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形心理学

完形心理学是探讨人类对于图像的认知反应的一种学问,它是心理学发展中的一个重要分支,对于视觉影像工作者而言是十分重要且基本的技能。在讨论完形(Gestalt)的意义以前,有必要先对心理学的发展有一些基本的了解。心理学(Psychology)这个字是由希腊文 psyche(心或精神)及logos(研究或学科)演变而来。按照字面上的意义解释,心理学是「研究心灵或精神」的学科。过去身心二元论的时代,心理学的研究局限于心灵层面的探讨,因此昔日的心理学是十分主观又缺乏科学实证的学门。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心理学在本质上逐渐转变为系统化、客观性及依赖科学实验的学问,同时心理学界开始主张人类的身心并不能切割,「行为」是身心一体的结果。由于「行为」具有客观性,而且可以观察量度并加以量化分析,因此人类的行为研究逐渐成为现代心理学的重心。

心理学家Kurt Koffka于1925年曾为心理学下过一个定义:心理学是探讨生物和外界环境接触时产生相应「行为」的科学。而「行为」则包含两种意义:一是具象可观的反应,如说话、动作或可以量测之生理变化;二是抽象不可观的反应,如人内在的动机、情绪、思考、知觉等等。现代心理学的研究可说是内外兼具,涵盖了人类所有可观、不可观的心理活动历程与表现,因此它是研究个体行为与心智历程,经过缜密观察与测量而建立的科学。

历史

纵观「完形」心理学的发展历史,由早期研究人类的知觉现象开始,到后来应用在学习、认知、谘商等心理学领域,贡献可说十分卓著。由于它的理论是由德籍学者以德文撰写,内容非常艰涩难懂,加上学习的人很少,使得这个学派逐渐为人淡忘忽视,它的发展时间仅仅祇有20年左右光景。直到1950年代由于航空运输的普及,美国科学家为了飞航技术的理由,开始研究人类的视觉与环境之关系,过去「完形」心理学派研究发展的许多视觉理论,才又重新受到科学家的重视。1970年代随着计算机科技的昌盛,为了「人工智能」研究的需求,关于人类大脑、神经的视觉生理及心理学的研究有了十分重大的突破与成就,在科学家渐渐揭开人类视觉生理之谜的同时,才又重新检视并肯定过去「完形」心理学派对于人类视觉认知所作的贡献。

1970年代起「认知」心理学开始蓬勃发展,「完形」心理学过去的研究成果也为「认知」心理学奠下了深厚的基石。因此,很多心理学家将「完形」心理学视为「认知」心理学的先驱。如果要严谨地探讨「完形」心理学对于现代艺术发展之影响,其实应该将它的历史画分为欧洲与美国两个段落来加以讨论。

德国时期(Bauhaus艺术及建筑学校)

「完形」心理学派的诞生大约是在1912年的德国,当时Dr. Max Wertheimer(1880~1943)发表第一篇有关「现象」的论文,首次对「完形」心理学作了有系统的陈述,因而发展起来。 Wertheimer认为视觉元素的组织是所有心智的基本,而且是与生俱来的,并不须要刻意去学习。他把视觉元素组织的因素定名为知觉组织律(perceptual organization),也就是后面要讨论的接近性、相似性、连续性、封闭性等完形律。 Wertheimer并首度提出所谓「群化」的原则,对于过去画家在「呆板」与「散漫」的画面之间,祇知道「统一中求变化」的构图原则,建立了一个严谨的理论基础。七年后另一个对于20世纪现代艺术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包浩斯(Bauhaus)艺术及建筑学校,也由建筑师Walter Gropius在德国威玛(Weimar)创立。他们对于人类在这段期间由于科技昌盛衍生的问题,同样采取一种整体统合的方式。虽然「包浩斯」艺术及建筑学校与Dr. Max Wertheimer领导的「完形」学派并无直接传承的关系,但是「包浩斯」充满实践精神的艺术走向,以及对于「视觉场」之研究与视觉元素间的数学性与表现性的分析,其实两者的精神是十分一致的。

「包浩斯」艺术及建筑学校是一所相当于大学层级的美术学府,这所学校的艺术走向与传统唯美主义与古典主义相反,采取「形式服从功能」及「以少胜多」作为创作的指导原则。它的设校精神是将艺术与工业技术结合,认为「艺术与工程应该互相受益,不必向19世纪一样彼此视同陌路」。因此「包浩斯」实际上是一所讲求功利主义与务实精神的美术学府,强?#123;理论科学与实证观念同样地重要。「包浩斯」艺术教师在设计课程时特别重视形式分析与色彩结构的基础训练课程。如何将艺术的创意与熟练的工艺技能及科学知识相互结合,并符合20世纪工业化大量生产的需求,是「包浩斯」教学上的一大特色。

这所学校的师资阵容包括:20世纪重要的美术理论家及观念艺术家,如Paul Klee(图C5-1)、Wassily Kandinsky(图C5-2)、 Lyonel Feininger(图C5-3)、Moholy Nagy(图C5-4)、Ludwig M.V. Rohe等。其中Paul Klee和Wassily Kandinsky更以亲身的创作经验,加以系统整理,编成有条理具创见的教材。Kandinsky并以色彩实验的作品强?#123;单纯颜色的心理效应,开启「抽象艺术」(abstract art)的风潮,被称为抽象画的鼻祖。「包浩斯」提供学生自由创作的学习环境,尊重任何形式的创作,鼓励学生透过动手来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这种 Workshop式的教学绞剑蔀楝F代美术教育的先驱者。尤其目前各国的大学大多将建筑系列入理工类别而非人文学科,并要求学生具备较强的数理背景,据信与「包浩斯」教学的成功有关。

「包浩斯」筹划各种崭新的美术课程,试图用一个完整方法来解决高度工业化与科技发展下所衍生的问题。「包浩斯」的许多老师与Dr. Max Wertheimer同样深信:其实物理学的力学原理与人类的知觉系统十分类似,它们都在不断寻求一个简单而安定的状态。因此Dr. Max Wertheimer与「包浩斯」的教师们便首先提出「场」(field)之观念,并把建筑结构学(Structure)的理论应用在设计课程之中。他们巧妙地将纯艺术与纯科学的课程融合在一起,并且结合工艺生产与实践经验。其中Moholy Nagy开始采用感光材料不经由照相机直接曝光的实验,完成抽象拼贴的影像(C5-5),最终到达传统摄影相当的作品。这些当时十分前卫充满实验性的观点,彻底扭转了20世纪建筑与设计的教育方向。

唯「包浩斯」的教学理念后来逐渐受到政治及外在学术势力的干预,1925年被迫迁校。不到10年光景又由于失去当地市政府的支持,1932年再度搬迁至柏林。1933年?#123;粹政权强迫该校关闭,执教的老师们多数疏散逃亡至英法等国,随后陆续辗转投奔美国。值得一提的是,「包浩斯」创办人 Gropius后来进入哈佛大学讲学;Rohe来到后来改名为伊利诺技术大学的建筑、计划和设计学院执教;Nagy则在1937年于芝加哥创立了New Bauhaus学校,可惜祇维持短短1年时间。这批大多成长于欧洲具有创新观念的杰出艺术家们,后来成为领导20世纪全世界建筑、绘画、设计、摄影与美学理论的领袖人物。

美国时期

「完形」心理学派初期的核心人物因?#123;粹德国的破害,后来陆续辗转由欧洲移居美国。由于Max Wertheimer、Kurt Koffka及提出「顿悟学习」之Wolfgang Kohler等三位学者之介绍倡导,「完形」心理学在1930年代才逐渐被美国心理学界所熟悉。而Dr. Max Wertheimer任教于柏林大学时期的受业弟子Rudolf Arnheim,则是「完形」心理学得以大放异彩的关键性人物。

1928年Arnheim获得博士文?#123;后,便因定期发表默片之电影评论,而钻研苏联、美国及德国表现主义(Expressionism)电影资料,1932年写成一本将电影视为一种媒体来讨论的电影理论专书—-Film as Art。1940年Arnheim移居美国纽约,并获得古根汉奖助金,从事将艺术与视觉心理学(尤其是完形心理学)沟通搭桥的工作。他特别着重于研究空间、形式、色彩、律动等在视觉上的作用,以及这些作用与艺术作品之关系。1945年他完成一生的经典著作—–《Art & Visual Perception》(艺术与视觉认知)(如图C5-6),也为艺术行动与观看行为之间找出两者的共通性。同年,他应聘在Sarah Lawrence学院任教。1968年Arnheim离开劳伦斯学院,赴哈佛大学Carpenter艺术中心教授艺术心理学课程。1969年他又发表 Visual Thinking一书,阐释「视觉思维」在艺术创作的作用。他认为艺术作品不是临摹自然,艺术家的工作也不祇是观察事物,而是在于发现事物之本质。 1974年Arnheim自哈佛大学退休,随即应聘担任密西根大学访问教授,直到1984年二度退休为止。他在美国大学教授艺术心理学期间,勤于著述才将这一名称很奇特的「完形」理论发扬光大,成为完形心理学集大成之一代宗师。

19世纪著名的物理学家包括:法拉第(Michael Faraday)、赫兹(Heinrich Rudolph Hertz)、赫姆候兹(Hermann L. Helmholtz)等多位,他们在电磁学与重力场的领域获致十分显耐黄萍俺删汀T跉v经许多次的实验之后,他们提出了一个假设:在物理世界里存在了一种所谓的电场、磁场与重力场,在场中的所有元素会因为某种形式彼此共鸣的力量(sympathetic force)而凝聚在一起,场中的元素与元素间会彼此影响。它们不是彼此互相吸引,就是彼此之间互相排斥。这种彼此相互牵引的力量受制于元素之尺寸、质量、位置及靠近等因素。Dr. Max Wertheimer之视觉研究受到当时新发现的物理学定律影响,他认为和物理世界的「场」一样,在人类的知觉世界里应该也有一个极为类似的「场」存在。相对于人类视觉世界的便称为「视觉场」(visual field);和人类生活、学习等情境相关的是「知觉场」(perceptional field)。人们知觉到此一场地,并加以利用再把握这个整体,而至完形(Gestalt),因此「完形」心理学被称为「场地论」(field theory)。

「完形」在「视觉场」中的定义是:在「视觉场」中的各种力量组合成一个自我完满而平衡的整体。在一个「完形」中,任何元素的改变都将影响整体以及各部份之本来特性,因此整体是大于或不等于部份之总和。而「完形」法则证实了Dr. Max Wertheimer的视觉观点:一个物体被人们感觉的方式由它存在于「场」的状态或条件所决定。也就是说,人类「视觉场」中的诸多元素,不是彼此吸引形成一个整体(grouping),就是彼此排斥而各自独立(not grouping)。「完形」心理学所归?#123;的认知结论,其实就是描述在「视觉场」中整体(grouping)的认知如何形成。除此之外,心理学家Kurt Lewin及Fritz Perls利用「完形」理论与法则,研究发现潜藏在人类知觉系统内某种群体化的动力,因而建构了一套临床心理学之完形治疗法(Gestalt Therapy),在心理治疗上是一种崭新的观念与尝试。

在任何一个「视觉场」中(也许是一幅画或某一场景),能否把其中的几个视觉元素连结起来,看成一个有组织的外观轮廓,端视这些元素之间是否存在知觉上的某种关连性。为了找出元素间并不真实存在之关连性,完形心理学派找到了若干著名的原理及法则,被称为Gestalt Law(完形法则)。它们有在前面已经叙述过的「图与地」之概念,还有对视觉创作十分有用的「相似性」、「对称性」、「连续性」、「封闭性」、「共同命运」及「异质同形」等法则。这些被完形心理学派研究归?#123;出来的视觉规律,可以帮助平面图像的创意与设计人员,辟建一条能够穿透点线面及空间重重繁琐之造形、色彩、图案、质感、动作等罣碍,进而通往形成视觉认知的道路。

事实上,「场」的范围与观念还可以扩充至人类的社会与生活,如由多数人组成的封闭团体——公司、学校、社区、族群等也形成了一个类似的「场」,「场」中的元素——同事、同学、家庭、同宗等团体成员也会彼此影响。其中兴趣相同、背景类似、年龄相近的成员可能彼此吸引,进而时相往来,这也是成语「物以类聚」的最佳批注。反之,种族、身份、地位、个性、教育程度差异较大的,就容易产生疏离感甚至冲突磨擦,关系也会比较淡薄或对立,这个现象和完形法则的「相似性」十分吻合。此外,每个人在面对日常工作时,一定要做完一个段落才愿意罢手,否则心里会有不安的感觉。这也是完形法则的「封闭性」的鲜明写照;未完的工作(象征未封闭)将会造成心理上的张力与沮丧感。而在迈入21世纪的现代社会,人们早已摆脱农业社会的旧有体制,崇尚自由及简单的社会关系与价值。这种现代人公认的生活态度与形式,也和完形法则源于简单(simplicity)的原则相仿。因此「简洁不累赘、功能单一」的形式蔚为21世纪服饰、家俱、建筑、汽车等产品之流行时尚,甚至于也成为现代人处理人际关系的原则与方针。

因此,要评断一位画家或摄影师他的视觉表现水准,究竟是高是低,并不能祇考量观察其技术与美学的表现而已,还要审视他(或她)对于存在于「视觉场」内各种元素间关系的敏感度是否够高而定。诚如完形心理学的主要理论:「整体与组成部份之和不同」,在(图C5-7)中,读者可以选择去看各自独立由C、A、M、 E、R、A组成英文字母,也可以看成一台单眼相机的图像。而后者就是将所有的元素看成一个整体,这种将视觉元素聚集成单一形像的动作,其实这就是一种「完形」(Gestalt)。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