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三十郎

name : 椿三十郎
image :
caption :
导演 : 黑泽明
制片人 :
原著作者 :
编剧 :
主演 : 三船敏郎
仲代达矢
作曲 :
摄影 :
剪辑 :
发行 :
首映日期 : 1962年1月1日(日本)
片长 : 98分钟
胶片 : 35mm
颜色 : 黑白
语言 : 日语
声音 : 填影片声音参数
总投资 : 填总投资额
前集 :
续集 :
fifid_id : 1355784
douban_id : 1293310
mtime_id :15067
imdb_id : 0056443

椿三十郎》是日本电影导演黑泽明1962年执导的电影。

剧情简介

郊外神社的神殿里,九位年轻武士在秘密开会,城代家老的外甥井坂准备向大目付菊井求助整治内部问题。但外貌邋遢的武士椿三十郎出现,告诉他们菊井才是背后的黑手。果然,神殿很快被大目付手下团团围住,三十郎出手替年轻人解危,而室户半兵卫却欣赏三十郎的身手,欢迎他加入。之后,三十郎与九人组去找城代家老,却发现晚了一步已被绑架。他们到了武士寺田家中再谋营救,隔壁就是敌人所在的黑藤府。菊井一边监禁了城代家老,另一边又想着引出年轻武士们出洞,幸得三十郎所救。在精妙计谋下,解救成功。但室户半兵卫却不放过三十郎,胜负的较量就在一瞬间……

导演谈《椿三十郎》

黑泽明:这原来是山本周五郎写的一个故事。我在拍《用心棒》前就改编它并完成了剧本。在原始版本里这个武士的剑术并不高明但是很聪明—他用脑子去战斗。而在《用心棒》大获成功之后,我们公司决定再拍一部和它类似的东西,所以这个不太厉害的武士就变成了神勇的武士。我重写了剧本并打算交给[[崛井宏通]]去执导,可是公司最后决定还是由我再次执导比较合适。所以我又重新修改剧本。而每修改一次三十郎都变得更强,更精于剑术。到最后我们仅仅使用了原始剧本的三分之一并加入了许多其中没有的镜头。

关于布景

本片艺术执导[[村木与四郎]]说:

《椿三十郎》的所有布景都是大工程,无论是棚内还是在外景场搭建的布景都非常多。每个电影公司都有他们自己的行话,不过通常“模型师”就意味着到你要到准备拍片的地方去并在那里搭好布景,而“外部”布景都是搭建在公司的外景场的。[[东宝]]在东京地区有好几个外景场,在砧(kinuta)和生田(ikuta)各有一个,还有第三个被叫做“农田”的。椿庭和毗邻的总管宅邸都建在这里。而内部和茶室则分开组建在公司总部的摄影棚里。既然那两间房子都要承受风吹雨打,所以一个结构合理足以承受冲击的房顶就是有必要的,这意味着建造它们和建造真的房子没什么不同。关于神社的外景,大家在御殿场发现了一座非常合适的神社,并在外面种上了大量柏树,我们把它们收集起来然后一根根植进地里。对于内景,我们回到片场拍摄,把神社分为内殿和外殿两部分,结果整个内景就比在外景时看起来显得更深。墙上的雨痕是我们的泥水师抹上去然后由美术部门加工润色而成。在《椿三十郎》拍完之后拆掉布景同样是我们的工作。其它的制片厂通常仅仅只需要背景绘制人员而已。

总管的宅邸占据了[[东宝]]最大摄影棚的每一寸地方,我们在屋子前面挖了池塘,还为庭院植了许多树。茶室很狭小,所以我们在七号摄影棚的角落里建起了它,然后在对面放置了一台装有100mm[[长焦镜头]]的摄影机。这就是为什么片中当仲代达矢从细小的躏口对那三人说话时,地板仅仅露出了一点的原因。茶室比普通的房间更小也更精致,所以你用来作门梁和拉门门框以及其它部分的木头材质都必须更细腻。电影人的苦恼在于,出现在银幕上的茶室看起来总像宽敞明亮的普通房间。在古代,一间茶室是会利用光学效果营造出更宽敞的空间感的,但是从摄影机里看过去的话,不知何故茶室总是会显得更大,而失去你所期望的效果。

在“农田”建造的两座布景房的空间关系和你在银幕上看到的是完全一样。非常凑巧的是在不远处正好有一栋房子要拆掉,所以我们从他们那儿买来了不少花园石和桑树。你在椿庭里看到的桑树的根全部都切断了,但是大的椿树则全部都是妥善种好的。我们摆好石头并铺上白沙,以营造出你可以在禅宗寺院里看到的“枯山水”般的意境。在考察外景时,我们探访了许多寺庙,像京都的西芳寺(苔园),特意学习了岩石该如何摆放。三年后黑泽明拍摄《红胡子》时,总管的宅邸和那些椿树还依然立在拍摄场里,所以他就说:“是我建起了它,如果毁掉它我想也没什么不对!”然后就让大家都来帮忙推倒它们以用在地震的那个场景中。在同一场戏里他还焚烧了大量轮胎,以让滚滚浓烟遮住太阳。

池塘里的水一般是从防火用的大型立式水槽里汲取出来的。虽然水槽水很浑浊,但是有一位专家告诉我们说,如果在拍摄前一天晚上往水槽里添加明矾,水就会变得清澈透明。我们遵从了这一建议,第二天却发现一点变化也没有,水还像以前一样浑浊。黑泽明马上大发脾气,拍摄延迟了,我们绞尽脑汁想找到挽救这天上午的拍摄的办法。最后还是办到了——工作人员跑遍了周围所有地方找来了四十根胶皮管,把它们连在一起做成一根长链,然后接到附近的复式公寓里。所以武士宅院池塘里的水全部都是用的自来水,自然很清澈了。

关于山茶花

导演黑泽明在处理道具山茶花

本片艺术指导[[村木与四郎]]说:

你在《椿三十郎》里看到的每朵山茶花都是人造的,叶子也不是椿树叶……观众们可能只会注意到美丽的花朵,但是一旦我们把这些假花系到树枝上,真叶子很快看起来就不太新鲜了,所以我们用了杨桐(sakaki)叶。每天上午开始拍摄前我们都要聚在一起把人造花和杨桐叶系到椿树上去,附近的一座神社允许我们我们使用院子里的杨桐叶,结果拍摄结束的时候它们可怜的杨桐全部变得光秃秃的了。你还不能随随便便把花系到树枝上,不然它们全部都会掉下来。黑泽明这次没法如预想的在黑白片里拍出彩色,但后来他在《天国与地狱》里办到了,就是那个烟从烟囱里冒出来的镜头。

本片助理导演兼记录野上照代说:

在计划《椿三十郎》的时,黑泽明好玩似的提出要把红色的山茶花单独拍出颜色。但自从他发现凭借目前他能使用的技术,无法保证颜色不会襂透到画面的其它部分(用胶片上色的方式的话,只适合木下惠介《笛吹川》([[1960]])那样对涂色范围要求不严的作品)后就放弃了。他用黑白胶片进行了很长的系列试验后确定了一点,覆盖着黑色的部分可以被观众看作红色。他尝试了最少十种黑色,包括魔术棒,海报颜料,烟灰墨,复合色以及其它。黑泽明用这些颜色涂满人造山茶花,再给每种一个编号,然后拍摄它们。最后,他选择了效果最好的混合黑色,请了很多临时工,全是艺术学校的学生,把这些颜色涂到白山茶花上,第一批大概就有15000朵……每个可以帮忙的人,黑泽明自己觉得可以的,全部都要帮把手,而我们从来没法按时完成。

关于最后的决斗镜头

谈起《椿三十郎》就不能不提最后那个镜头,从室户——仲代达矢的胸口喷出的血柱。当时甚至全部的工作人员也都目瞪口呆——无人料到居然会有这么多血。当这个场景出现在座无虚席的影院屏幕上的时候,观众全部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事实上,那是根津博(本片的[[道具师]])打开空气压缩机的阀门,让液体从缠绕在仲代身上的软管里激射而出,力量大到几乎把他从地上冲了起来,仲代后来说他当时几乎昏了过去,全身力气都集中在了脚上。不过据说当时阀门的装置似乎是松了,结果才放出了量大到难以置信的液体,助理们本来还以为搞砸了,黑泽明却说这样“正好”。

我还从助理导演[[出目昌伸]]的口中听到了另一个故事。从剧本里我们可以读到:“两个真正男人间的决斗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在长时间的,痛苦的停顿后,一瞬间它就发生了,剑光快如闪电……室户倒在地上……三十郎冻结般站在那里,凝视着倒在地上的室户,一道血线从他额头上倾斜流下……”但是助理导演们(认为这个场景和宫本武藏在在岩流岛上的决斗太过相似了(出自稻垣浩[[1956]]年的《宫本武藏》第三部),应该让三十郎的血以更恰当(更多?)的量流出来,那样才自然。所以森谷司郎[[出目昌伸]]就去了大家讨论问题时常去的小酒馆。而就在他们争论在这场戏中的三船敏郎戴的假发里装上软管是否可行时纸门被轻轻拉开,黑泽明的脑袋伸了进来,“你们两个,现在是吃饭时间。”当他问他们在干什么时,他们把刚才讨论的东西和盘托出。“唔,那样的话,“黑泽明立刻回答说,“我们删掉这个部分,现在吃饭”。森谷和出目立刻就蔫了。(结果三船额头上的血在片中果然没有再出现,但是二人的设想似乎以自己都没有料到的形式重新出现在了仲代的身上)。

剧照

最后的决斗镜头

庭院的布景

{{1962年电影旬报年度十佳}}

标签:

编者介绍

无心

无心,电影史研究者,网站技术总监,专题主编。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