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活公司

right

日活公司(にっかつ/Nikkatsu Corporation)是日本最早的大制片公司之一。正式名称为“日本活动写真株式会社”,系以明治时代最大的电影商吉泽商店、M.百代公司、福宝堂和京都的横田商会四家企业联合组成。与其他大型电影公司不同的地方是,日活还有经营[[成人电影]]的业务。

历史

最早的制片厂建于1910年,厂址设在京都大将军。后迁至太秦,由横田永之助出资建设,牧野省三负责制片业务,聘请江湖艺人[[尾上松之助]]拍武打短片。1913年,日活公司在东京偶田川河畔建立了向岛制片厂,专拍现代题材的影片。所有演员均为男性,男扮女角,直至1921年,才改由女演员扮演女角。向岛制片厂在导演[[田中荣三]]的指导下,加强对[[情节剧]]的拍摄,并起用[[铃木谦作]]沟口健二等一批新导演。1923年,关东大地震使向岛制片厂遭到破坏,重要的创作人员和演员均并入京都的制片厂。

日活京都制片厂原为专拍历史古装片的基地,向岛制片厂并入后,间或拍摄一些现代题材的影片,如村田实的《清作之妻》、沟口健二的《纸人春天细语》、阿部丰的《围绕着他的五个女人》等,但重点仍是历史题材影片,如《丹下左膳》、《大菩萨岭》、《宫本武藏》,被认为保持了日活历史剧传统的佳作。1934年,日活在东京重新建立制片基地,由记者出身的[[根岸宽一]]主持设立多摩川制片厂,引进当时最为先进的录音设备,专事拍摄现代题材的有声片。内田吐梦[[田坂具隆]]成为多摩川时代的主要创作力量,他们的作品吸引了大批青年观众。1941年,多摩川制片厂由于战争的影响被迫关闭。

60年代以后因电视迅速普及,电影观众急剧减少,日活的制片方针作了相应的改变,拍出以青年一代为对象的影片如《太阳的季节》、《疯狂的果实》、《逆光》等,迎来了所谓日活青年电影的鼎盛时期,涌现出不少有才华的影人,如今村昌平浦山桐郎熊井启[[藏原维缮]]石原裕次郎吉永小百合等。

70年代以后,日活经济陷入困境,影响影片的正常生产,于是改为专拍低成本的色情电影。

铃木清顺事件

铃木清顺1954年进入日活公司工作的,两年后正式当上导演,拍成《港的干杯胜利在我手中》,用的仍是铃木清太郎的名字,直到1958年的《黑暗街的美女》才改名为铃木清顺。五十年代末期,日本电影界流行青春片热潮,并由[[松竹]]率先起用新进导演如大岛渚筱田正浩吉田喜重等。畅销小说《太阳的季节》又带动了“太阳族电影”的兴起,带头拍摄的是日活公司,名为“日本动作系列”,铃木清顺负责制作的正是这系列作品,故事内容多是黑帮仇杀的公式化桥段,但却用上鲜明的色彩,情节更加夸张,不讲逻辑,甚至带点荒谬的味道,有种“无国籍、无内容的感觉”。很快地,铃木清顺便建立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而被冠以“异色导演”的称号,先后拍成《野兽的青春》、《肉体之门》、《刺青一代》、《河内的卡门》、《东京流浪汉》、《暴力挽歌》、《杀手烙印》等经典黑帮片、情色B级片1967年,日活陷入财政危机,社长堀久作指责铃木清顺“不断拍摄叫人不明白的电影,并非是一个好导演,而不可解的电影乃日活之耻”,借口把他解雇了。这件事后来发展成一场轩然大波:电影导演、评论家和学生组织纷纷发起示威行动,支持铃木清顺铃木清顺又正式向东京地方裁判署入禀,控告日活损害他的个人名誉,要求后者赔偿738万日元及在全国三大报刊上刊登道歉启事。日活在处理这件事上显得进退失据,前后矛盾,先是下令封杀铃木清顺的电影,但后来却又上映他自《肉体之门》之后的作品;堀久作指责铃木清顺每片必亏,却又没有派人上庭作供。事情扰攘了三年,铃木清顺终于接受了日活的庭外和解建议,得回100万的解雇赔偿。日活又刊登了对解雇铃木清顺的遗憾声明,另解除禁制令,并让国立东京近代美术馆借用37部铃木清顺的作品举行他的回顾专辑,但铃木清顺本人却因而被各大电影公司列入了黑名单达十年之久。

相关人物

外部链接

标签: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