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电影

埃及是非洲电影大国,它独特的阿拉伯文化令该国电影在世界电影史拥有别具一格的的特色。
埃及电影

埃及电影的诞生

1896年在亚历山大和开罗已有电影放映,从1900年起陆续出现了影院,但到1910年前后放映的影片均为进口片。1918年,意大利人用埃及人当演员在埃及拍出短故事片《游牧人的荣誉》、《杀人的花朵》、《走向深渊》。1927年11月16日,由埃及人依斯梯凡•鲁世梯导演、阿齐扎•埃米尔主演的故事片《莱依拉》上映,被认为是埃及电影的诞生。

萌芽时期

1927~1931年是埃及电影的萌芽时期,5年内共生产13部无声片。获得好评的影片有1930年穆罕默德•克里姆由埃及文学名著改编的有彩色片断的同名影片《泽娜白》;1931年托果•米兹拉希自导自演的反吸毒片《可卡因》、《5001号彩票》等。1929年舒克里•拉迪用唱片给无声片《月光下》进行配音。3年后,导演克里姆与尤素福•乌赫白合作,成功地完成了《贵族子弟》的拍摄和配音,诞生了埃及第一部有声故事片。30年代,埃及电影有相当发展,录音技术也日趋完善,以音乐歌唱片为主。主要有克里姆导演、著名女歌唱家乌姆•库勒苏姆主演的《心的颂歌》(1932)、《白玫瑰》(1933)、《爱之泪》(1935)。艾哈迈德•巴德尔导演的《友谊》(1936)深受印度、南美观众欢迎。美国著名黑人歌唱家P.罗伯逊也专程前来和女演员科卡合拍了《盐》。这个时期,喜剧片和情节剧也有了较大发展,主演《太平无事》(1937)、《欧默尔先生》(1937)的纳吉布•里哈尼以及主演《巴哈巴师父》(1938)、《巴哈巴哈帕夏》(1938)的法齐•吉泽伊里都是阿拉伯世界著名的喜剧演员。
30年代末40年代初,埃及电影中的民族主义思想抬头,反对外来思想的影响,开始出现一些社会批判和反殖民主义的影片。最具代表性的影片当推卡玛尔•萨里姆的《决心》(1940)、《穷人们》(1943)以及《星期五晚上》(1945)。艾哈迈德•凯玛勒•默尔西的《工人》(1943)提出了失业问题,穆斯托法•米亚齐的《愿望》(1938)、《善有善报》(1938),艾哈迈德•巴德尔的《新的一代》(1944),汉利•巴勒卡特的《我杀死了父亲》(1945),卡米尔•泰勒姆萨尼的《黑市》(1945)等也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这个时期纯歌舞片与喜剧片逐渐合成一个新片种,充分表现了埃及、黎巴嫩等东方歌舞新意。主要有阿卜杜•乌哈勃的《欢乐的一天》(1940)、《被禁止的爱情》(1942)、《心中的子弹》(1944)和法里德•阿特拉希的《青春万岁》(1941)、《青春的梦》(1942)等。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埃及电影年输出平均60部。战后,工业复苏,工人观众激增,制片业迅猛发展。到1952年革命前夕,共生产故事片400部左右,注册的制片公司和制片厂也由战前的24家增加到 148家。制片商投观众之好,出品的绝大部分情节剧都以大团圆结局,大型歌舞闹剧和小型歌舞时事讽刺片占了主导地位,如1949~1950年,48部影片中歌舞片占35部。少量演员同时参加多部影片的拍摄,导致演员素质降低,影片题材杂乱。

50年代的埃及电影

1952年7月23日法鲁克王朝被推翻。革命后,电影机构进行了一系列国有化改革,电影属文化和国民指导部领导。1955年成立电影革命委员会,在各省设立分支机构,它们放映影片,宣传革命思想和社会改造。1956年通过法令保护民族电影,规定一个月内至少放一部国产片。1957年成立电影发展组织。1959年电影学院成立。

50年代曾拍出了第一部彩色片《我父亲是个新郎》(1954)和第一部宽银幕片《女向导》(1956)。革命成功促使了文化艺术的新发展,50年代初,涌现出一批新的导演,他们的创作倾向是现实主义的,一批有时代气息、反映革命和斗争的新影片出现在银幕上,如反对殖民统治的《打倒帝国主义》(1952)、《我们屋里的男人》(1961)、《穆斯塔法•卡米尔99》(1956);反映巴勒斯坦战争的《和平的土地》(1957)、《黑姑娘西奈》(1959);反映苏伊士运河战争的《囚犯艾布•扎白尔》(1957)、《塞德港,炽烈的爱》(1958);反映当代革命的《真主和我们在一起》(1954)、《回来吧,我的心》(1957);反映阿尔及利亚反殖民斗争的《阿尔及利亚姑娘──嘉米拉》(1958);反映农民反对剥削的《山谷里的战斗》(1954)、《绿色的土地》(1957);反映和地主、高利贷者斗争的《沉默的》(1961)、《年轻人》(1957)等。新一代最杰出的导演有艾布•赛伊夫,S.、尤素福•夏欣。前者50年来共导演了50多部影片,为埃及新现实主义开辟了道路。后者30年来也拍摄了40多部影片,以选材独特、艺术手法迥异而蜚声埃及和阿拉伯影坛。他的《再见吧,博纳巴特》(1985)、《中央车站》(1958)、《亚历山大,为什么》(1978)都先后参加戛纳和西柏林国际电影节并获奖。其它导演还有侯赛因•西德基、伊布拉欣•艾兹尔丁、艾哈迈德•巴德尔、H.巴拉卡特、陶菲格•色拉赫等。

50年代埃及电影的现实主义潮流突破了回避现实、单纯追求形式或一味描写内心世界的局限,但它们和同时代的文学一样,不能深刻理解所描绘的事实,只是提出了问题,但挖掘不到症结所在,更找不到解决办法,最后,依然是商业性的情节剧占上风。

1959年初电影国有化改造继续深入。1963年,埃及电影、广播、电视总组织替代电影发展组织,同时成立四家公司:电影总公司、电影发行总公司、电影合作制片总公司、电影制片总公司,统管全国电影事业。同年,以本国力量在米斯尔洗印厂拍摄并洗印了彩色故事片《尼罗河的新娘》。1964年,动工兴建电影城。1968年成立电影俱乐部。1969年成立艺术科学院,下设电影、戏剧、音乐、芭蕾等分院。

60年代以后的埃及电影

1967年的中东战争中埃及失利,暴露了政治、经济上的一些弊端。中青年电影工作者很快地以《愤怒的青年人》杂志为基础,组成“新电影协会”,会员最多时达400人。他们发表宣言、确定方向,认为“50年代的新导演们踩出了一条政治电影的新路,但缺点是各自为战。这一代必须分析社会形势,明确立场”。1968年,他们认为埃及电影没有真正的民族性。要求“真正能剖析埃及问题根源的新电影必须从埃及文化内部出发”,“放弃照抄外国模式,创造新形式”。他们反对 3种错误倾向:无目的美学手法、为艺术而艺术、形式上的平庸和滥用重大题材。同年,协会和国家制片厂合作,生产了被称为“青年电影”的《小路之歌》、《彼岸的阴影》。在青年电影的影响和崛起的同时,出现了一批取材于文学作品,以当前正在发生或刚刚发生过的事件为主题的政治影片,成为这一时期的主流。突出的有凯玛尔•谢赫的《失去影子的人》(1968)、《米拉马尔》(1969),声讨权力中心非法手段的《逃亡者》(1974),涉及大多数青年人问题的《我们向谁开枪﹖》(1975);尤素福•夏欣的探讨1967年中东战争失败主因的《麻雀》(1973);马姆杜•舒凯里的关于纠偏运动的《清晨来访》(1972);阿里•巴德尔关于权力中心残酷镇压人民的《卡尔纳克咖啡馆》(1975);塞义德•马尔祖克的《罪犯们》(1975);穆罕默德•拉迪的《太阳后面》(1974),等等。这些影片一扫过去歌舞升平、滑稽逗乐的气氛,把人们带进现实。除政治片外,其它较突出的还有反映知识分子的《英雄们的战争》、《不是谈爱情的时候》、《歧途》;反对殖民主义和侵略的《新一天的曙光》(1964)、《选择》(1970)、《萨拉丁》(1963);反对地主的《土地》(1969);反封建的《罪恶》等。

1971年电影、广播、电视总组织撤销,电影生产又回到私人手中,4个总公司的电影器材出租给个人使用。有政治内容的影片几近绝迹,影院上座率日趋下降。1985年出现了一些引人注目的变化:新片上映达68部,创25年来的最高纪录;观众对最叫座的影星拍出的情节剧和喜剧反应冷淡,而一些反映社会问题的影片,如《律师》、《法蒂玛被捕之夜》、《最不受人尊敬的人》等受到广泛欢迎。

参考

《中国大百科全书•电影卷》同名条目,作者陆孝修


标签: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