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女红牡丹

name : 歌女红牡丹
image :
caption :
导演 : 张石川
制片人 :
编剧 : 洪深
主演 : 胡蝶
王献斋
作曲 :
摄影 : [[董克毅]]
剪辑 :
发行 : 民众影片公司
华威贸易公司
首映日期 : 1931年3月15日
片长 :
胶片 :
颜色 : 黑白
语言 :
声音 : 蜡盘发声
总投资 :
fifid_id :
douban_id :
mtime_id :
imdb_id :
国家/地区:中国
出品年:1931年
首字母:G

《歌女红牡丹》由明星公司和百代公司合作拍摄,是我国第一部有声片。

剧情

红牡丹有着姣好的面容与美妙的歌喉,她母亲不允许她嫁给自己的爱人——一个皮货商,而强迫红牡丹嫁给其所卖唱的剧场老板之兄。谁知新郎确是一个无赖,不仅虐待红牡丹,还挥霍她的财产。红牡丹不堪虐待,嗓子倒了,由主角沦为三四等配角,生活艰难,但仍委曲求全。丈夫不思悔,甚至强迫红牡丹出卖女儿,红牡丹不从,他便把女儿骗出,卖入娼门。皮货商代她赎出了女儿,而红牡丹仍不觉悟。当她丈夫失手杀人,被捕入狱,她仍既往不咎,真诚相待。到外地演出还专程去狱中探望,还托人将其营救出狱,终于使其夫幡然悔误,改邪归正。

《歌女红牡丹》宣传特刊

幕后故事

1929到1930年间,随着外国有声片的到来,上海几家大影片公司都开始积极尝试制作“首部中国有声片”。曾有一家公司与日本某电影公司洽谈购买日本的有声片拍摄设备,但200盎司黄金的售价让这个计划最终搁浅。而百代上海公司作为明星影片公司的投资者之一,最终和明星公司签订了拍摄12部有声片的计划,不过最后只有2部作品问世,其中之一便是这部《歌女红牡丹》,另一部是《如此天堂》。

洪深化名为庄正平为《歌女红牡丹》编写了剧本。这部影片费时6个月,先拍片后配音,收音一共失败了4次,制成18张蜡盘。由于是初次尝试,这部影片只有对白和歌曲,音响部分被忽视了。尽管如此,这部影片在上海新光大戏院的首次公演依旧非常轰动,费率并和印度尼西亚的片商也花高价买下了这部片的放映权。

主演胡蝶的回忆

有声片的挑战是几方面的,从演员来说,默片时代不需要将对白录下来,所以在摄影棚里各种方言都可以说,表演的好坏,取决于演员的表情、演技。现在,新的潮流向演员提出了新的要求,必须要说国语,必须预先背熟台词。

当时的电影演员以广东人居多,如张织云、阮玲玉,所以大家非要勤学语言不可,并要请专人教授。我在这方面却略占先著,因我幼年曾随父亲奔波于京奉线上,后来虽然又回广东去住了几年,但幼年时学得的北方话仍未忘却。此外,我庶母的母亲,我称之为“姥姥”的,多年来一直跟着我们,她本是北京旗人,家里是两种语言同时通行的,就象英语、法语是加拿大规定的两种官方语言一样。所以由默片进入有声片,由于有了这一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也就顺利地过渡到有声片时代。

人的际遇有时也是很奇特的,没有想到,四十年代,当我重返影坛时已是在香港,那时,在香港、南洋一带只放映粤语片,我的乡语广东话这时又派上了用处。

《歌女红牡丹》严格说来,只能说是半有声片,因为只注意了对话的有声,而忽略了周围环境的音响效果,所以看来只有人说话或唱戏时有声,其它周围事物都是静悄悄的。

说起制片的过程,读者听来一定觉得十分可笑。电影先按默片拍好,然后全体演员背熟台词,再到百代唱片公司将台词录到蜡盘上。录完后,一面在银幕上放影片,一面在放映间装留声机放蜡唱片,通过银幕后的扩音机播出。这种方法,实是是很原始的,顺利时还可以,但是遇到影片跳片、断片时就苦了,观众只见电影上张嘴的是男演员,而出来的声却是女声。

在录音的过程中也是十分辛苦的。我当时的心情也和其他电影从业员一样,十分紧张,似乎这次的成功与否关系到今后的前途与命运,因为在录音时,演员对着自己饰演的角色念台词,如有念错念快念慢,就要重来。所有演员与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十分紧张。曾接连试验了四次,失败了四次,到第五次试验才获得成功,每天在录音室六七个小时,汗流浃背,现在想起都怕。

片中红牡丹唱京剧的戏,很多人以为我会唱京戏,也有的书写我如何练习京戏,说来有鼻子有眼,煞有介事,我看后不禁哑然失笑。我常对别人半开玩笑半解说:“我不是梅兰‘芳’,而是梅兰‘圆’,是那个圆盘在代我唱哩。”

当然,影片利用有声的优越条件,穿插了京剧《穆柯寨》、《玉堂春》等四个节目的片断,效果很好,这也是《歌女红牡丹》吸引观众的另一个原因,观众可以在银幕上第一次听到戏曲艺术的唱白。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