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禄

年轻时的李天禄 旧照片翻拍

李天禄1910年12月2日1998年8月13日),台湾布袋戏大师,演员

阿公生平

1910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李天禄出生于台北一个布袋戏世家。他的命运从落地那一天起就预示着其特殊之处,比如他的祖父、父亲、他自己以及他的儿子分别有着四个不同的姓,究其原因都是两次入赘造成的。李天禄的身世坎坷,四代亲人有四种姓。祖父何许土,因一桩意外,承诺要为亲族许家生一个后嗣传宗接代,父亲许金木就是这个易姓许的后嗣,许金木后来入赘李家,生下长子李天禄,依台湾人的习俗从母姓。后来李天禄又入赘陈家,长子同样也是从母姓。

过馆人生(1910-1945)

李天禄父亲为“华阳台”布袋戏剧团团长,在8岁李天禄即学习该项才艺。1930年入赘陈家,娶陈茶为妻,随后于1932年,也就是在22岁时自立“亦宛然”剧团。24岁那年,年轻的李天禄以徒孙辈身份和从从福建来台演出、86岁高龄的“先生祖”猫婆同台演出《天波楼》。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占据台湾的日本殖民者下令所有中国传统戏曲禁止演出,其中就包括布袋戏。受迫于当时的大环境,李天禄不得不暂时封箱从事其他行业。1941年,布袋戏开禁,却设有诸多限制。李天禄为了在战火中维持生计也不得不演出“时代布袋戏”,应文山郡川上课长之邀,加入“英美击灭催进队”,重回石碇山区为日本政府演宣传剧,领日本警察课的薪水。

太平洋战争爆发,李天禄连戏也没得演,只好转到公馆筑城部队当劳务监工。台湾光复前一天,李天禄在疏散过程中失去他的老丈人和第二个儿子,自已又染上疟疾,差点丧命。为了生活只能暂时栖身徒弟张火木的戏班“景中奇”,一边演戏一边对抗疟疾忽冷忽热的折磨,熬过战火及病魔的摧残。

1993年的《戏梦人生》讲述中止于此。

亦宛然(1945-1978)

国民政府初期对布袋戏并没有任何限制,加上战争过后的经济恢复背景,李天禄和其他知名名布袋戏剧团成为了台湾最主要的娱乐。

李天禄很巧妙地将京剧的文武场引进布袋戏的后场,并大量采用京剧的唱曲及口白,这种别树一帜的风格,因京剧被称为“外江戏”之故,李天禄的布袋戏风格也被称为“外江派”。亦宛然剧团曾经从1952年开始,连续二十多年获得全省布袋戏比赛北区冠军,这阶段也是李天禄的事业最高峰。

1962年台湾当时唯一的无线电视台——台湾电视公司播出李天禄全本的《三国志》下午则是国语版的《西游记》,这是布袋戏首次登上荧幕。但因传统布袋戏不适合无线电视,它们并没有造成预期的轰动效果。

传统布袋戏于70年代迅速没落,1978年农历正月,亦宛然宣布解散。隔年,已经七十岁的李天禄在11月最后一次参加台北市戏剧比赛获得金狮奖。随后亦宛然将所有的戏棚和戏偶道具都封箱,暂时划下休止符。

人生七十才开始(1978-1990)

晚年的李天禄开始收外国学生,这里面有法国的班任旅、尹晓青、陆佩玉,澳洲的华侨林慧美、日本的村上良子、美国穆小珠、韩国的和尚阿斗等,他们从世界各地飞到台湾拜在李天禄门下习艺。李天禄开始变成空中飞人,法国文化部年年寄来聘书,好运连连,获得了来自国内外的双重肯定,包括法国最高奖章“骑士荣誉勋章”和第一届民族艺术薪传奖(布袋戏个人项目),可谓风光至极。

说起作为电影演员的李天禄老人,很多人反应过来的是他只和侯孝贤合作过,应该结识很早,但并非如此,甚至在1985年——也就是拍摄《恋恋风尘》之前,两人才有了第一次正式的会面,剧组托人联系李天禄出演片中阿公一角时,不想这位老人既没有架子也不含糊地答应了下来。1985年6月,在台大试听馆外,侯孝贤专程来拜访李天禄,不过老人对于侯孝贤的名字一点反应都没有,数年前的一面之缘已经印象模糊。不过周围学生对于侯孝贤的出现显得很兴奋,这也让老人在心里觉得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导演可能有些来头。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李天禄和亦宛然去参与拍摄了的《童年往事》,那是1984年的事情,也就是小阿孝在戏院里看亦宛然布袋戏的段落,只不过后来被拿掉。这的确是件遗憾的事情,不过李天禄和侯孝贤却才刚刚开始,甚至细心的观众还是可以在《童年往事》里找到亦宛然出现的痕迹

再考究下去,李天禄最早参与的电影的是李行导演的《路》,不过所担任的只是跑龙套的角色,他所做的事情就是配合剧情需要在片中土地庙的榕树下演布袋戏,只有一个镜头,还得和他手中的“尫仔”平分。

追溯起老阿公和电影的关系,在生命中的大部分岁月,李天禄并不喜欢看电影,而是专心于他的布袋戏和亦宛然剧团。在台湾光复之后(1945年之后)他结识了相好金銮,她约李天禄去看电影,他拒绝说“自己一进电影院只要灯光一暗马上就会睡着”,后来说不过金銮,两人才一起去看了《[[魂断蓝桥]]》。1985年10月,李天禄应邀去美国公演,在美国学生穆小珠的影响下,逐渐对电影有了些兴趣,按他的说法是银幕上演的东西还蛮有意思。

接下来拍摄《恋恋风尘》,李天禄再一次回到了九份的石碇山区,这也是老人第三次回到了老地方,但这一次他爬山爬到一半就爬不动了,只能由工作人员轮流背上山。老人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的老了,四十年的时光悄悄溜走。第一次在石碇山区李天禄14岁,爬山过岭,搭棚演戏,以弱小身躯开始独立谋生;第二次是太平洋战争时为日本演宣传剧,参与日军的“英美击减催进队”,那时李天禄33岁,这段往事可以参见1993年的《戏梦人生》。

在《恋恋风尘》中,李天禄第一次展示了他在几十年生活阅历中的历练和丰富的闽南语对白积累,老人称自己和老友黄海岱一样:“指间不离烟,开口不离干”。基本上侯孝贤都是讲解下剧情之后让老人自己自由发挥,而按侯孝贤的说法,连吴念真那么熟悉闽南语的人在李天禄面前都要自叹弗如。爷孙俩的戏份和结尾的山水青苍都成为《恋恋风尘》里难忘的段落。

之后的《尼罗河的女儿》及其他影片,李天禄只是属于走走场,还是老阿公角色,没什么特别戏份。直到1989年的《悲情城市》出演林家的老祖父,作为日据时代的过来人,侯孝贤向老人咨询了那个年代的艺旦、老酒家、江湖恩怨还有二二八事件相关。同年,李天禄领取了当局颁发放的“民族艺师”称号和“国际传播奖”荣誉。

戏梦人生(1990-1998)

在《悲情城市》获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之后,侯孝贤筹备下一部影片就是关于李天禄老人一生的记录,通过撰写回忆录和大量搜集资料,一切准备工作慢慢走上正轨。

1990年7月,李天禄第一次回到泉州,也是他的祖籍老家,他拜访了同为木偶大师的国家一级演员黄奕缺,而此时侯孝贤正在泉州和闽南其他地方寻找适合《戏梦人生》的外景。

李天禄 老阿公和孩子们

算命老先生说他是吃愈老,走愈远,人愈红。这一点在《戏梦人生》来到1993年戛纳国际电影节之后得到了印证,也正是本片让广大影迷,两岸三地到海内外的人,认识了这个身骨硬朗、幽默风趣的老阿公,一代布袋戏大师李天禄。

1993年的戛纳电影节也富有神奇色彩,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和侯孝贤的《戏梦人生》汇集了两岸三地的华人力量出现在这座法国南部的海滨小城,同样是以戏剧说人生,同样穿插大时代的背景变动,不同的是一个充满情感穿透力,一个却是不露纸面的苍凉。颁奖典礼前《霸王别姬》剧组被通知得奖面带喜色,而《戏梦人生》剧组没被通知到则多少显得面无表情,这部献给老阿公的作品如果只是走一趟就回台湾也太令人失望了。

然而当首先颁发的评委会特别奖宣布由《戏梦人生》获得时,侯孝贤和李天禄和剧组一行人喜出望外。侯孝贤一路扶着84岁高龄的李天禄上台领奖,老阿公戴着墨镜,用中法两种语言向台下说“谢谢大家”(MERCI),引起了全场观众的热烈回响。

晚年的李天禄为了势头衰微的传统艺术文化没落而忧心,为了筹设布袋戏文物馆不遗余力。他一生的命运兴衰正是台湾地方戏曲的兴衰,在资源不足的艰难环境中。1996年12月31日,文物馆在各方资助下终于风光落成。

1998年李天禄却因长年抽烟肺部受损住进了医院,1998年8月13日下午,在《戏梦人生》中演李天禄一角的林强去探望老人时,他还能又唱又笑。到了晚上,老人血压陡降并于深夜11时45五分安然溘逝于家中,就此与世长辞。

影响评价

经典段落

1.《恋恋风尘》的结尾:阿远服完兵役复员回家看望亲人,阿公正在地里干活,他说:“阿远那,什么时候回来的?”“今天刚回来。”“怪不得我今天一早上眼皮都在跳,我想可能是阿远要回来了,还这么巧。”他接着就说:“干伊三妹,今年的台风来的那么早,种番薯比高丽参还累……”,祖孙俩就这么聊着收成好坏。无话时,矿山上风云变化,青翠的山影搭上陈明章的吉他声,勾绘出一幅唯美画面。影片主题应景而出,走近都市又退回乡间,走近繁华又复归平淡。

出演作品

  • 童年往事 1985
  • 恋恋风尘 1986
  • 尼罗河的女儿 1987
  • 菜刀与六个朋友 1988
  • 童党万岁 1988
  • 棋王 1988
  • 悲情城市 1989
  • 戏梦人生 1993

外部链接

李天禄布袋戏文物馆

  • 李天禄
  • 参考书目

  • 《戏梦人生——李天禄回忆录》 曾郁雯 远流出版社 1991 ISBN 957-32-13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