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春

name : the story of sue san /玉堂春

image :

caption : 玉堂春 1964

导演 : 胡金铨

制片人 : 邵逸夫

编剧 : 胡金铨

主演 : 乐蒂
赵雷
[[高宝树]]
[[蒋光超]]

作曲 : [[王居仁]]

发行 : [[邵氏]]

首映日期 : 1964年9月30日

片长 : 107 min

胶片 : 35mm

颜色 : 彩色

语言 : [[普通话]]

mtime_id : 36421

imdb_id : 0056711

国家/地区:香港

出品年:1964年

首字母:Y

玉堂春》是中国导演胡金铨1964年执导的彩色黄梅调电影

剧情

改编自《警世通言》之〈玉堂春落难逢夫〉。故事讲述吏部尚书幼子王金龙与妓女苏三真心相爱,无奈床头金尽,被赶出富春院。后苏三被老鸨卖与富户沈燕林为妾,却被沈妻皮氏诬告毒杀亲夫,判以死罪,此时王金龙已考取功名,官封八府巡按,为救苏三,决定开堂复审,是为三堂会审玉堂春。

相关文章

在六○年代以前的华语电影,一直是女星挂帅的局面,早从默片时代,就有胡蝶张织云[[阮玲玉]]陈燕燕,后来还有袁美云顾兰君等上海影坛「四大名旦」,以及影歌双栖的白光周璇,天字第一号[[欧阳莎菲]]、冬瓜美人[[周曼华]]等等,到五○年代的香港,长城、凤凰公司有以夏梦为首的「三公主」,新华公司有不会唱歌却成为歌唱片红星的钟情,再加上天王巨星李丽华、学生情人[[林翠]]、曼波女郎[[葛兰]]、长腿姐姐[[叶枫]]、玉女尤敏,以及最让人怀念的四届影后林黛、古典美人乐蒂

这些女星,有的以容貌取胜,有的以气质见长,各有各的典型、各有各的强项,最难能可贵的是其中还有好几位,在「女明星」的光环之外,更有扎实细腻的演技,使她们的作品在多年之后,仍然禁得起时间的考验,比起当前千禧世纪许多青春偶像、国际影后,其表演成绩更是遥遥领先在前。

五○年代后期、六○年代初期,香港邵氏电影公司大张旗鼓兴建厂房、影棚、外景街道,并成立「[[南国电影训练班]]」,吸收有志从影的年轻新血,由老牌演员[[顾文宗]]主持,为邵氏影城培养新的基本演员。时至今日,仍有多位还在影坛活动的演员,就是当年由南国训练班学成出师,这才踏入电影界的。性格巨星午马就是一例,当年他还曾在电影《花木兰》当中饰演「小弟闻姐来,磨刀霍霍向猪羊」的花家小少爷,当然,初登银幕,并没有「磨刀霍霍」的场景可让他演,不过,两三场和花老爹杨志卿、花木兰凌波,以及木兰心仪的李将军[[金汉]]交谈的对手戏,却也让眼尖的影迷回味起来,更添趣味。

南国剧团在前几期训练过程当中,正巧遇上《[[江山美人]]》电影在整个东亚及南亚地区所掀起的黄梅调狂潮,邵氏公司方面于是特别加强对新生在古装身段上的指导,另一方面,如果遇到古装大戏,南国剧团的年轻学员也是最现成的临时演员,如此也正好提供学员现场实习的机会,一举数得。如今回想起来,[[岳枫]]导演的史诗《[[妲己]]》,片中林黛歌舞的场面,围绕在她身边的那群歌队美女,里头还真有不少熟面孔;更不用说李翰祥导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杭城尼山书院的大场面,一群身穿制服的书生摇头晃脑唸着《大学》、《论语》,细细看去,除了红歌星小云雀顾媚、安琪儿丁宁、来自台湾的黄曼,其间还夹杂着潘迎紫、方盈等多位后来独当一面的红星。

不过如果真要说「实习」、「客串」,在六○年代初期,还有这么一部高成本的古装黄梅调爱情歌唱片,真正提供多位南国电影训练班早期学员展现潜力的机会,这部作品自首演过后甚少有机会重映,也从未见过有影音资料在市面流通,直到今([[2006]])年一月出版全新发行的数码光碟DVD为止,都始终被视作是一部「失传」的作品。

这部由古典美人乐蒂、皇帝小生赵雷领衔主演,李翰祥策划、初执导演筒的胡金铨导演的古装钜片《玉堂春》,参加演出(而且有戏分,不是花团锦簇跳跳舞就算了)的新人,后来至少有四位,成为影坛上叫得出名号的女明星,她们的倩影、名作也长存影迷心头,如今第一次欣赏她们在大银幕上的「处女作」(《梁祝》、《妲己》的实习若不算),还真有几分惊喜的感觉!

筹摄《玉堂春》

《玉堂春》是家喻户晓的民间传奇故事,苏三原名周玉姐,明代山西大同府人,六岁时父母双亡,沦落到北京的苏淮妓院,改姓为苏,小名「三儿」,「玉堂春」则是她的花名,官宦子弟王景隆(在小说戏曲中音转为『王金龙』)与苏三一见钟情,苏三劝王公子读书上进,求取功名;王公子离京归里,发奋读书,此间苏三被鸨儿转卖给山西洪桐县马贩沈燕林为妾,沈长期经商在外,妻子皮氏与邻里赵昂私通,沈携苏三返家,皮氏心生歹念,与赵昂合谋下毒,沈燕林死,皮、苏等俱收监候审,赵昂行贿王知县,苏三遭严刑逼供,死定死刑,皮氏逍遥法外;适逢王公子进京应试,高中进士第八名,升任山西巡按,之前曾风闻苏三被卖至洪桐,当此良机急行查访,探知苏三冤情,即令火速押解苏三案件一干人员至太原府审断,王为避嫌,特委推官代为审理,苏三奇案终得昭雪,赵、皮伏法,王知县撤职查办,苏王二人终成眷属。

此真实奇案后经冯梦龙改编写成〈玉堂春落难逢夫〉短篇小说,收入『警世通言』广为流传,直至1920年,山西省刑司当局仍然存留苏三冤案的相关卷宗,当年收押苏三的监房如今亦成观光名胜。

《玉堂春》在京剧当中属于经典剧目,〈女起解〉、〈三堂会审〉等折更是人尽皆知的着名段子;六○年代初期,香港邵氏电影公司预备以彩色阔银幕摄制系统,同时开拍多部当时最流行的黄梅调歌唱电影,由古装片大导演李翰祥掌舵,继他的四大美人「倾国倾城」片集,以及《[[武则天]]》、《[[倩女幽魂]]》等古典文艺正剧之后,再拍戏曲小品以收商业卖座之成效,李翰祥分身乏术,趁机提携自家子弟兵,协助扶植李氏班底中的多位副导演、编剧等成为正式的电影导演。计画已定,便于1962年前后连开四部古装歌唱钜片:《江山美人》名编剧王月汀负责《[[红娘]]》,李氏之副手高立负责《[[凤还巢]]》,着名谐星兼编剧兼副导演的胡金铨则负责《玉堂春》,另外还有邵氏公司的年轻导演[[何梦华]]负责《[[杨乃武与小白菜]]》。

这些电影的摄制计画,多半源自京剧或其他戏曲的「经典戏宝」,《红娘》因故停拍,《杨乃武与小白菜》成绩差强人意,《凤还巢》卖座鼎盛,而《玉堂春》则在首映之后便销声匿迹,多年来始终是部谜一般的作品;导演胡金铨曾多次表示自己不喜拖拖拉拉、哭哭啼啼的黄梅调歌唱,只是「看在好兄弟李翰祥的面子上」才勉为其难地接拍,如今谜底揭晓,胡金铨在处理影片前三分之一的妓院场面,加入许多明代商业社会的文化、生活细节,野心甚大;中段三分之一拍摄苏三在洪桐落难,戏味浓郁,皮氏、赵昂和侍女春锦的三人姦情在当时一片才子佳人的慢做细唱古装爱情片中,亦属大胆真实;倒是结尾三分之一,也就是起解、会审、团圆的高潮戏,胡乱收束,草草拍成,效果极差。胡金铨在八○、九○年代以「中国超级名导演」之姿接受日本学者专访,完全不愿提《玉堂春》的拍摄种种,甚至拒绝承认《玉堂春》是他第一部正式执导的影片,而托辞只是为李翰祥「捉刀」,并说他真正的导演处女作是后来的抗日电影《大地儿女》。

古典美人乐蒂挑樑

《玉堂春》的灵魂人物是苏三,以当时古典美人乐蒂在华语影坛的声望,由她出饰这个角色确实不作第二人想。乐蒂因古装扮相优美动人,在此间摄制了多部风格不同的古装片,角色差异甚大,她的聂小倩、林黛玉、祝英台、《[[花田错]]》里的聪慧丫鬟春兰、《[[儿女英雄传]]》的十三妹等等,都令人难忘,她杰出的演技也赋予这些存活在所有中华文化人心目中的精采角色,一个足以流传久远的「印象典型」,继她的表演之后,除非跳脱她建立起的「古典美人」格局,否则再难对这些角色有新的诠释,也因此,充满现代感的张艾嘉后来饰演的林黛玉、杨采妮饰演的祝英台,才有了可以比较的范本、可以「重新诠释」的正统基础。

乐蒂饰演的苏三不是自命高洁的花魁娘子,而是明代商业社会里一个便宜的红牌妓女。她在影片中有相当大的性格成长弧线,从一开场人尽可夫、送往迎来的窑姐儿,到经过爱情滋润、受到爱人尊重从而自重自珍的艳丽少妇,转为流落洪桐的红尘烈女,再到最后饱经风霜的杀人女犯,乐蒂演来,细腻真诚,若非影片后三分之一草草带过,《玉堂春》想来将会是另一部永垂不朽的重要影片。

我们以片中一场苏三下楼与王公子相会的戏当作例子,这场戏是说王公子在京城代父收帐的任务已了,预备回家,临走前再赴富春院,希望能再会一次有过数面之缘的玉堂春,并为自己早先的轻薄言行致歉。乐蒂扮演的玉堂春原本在楼上梳妆,经院中姐妹相报有客来访,于是移步出门,钗晃袖摇,扭着轻浮的腰肢下楼,行经院内,眼见姐妹们有的红光满面,有的强颜欢笑,内心一怔,接着她穿廊度院,到客堂之外,眼见堂内坐的竟是她心有好感的王金龙,情绪一涌,挺起身子,袖子也不晃了、髮簪也端正了,耳环也静定了,然后踩着莲步,亭亭进了堂内。

这场短短的戏,乐蒂的表演让苏三从妓女变成了淑女,苏三的心理活动,透过乐蒂的身段、肢体韵律,以及对髮上针簪步摇、耳际珠玉坠环的控制,使一个自轻自贱的窑姐儿,因为旁人的关心、敬意,转而成为自尊自重的独立女性,如此之演绎,确实不愧电影公司加封给她的「古典美人」称号,更难怪在乐蒂逝世37年之后,还有「乐蒂国际影友会」结合香港、台湾、北美、南洋各地的力量,为她着书立传,让她的美丽倩影、艺术成就得以流传后世,继续启发新一辈的文化人。

新秀亮相,席上生风

《玉堂春》里值得一看的,除了乐蒂和饰演王公子的赵雷两人的表演,老牌演员[[红薇]]饰演的鸨母、欧阳莎菲饰演的王家大小姐、[[高宝树]]饰演的皮氏大娘,都在有限的戏分里,有绝佳的表现。然而,真正让《玉堂春》一片歷史留名的,却是我们在本文一开头所提及——邵氏影城「南国训练班」诸多学员的「毕业呈现」。

《玉堂春》影片开始后不久,有一段大场面的宴会戏,宴席间由赵雷及老将李英、李影,搭配新人赵明、[[樊梅生]]饰演的文人商贾等,照例要写花笺召妓陪酒,于是,南国训练班里派出了几位新秀饰演这些「小牌妓女」,其中又有三位表现最为亮眼:倪芳凝、江青、李国瑛。

第一位亮相的是身着翠绿衣衫的倪芳凝,身材修长,容貌秀丽,可能因为年纪太轻(大概才不到16岁)的关系,举手投足之间还略显生涩,但她可爱、讨喜的扮相极具观众缘,可以看出日后应该是个饰演俏皮少女的绝佳人材。

第二位亮相的是身着银白衣衫的江青,原名「江独青」,在北京舞蹈学校求学期间,因为家人认为「独」字比较敏感,于是改为「江青」(当时四人帮的那位『江青』还不知道在哪间剧团里演戏呢),六○年代初期赴港投亲,因缘际会进入南国训练班,因为具有舞蹈基础而颇受重视。江青在《玉堂春》里连一个特写镜头都没有,但是一个长镜头让她走近走远、唱做表演,我们可以看出她的身段做工非常细腻、表演火侯也恰到好处,是所有几位新人中最具大将之风的一位。

最后亮相的则是身着花衣的李国瑛,扭来摆去,演起花蝴蝶一般的小牌妓女恰如其分,手中的酒杯因为歌舞的动作过大,好几次还倾斜翻飞,演出十分卖力。

这三位新人,经由胡金铨推荐给李翰祥亲自甄试,李认为倪芳凝最具「开卖拉费司」,江青气质最佳、戏也最好,李国瑛介乎其中,表现亦不弱,三位都是大将之材。不久之后,倪芳凝取艺名为「方盈」,先以《[[七仙女]]》、《[[双凤奇缘]]》,以及《[[西厢记]]》的崔莺莺等片展露头角,继之又拍摄时装片《[[寒烟翠]]》、《[[猎人]]》,以及代表作《[[飞天女郎]]》、《[[兰姨]]》等,不但为才子佳人的「古典美人」注入新的时代意义,更以其诚恳的表演,在六○年代后期一片刀光剑影中,留住一丝清新的气质。方盈如今已洗净铅华,专心从事设计工作。

李国瑛以「李菁」为艺名闯荡银海,先在诸多黄梅调电影中扮演丫鬟,后因《[[鱼美人]]》,以及《西厢记》片中的红娘角色登峰造极,成为首屈一指的超级巨星。江青则保留本名,追随李翰祥导演到台湾开创电影新天地,《[[状元及第]]》让她成为东南亚的新天后,史诗巨片《西施》则以动人的气质和精湛的演技,粉碎外界对她「容貌不佳怎能扮演美人」的蜚短流长;之后又以19岁的「稚龄」,饰演琼瑶笔下《几度夕阳红》里的李梦竹,一举夺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江青退出影坛后移居美国,在纽约创设「江青舞团」,以现代舞者、编舞家的身分游走世界各地,继续她的艺术生涯。

怀念阎芷苓

除了三位日后各自独当一面的新人之外,《玉堂春》电影后段还有另一位新秀,因缘际会走上性感艳星的路线,如今不知还有几人记得她、怀念她。她就是后来曾在《[[蓝与黑]]》电影里,有杰出表现、艺名[[于倩]][[阎芷苓]]

在胡金铨的《玉堂春》剧本底稿里,方盈、李菁、江青都还不知有没有机会参与演出,「阎芷苓」的大名则已经和乐蒂、赵雷、高宝树、欧阳莎菲等一齐列进演员总表当中。阎芷苓在片中饰演皮氏大娘的丫鬟春锦,是所有新秀中戏分最多的一位,她和高宝树、王沖等老资格演员对戏并不见怯色,把这个庸俗、怕事,却又天良未泯的丫鬟刻画得活灵活现。

《玉堂春》之后,阎芷苓/于倩接下由文艺片天王大导演陶秦主持的《蓝与黑》制片计画,饰演张醒亚(关山饰)的表姐慧亚,四小时、上下两集的篇幅,从天真烂漫的女学生一路演到为人妻室的女教师,虽然《蓝与黑》片中人人表演都精采万分,包括影后林黛、关山、丁红、陈燕燕、井淼、王豪等等,但比较起来,于倩丝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蓝与黑》让于倩夺下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荣衔,却也因她和陶秦导演之间的诽闻闲话,终结了她「文艺正戏」的发展方向,于倩自此改走艳星路线,在日籍导演井上梅次的片中屡扮淫妇骚货,成为六○年代后期香港华语电影中,十分重要的一个文化符码,将整个礼崩乐坏、世代交替的过程全部浓缩进入了她银幕形象的转变。尽管如此,于倩仍然留下她艳星形象的多部代表作,其中又以《[[盘丝洞]]》最为重要。

《六○年代邵氏影城女星「毕业公演」:〈玉堂春〉》 (陈炜智 2006)

编者介绍

电影百科编写小组

中文电影百科编写小组,2006年中文电影百科网站创建以来,一批热心于知识公益的学者、影评人和影迷,持续为网站义务编写、翻译和编辑词条,网站现有的优秀条目都来自于大家的共同协作。2013年8月,网站改版后,条目作者统一称为“中文电影百科编写小组”。网站向他们的辛勤无私的工作表示致意。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