑骆驼、骑马、放羊,和当地的牧民一起生活,甚至真的去照顾一个男人。说起余男这次在影片中的表现,王全安非常感慨,表示余男这次没少吃苦。王全安举例道:“《图雅的婚事》开场第一个镜头就是余男骑在骆驼上,然后指挥骆驼跪下,从骆驼背上跳下来。看上去很简单的动作,但做起来却太不容易了,花了整整10天的时间才把骆驼搞定。”“我记得有一天,我对骆驼发出一个指令,它马上驯服地跪下时,我知道我真的已经走进这个角色了。”

  而图雅的残疾丈夫巴特尔的扮演者-巴特尔更加让人看到了真实的力量。选演员时,王全安看到照片上巴特尔那忧郁的眼神,就觉得一定有什么原因。后来他才知道,巴特尔生活中恰好和剧本中描写的一样走路不方便,只是生活中是骑马摔伤的,而电影中则是打井砸伤的。也许是因为相似的遭遇,让巴特尔更能自然深刻的表现出剧中的巴特尔。余男对于巴尔特的表现也赞不绝口。余男说:“拍摄期间每天都在感动中,这样的拍摄、这样的人,尤其是很多的内蒙古人都很直接,喜欢就是好。记得饰演我丈夫的巴特尔,一场我俩在医院的戏,我刚要哭没想到他就已经流下了眼泪,对于一个从来没演过戏的人来说,真的太不容易了,他的那种投入让我感动。”也因为如此,导演王全安在北京的首映会上特别说:“生活中的巴特尔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全。在那么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一个男人失去了劳动能力,生活确实是不容易的,我估计他的老婆就是另一个图雅。而这些气质是演不出来的。”他说,这部影片选择在内蒙古拍摄,也是因为他感觉到巴特尔的单纯、善良是当代人正在失去的东西。

导演阐述

之所以把这部电影放置在内蒙古的环境内完成,除了内蒙古的景象确实能服务于影像之外,还因为导演王全安对于内蒙古的热爱。他透露说,他的母亲出生在距离《图雅的婚事》拍摄地300公里的地方,他自己也很喜欢当地的音乐,内蒙古在他看来是个有色彩、有信仰的地方。

  他说:“我的母亲就出生在离这次拍摄地很近的地方。我一直喜欢那个地方的蒙古人,喜欢他们的生活方式和音乐。当我听说这个地方因粗暴的工业开发导致草场严重沙漠化,当地政府强令当地的蒙古牧民搬离牧区时,就决定在那一切消失之前,拍摄一部电影来记录这一切。而图雅这个独特的婚姻故事,也是出自当地一个真是的事件。

  我希望把这部电影拍得美丽而充满力量,电影的主要拍摄场地选在最后一家还没有搬走的蒙古牧民家里,演员也基本都选择当地的蒙古牧民。电影的拍摄经历了通常拍摄一部电影可能经历的所有困难,电影拍完的时候,电影中的那些房屋和那些人也就消失了,他们再也不是骑在马背上骄傲的蒙古人了,而变成了一些散落在城郊农田里的农民或城市角落卖水果的小贩,一些和我们差不多的人。这叫人悲伤,但一想到那些曾经美丽的人,他们的欢喜悲伤都被记录在这部叫《图雅的婚事》的电影,内心就平静安宁了许多。这个时候我就非常庆幸自己是一位电影导演,对电影业充满敬意和感激。

  我喜欢各种各样的电影,好看的电影。一个电影不管要讲什么深奥的道理,首先重要的是好不好看,否则就本末倒置了。图雅首先是一个好看的电影,这点做得还可以。

  我的电影都是关于当前中国的社会现实,原因很简单,这样的电影太少。打开中国的电视,五十个频道就会有四十六个在放古装戏,你会产生错觉是生活在一个胡编乱造的古代,而看多了人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功夫电影,你又会觉得自己是一个需要壮阳药的男人。现实的中国社会和中国人,在目前的中国电影中是缺失的,希望这部电影是一个例外。”

获奖

  • 第57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 标签: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