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汉伦

照片 :
照片描述 :
中文名 : 王汉伦
出生年 : 1903年
出生日 :
出生地 : 中国苏州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78年
逝世日 : 8月17日
逝世地 : 中国上海
国家/地区 : 中国
职业1 : 演员
首字母 : W
条目星级 : ★★★

王汉伦(1903年_1978年8月17日),被誉为中国第一位“职业”女演员,原名彭琴士,字剑青,出生在中国江苏苏州的一个大户人家。

早年生活

王汉伦的父亲一代与科举无缘,他在安徽招商局谋得总办一职,后来又寓居上海,王汉伦有兄弟姊妹共七人,她最小,被父亲视若掌上明珠,来上海后就被送进上海教会女校圣玛利亚书院读书。16岁那年父亲去世,兄嫂不让她继续读书,由家庭包办与辽宁一姓张的煤矿督办结婚,婚后夫妻感情不好,遂离婚回沪。王汉伦在上海虹口小学教过书,在英美烟草公司当过职员,后在万国体育会任专职英文打字员。

兄嫂对王汉伦离婚一事非常不满,她只好住到干妈家里;后来在虹口一所小学里担任教员,报酬很少,入不敷出。为了谋得一个收入较丰的职业,剑青又去学英文打字。三个月后,被录用为四明洋行的打字员。

当时四明洋行有一位同事,名叫[[任矜苹]],他是明星影片公司的股东,并且和“明星”的导演张石川认识。当时“明星”正在筹拍影片《孤儿救祖记》,需要物色一名女主演,[[任矜苹]]知道彭剑青对电影有兴趣,就对她说,既然你长相不错,中英文俱佳,应该去拍戏。王汉伦回答既不懂得电影表演,又没人介绍,不敢盲目行事。于是任矜苹介绍她去明星公司找张石川试镜头。张石川让王汉伦在摄影机前做一些喜怒哀乐的表情,发现她很上镜头,于是当场拍板,和她签订了演员合同。合同上写明,片酬五百元,每月拿二十元律贴。

于是在1923年,王汉伦辞掉了四明洋行打字员的职务,正式加入了明星影片公司,开始从影生涯。但她的兄嫂知道后大为恼火,认为她辱没了门庭。王汉伦决意与家庭断绝关系,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新女性。那时候正值端午节,她想到老虎是无所畏惧的,它的额头上有个“王”字,于是就改姓王,取名汉伦(这是一个时髦的外国名字的音译)。

电影生涯

王汉伦在张石川导演的故事片《孤儿救祖记》中任女主角,这是她的处女作。她在片中扮演余蔚如,当时她既不懂得表演理论,也没有表演经验,只是听到导演张石川启发她要假戏真做,化为戏中人,忘掉自己。在拍摄 “闻知丈夫死去”这场戏时,张石川说:“喏,你的丈夫死了,你的唯一的亲人突然死去了;可是你生活在一个奉守旧礼教的封建家庭里,礼教是无情的。你年纪还轻,可是不能改嫁,此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哟……”王汉伦听着,想着,伤心起来,竟然嚎啕大哭,像真死了丈夫似的。

王汉伦扮演余蔚如之所以取得成功,主要是摆脱了当时[[文明戏]]的表演程式,表演力求生活化;她将自己的生活体验,融会于角色之中,因此演得真实自然。她美丽的容貌、雍容的气质、楚楚可怜欲哭无泪的模样,博得了无数观众的同情和喜爱。余蔚如成为中国银幕上第一个贤妻良母的典型形象,王汉伦也由此成为第一位电影女明星(此前的国产片中虽已有了女演员,但还不是明星)。

该片上映后卖座率很高,曾轰动一时。1924年王汉伦继续主演了《[[玉梨魂]]》、《苦儿弱女》、《一个小工人》等影片,但她的薪酬却一直维持在20元。不久,另一家长城画片公司许以高报酬,从“明星”挖走了王汉伦。

王汉伦在“长城”拍摄了《弃妇》、《摘星之女》和《春闺梦里人》。其中《弃妇》一片,是“长城”的创业作,也是王汉伦自己感到满意的作品。影片描写一个豪富之家的媳妇,被有外遇的丈夫遗弃,便走向社会谋生,在一家书局当职员,却又受到经理的侮辱。这使她觉悟到,妇女一定要争取自己的社会地位,于是便投入女权运动。后来丈夫又想和她言归于好,被她拒绝了。丈夫恼羞成怒,诬告她是乱党,她只好远离尘世,隐居到山中,结果又遭到强盗的抢劫,逼得她步入空门,最后病死在尼姑庵里。《弃妇》是一部“问题剧”,提出的是“妇女职业问题”。王汉伦之所以喜欢这部影片,是因为自己的身世和剧中人很接近。

王汉伦在“长城”拍了三部影片之后,并没有得到什么“高报酬”,虽经法院交涉,也没有着落。此后,她又为[[任矜苹]]主持的新人影片公司演了《空门贤媳》,在中华第一影片公司主演《好寡妇》,均获成功。特别是她为天一影片公司演的《电影女明星》,是由王汉伦、胡蝶[[吴素馨]]三位当红的女影星联袂主演的;影片拍成后,王汉伦随片赴南洋一带放映,所到之处,轰动一时。由于她在银幕上扮演的大多为悲剧角色,因此有“银幕第一悲旦”之称。

自组公司

考虑到主演的片子虽然叫座,但获利的是电影公司老板,自己却拿不到应得的报酬。于是,王汉伦决定自组公司拍片,公司的名字就叫汉伦影片公司。开山之作是《盲目的爱情》(又名《女伶复仇记》),该片由[[包天笑]]编剧,卜万苍导演。故事描写从一所大学毕业的两位同学俞汝南和尤温,同时爱上了女伶王幽兰,但王幽兰只爱汝南,不爱尤温。于是尤温怀恨在心,去殴打汝南,汝南因此双目失明。王幽兰要找尤温复仇。尤温指使党羽将幽兰劫至家中,欲行非礼,幽兰不从,即被尤温关进了土牢。若干年后,幽兰从土牢里逃出,找到了汝南。双目失明的汝南用手抚摸着她的面庞和头发,竟不相信这又老又丑的女人就是幽兰,幽兰悲痛欲绝,结果用刀自刎。

《盲目的爱情》拍成后,王汉伦带着这部影片赴各地巡回放映,最远的到过长春和哈尔滨。当影片放映幕间休息时,王汉伦即登台和观众见面,盛况空前。此后,全国各地以及海外片商纷纷前来上海购买此片的拷贝,王汉伦也因此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这笔收入就成为她息影之后的生活开支。

王汉伦在1931年写的《影场回忆录》中;对自己的从影生涯进行了总结:“那时虽不曾拍过轰轰烈烈的爱国主义影片,然而我曾经主演过的片子,大都蕴蓄着一番深意在内。我在这个时期里,所主演的影片还有一些补救社会、激发人心的可能,总算与我的初志无背。”

告别影坛

1931年起王汉伦“知难而退”,决定弃影从商。她师从法国美容博士理查德先生研究美容术,然后开办了一家汉伦美容院,成为中国最早研究美容术的女性之一。汉伦美容院的院址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和合坊口。汉伦美容院开张后,经常遭到地痞流氓的敲诈勒索,但王汉伦还是坚持办下去。直到上海沦陷,敌伪主持的广播电台要王汉伦去作宣传,王汉伦借口有病拒绝了,得罪了日本人,结果,汉伦美容院只得“关门大吉”。

在上海沦陷期间,王汉伦穷困潦倒,靠变卖家具和衣物维持生活。抗战胜利后,王汉伦又想重返影坛,她去了一家影片公司接洽拍戏之事,却被老板羞辱为年老色衰。

婚姻不幸

王汉伦在银幕上扮演的多半是“寡妇”和“弃妇”一类的角色,在银幕下的婚姻生活也是不幸的。王汉伦16岁那年,由兄嫂做主嫁给东北本溪煤矿一个姓张的督办做妻子。这个煤矿是中日合营的。王汉伦嫁过去之后,发现丈夫经常和一个日本女人鬼混,屡加苦劝,收效甚微。后来,她随丈夫又到上海一家日商洋行当买办,不久,发现丈夫协同日本人购买中国的土地,于是婉言相劝,说这是卖国行为;被丈夫殴打。王汉伦不能忍受这种虐待,提出离婚,丈夫给了她三百元钱,算是赡养费。但王汉伦分文未收,离开了他。

1933年秋,王汉伦赴杭州和一“风雅文士”王季欢结婚于天然饭店,并邀请著名律师章士钊征婚,但不久又离异。1934年的《电声周刊》上曾刊登过王汉伦的自述:“去年7月,侬正在沪设美容院,得青年会徐润身之母徐太大为介,得识季欢。季欢即追逐依甚热,日来美容院,述思慕之情。徐老太太述季欢家如何殷实,复允以现银千元、金饰六礼为聘物。依为自身归宿计,故允之,惟要求略作友谊上之交际,然后决定。不意自认识起,甫五星期,郎要求结婚。依询以何必如是急,季欢谓结婚后即将赴赣任七十九师参议,侬乃允之,惟索聘物,徐太太谓现均在杭,何必寄来寄去,依以为然,故即将美容院停闭,赴杭结婚。讵至杭,向索礼物,则谓既系夫妻,你的即我的,何必分得如此清楚。侬已知上当,惟请柬已发,面子关系,不得已而结婚。讵一进王家,始知季欢为一酒疯子,喜怒无常,动止莫测,甚至以脚垢鼻涕强令侬食,侬若出外,则令人骑自行车监视,如此生活直类地狱。侬曾托季欢之友宋容三律师出面调解,季欢于律师来,则和颜悦色,有求必应,律师去则故态复萌,种种苦痛,不堪言状。嗣经宋律师仗义执言,援余出厄境,僦屋居此,金尽囊空,典质以维持生活。”

经历了两次婚姻的失败之后,王汉伦再也没有结婚,四十多年孑然一身,直到去世。

晚年生活

1950年[[昆仑影片公司]]筹拍影片《[[武训传]]》,编导孙瑜特邀王汉伦在片中客串慈禧太后一角。戏虽然不多(只有一场戏,十句对白),却是王汉伦在多年来拍摄的第一部影片。

上海电影制片厂成立后,王汉伦拿到了演员工作证。王汉伦还想演戏,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参加排演时,她感到力不从心。因为她过去演的都是反映封建社会的家庭戏,如今要表现的是工农兵,而王汉伦对这些角色却是不熟悉的,因此她只是在《鲁班的传说》和《热浪奔腾》等片中担任过配角。

“文革”期间,王汉伦虽然已经退休,仍难免抄家之厄运。她保存多年的一些电影资料,被洗劫一空。

1978年8月17日,75岁的王汉伦在上海广慈医院病逝。8月30日,上影剧团在龙华殡仪馆举行追悼会,她的骨灰由外甥李家震安葬在位于苏州横塘的青春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