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田雅一

照片 :
照片描述 : 大映社长永田雅一
中文名 : 永田雅一
英文名 : Masaichi Nagata
出生年 : 1906年
出生日 : 1月21日
出生地 : 日本京都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85年
逝世日 : 10月24日
逝世地 : 日本
国家/地区 : 日本
职业1 : 制片人
首字母 : Y
条目星级 : ★

永田 雅一(ながた まさいち),1906年1月21日1985年10月24日,昭和初期至后期(30年代后半-80年代前半)的电影制作者、职业棒球业主、马主。被大家称作滔滔不绝的“永田大喇叭”。

生平

生于京都市,是家中长子。其父为染料和友禅印花的批发商永田芳太郎(纪美)。父亲出身于熊本县阿苏,母亲出身于东京。少年时代曾是不良少年,并一度入籍京都的黑社会帮派“千本组”。大仓高等商业学校(现为东京经济大学)中途退学。因和牧野兄弟结识的关系,于1925年进入日本活动写真([[日活]])京都摄影所,开始了其电影生涯。战后,因与河野一郎以及岸信介的交往,一度成为政界的黑手。

电影

1934年退出[[日活]],创立了[[第一映画社]],用自己的工作室制作电影。1936年同社解散时,他在社员们面前留下了眼泪。从表面的履历上看,在那之后,他得以知遇[[松竹]][[大谷竹次郎]],并带着演员们就任了大谷经营的[[新兴电影]]京都摄影所所长。但是,竹中劳的《听写 圣者一代》中却写道,摄影所所长的职位早在[[第一映画社]]解散之前就已经决定好了,最初[[第一映画社]]投下的资金就是[[松竹]]出资的。以大谷的亲弟弟白井信太郎([[新兴电影]])为后台,催动了[[日活]]的分裂的永田就这样直接跳入了大谷的保护伞下,也暴露了他是担任了挖角和劳务管理这些卑污工作的别动队的角色。

就在永田流泪的这出戏的一周前,一直从[[东宝]]那里拿钱的[[日活]]的常务堀久作(当时为常务,后为社长)遭逮捕,[[日活]][[东宝]]的合作在签订后,又被破坏了。其根本原因被认为是与想得到[[日活]]所有配给网的[[松竹]]的意愿,以及与[[小林一三]](阪急阪神东宝集团创始者)的“大东宝”构想之间的冲突。1942年,在政府鼓励电影公司整合之际,察觉到了业界即将被分成[[东宝]][[松竹]]两大集团后,永田当即与当局交涉,将以[[新兴电影]][[日活]]为中心的第三势力整合后,成功地成立了“大日本映画制作([[大映]])”。当时有传闻说他贿赂了立案的情报局第五部第二课长。公司成立的同时,由作家[[菊池宽]]担任社长,而永田本人则担任专务。1947年,他成为了社长。

1951年,《罗生门》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获得大奖为契机,他着手制作了《源氏物语》、《雨月物语》、《地狱门》等多部国际知名的大片,此外,他甚至还制作了70毫米电影《释迦牟尼》。实际上,根据多方的证言,永田在《罗生门》制作立案阶段时,并没有多大的关心,还曾对着得知获奖消息而狂喜的新闻记者问道“大奖有多棒?”。当然,后来他自然将这功绩归功到自己身上了。当时还曾有过这样一句打油诗来揶揄没有把奖杯给黑泽,却装饰在[[大映]]本社的永田:“黑泽明得大奖,永田雅一装不知”(大奖与佯装不知两词在日语中读音相似)。

永田对自己制作的作品抱有绝对的自信,[[大映]]全盛期的分红甚至达到了5成,正因为如此,他对职棒以外的副业基本上都没什么兴趣。虽然他负责电影的制作与发行,但是放映则完全委托给现有的地方上的放映商,基本上没有直接经营的电影院。据说[[东宝]][[小林一三]]也曾对他说过:“你可是获得过大奖的制片人,所以放映这样的小事就不用管了,制作完以后就在我的地方上映吧”。当然,这只是一个口头约定罢了。

1953年,永田联合[[松竹]][[东宝]][[东映]][[新东宝]]四家公司,结成了五社协定,在原则上禁止了属于各电影公司的技术人员以及演员为其他公司效力。五社协定本来是用来对抗在1954年重新开始制作电影的[[日活]]公司的,不过1961年[[新东宝]]破产后,[[日活]]也加入了进来,而臭名昭著的五社协定则正式确立。正是这个协定的缘故,导致了[[大映]]的招牌明星山本富士子[[田宫二郎]]因与永田的争执而退出了公司。另外,虽然永田在日本电视台创立之际也出资了,并且还参与了富士台控股公司的经营,但事实上,他对电视没什么兴趣。

从60年代后半期开始,日本电影产业急剧衰退,以制作为主,大作主义的[[大映]]也陷入了极为困难的境地。“永田大喇叭”的独裁式的散漫经营、长谷川一夫的引退、因五社协定,山本和田宫的离社、市川雷藏的突然去世(1969年)、没有大明星支撑等问题一个一个地降临,最终[[大映]]不得不于1971年12月23日宣告破产。

不过,永田在1976年又设立了“永田Production”。同年便在[[大映]]《你呀!渡过愤怒的河流吧》中担任制片人,回到了电影界。

众所周知,永田也是一个热心的日莲宗(一个佛教流派)信徒,他在晚年时制作了由[[万屋锦之介]][[中村锦之助]])主演的电影《日莲》。

棒球

1947年末,从美国旅行回来的永田深深感到为了使[[大映]]作品打入美国市场,自己必须在美国出名这一事实。由于当时在美国备受尊敬的一个名誉职位就是职棒经营主,另外,永田本身就很喜欢棒球,因此他便决意要拥有自己的职棒球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了原本跟随“中日DRAGONS”球团代表赤岭昌志的球员们退出球队的消息,于是便联合他们组成了大映球团。不久,又与属于国民棒球联盟的,大冢幸之助经营的“大冢Athletics”合并。

1948年1月,永田又与“东急Flyers”合并为“急映Flyers”,同年12月,再次通过其他途径收购“金星Stars”,组成了“大映Stars”。本来把球团经营当成副业的永田也渐渐把职棒当成了主业,最终于1953年就任太平洋联盟的总裁。在“高桥Unions”结成后,采用8球团制,而高桥与[[大映]]合并后,又改编成了6球团制,总之,不管怎样,永田都是球界重组的主角。

“大映Stars”在1957年吸收合并“高桥Unions”,成为“大映Unions”后,又于1958年吸收合并“每日ORIONS”,成为了“大每ORIONS”。当时虽然是与每日报社共同经营的,但永田在就任经营主之后,自己将名字改成了“大每”。两年之后的1960年,“大每ORIONS”问鼎太平洋联盟,在全国大赛上与三原修监率领的“大洋Whales”交战时,永田与当时的教练产生了冲突。由于大每吃了败仗,怒火中烧的永田立即解雇了西本,并且,在这个赛季结束后,让每日报社全面转让球团经营权,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经营主。

“永田大喇叭”在这里也不甘寂寞。他让与自己电影公司明星同名的,叫做“长谷川一夫”的选手入队,又让饭岛秀雄(田径短跑选手)担任专门的替补跑垒员。但是这些举动很难说得上与强化队伍有多大关系,再加上他也经常插手现场的事务,因此也受到不少批评。不过他在球场上设立神坛,在里面为选手们祈福等真正为球队着想的心思还是被广大球迷认可的。

1962年,他个人投资建造了位于东京都荒川区南千住的职业棒球专用球场“东京棒球场”,在开场仪式上,他对着观众大喊:“各位,请热爱太平洋联盟吧!”。可惜的是,后来东京棒球场与球队很不调和,由于上座率低,也一直亏本。“读卖Giants”的业主正力松太郎看到这样的情况,对其伸出援手,但是希望“巨人也能使用东京棒球场”。永田自然顽固地拒绝了,他说到:“要我给中央联盟,特别是巨人队好处,恕难从命”(开场以来,尽管他最终允许了在东京的,中央联盟的国铁与大洋两支球队在东京棒球场举行比赛,但始终没有对巨人队妥协)。不过在现在看来,这球场在应对观众进出场的便利性上的设计等等,还是很具有先驱性的。

1969年,由于经营上的困难,在他的盟友,即前首相岸信介的斡旋下,乐天集团成为球队赞助商,球队也改成了“乐天ORIONS”。次年即1970年,当球队在东京棒球场夺得太平洋联盟优胜时,永田被冲入赛场的观众们第一个抛向空中,他激动得流下了热泪。1971年,为了专注于重建[[大映]]的经营,球团正式被转让给乐天集团。同时经营主的职位也让给了中村长芳。万念俱空的永田在记者见面会上痛哭。留下一句“请一定要打败巨人,成为日本第一!”后,离开了棒球界。

这个愿望在1974年被实现了。与“中日Dragons”的全国大赛第一战时,我们在看台上见到了早已完全从棒球的舞台上消失了的永田的身影。而站在赛场上的,不仅有熟知永田时代的乐天的选手们,就是在中日队那边,也能看到那岭要、近藤贞雄这些曾经在乐天队呆过的选手。永田看着这样的情景,不禁流下了热泪:“大家都是曾经在我身边的选手啊”。

永田入选棒球名人堂的证明书

永田于1985年10月24日去世,享年79岁。1988年,他入选日本棒球名人堂。

赛马

1934年,永田买了纯血马,成为马主,正式与赛马结缘。当时以10战全胜夺得皋月奖,并在东京优骏(日本的一个赛马大赛)上登顶,但最终死于破伤风的名马“TOKINOMINORU”就归永田所有。据说“TOKINO”这个名字是同为马主的作家菊池宽所起,即根据“菊池宽的梦想实现了”这个意思而改名的(处女战时的马名是“PERFECT”)。后来还制作了以TOKINOMINORU为原型的电影《梦幻之马》。永田还拥有其他许多优秀的赛马,比如名马“KURIFUJI”所产,夺得樱花奖・优骏牝马2连冠的“YAMAICHI”、德比马“Lucky Ruler”的母亲“TOAST”,以及天皇奖励的“Otemon”等等。

比赛服的样式是绿底加黑色三轮,在永田退出赛马界不久后就不再使用了。不过,现在的Greenfarm赛马会又采用了这一样式的比赛服。Greenfarm曾去向永田的遗族申请使用这一比赛服,并征得了其遗族的允许。

逸闻

  • 1960年前后,日本职棒面临重组。在一次业主会议上,提到了改成1个联盟,8支球队的问题。永田发言道:“考虑到日本联赛本身的话,还是应该两联盟制。但是一旦是两联盟的话,谁都想跟巨人队在一块儿了。所以,大家来猜拳,赢的人随便选喜欢的联盟吧。”,此话一出,其他球队的业主大跌眼镜,哑口无言。
  • 永田曾经营过东京体育报。这是因为他与同社的实际业主儿玉誉士夫有深交。东京体育报在永田的经营下迅速成长为全国性的大报纸。另外,曾经营过国民联盟的大冢Athletics、金星Stars,以及大映Stars等职棒球队的大冢幸之助,在最晚年时也曾担任过此报的审查员。
  • 永田曾是百事可乐最初在日本的代理。他在日本设立了销售公司,并由大冢幸之助担任总经理。因此他在电影院卖的都是百事可乐。另外,在一些现存的东京棒球场(现已不存在)的照片上,可以看到很大的百事与美年达的广告。
  • 历任TBS电台的导演、制片人的永田守是他孙子。
  • 据说他让永田守叫他“[[大映]]爸爸”。
  • 永田是市川雷藏夫人的养子。
  • 在武州铁道贪污事件中因武州铁道发起人的身份而以行贿罪遭逮捕。
  • 永田是“黄金周”(日本的一个假期,四月底到五月初)的命名者。
  • 他宣称自己是“最后的活动写真(电影在日本的旧叫法)家”。山本嘉次郎也评价道:“电影人不可信,活动写真家才值得信任”。

参见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