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电影

瑞典电影在一百年的历史中取得了辉煌的艺术成就。
瑞典电影

最早的瑞典电影

1896年开始有外国人在瑞典拍摄新闻片。瑞典人自己拍片从1898年开始。1907年在斯德哥尔摩成立了斯温司卡影片公司。1909年,C.麦格努孙加入该公司成为经理和主要导演。当时所拍的影片主要是改编北欧国家的文学作品,如:《幸福的套鞋》(根据丹麦作家H.C.安徒生的作品,1912)等。1911年瑞典出现了4家电影公司,其中一家专门拍摄根据瑞典小说作家、戏剧家J.A.斯特林堡的作品改编的影片,如1912年摄制了《朱丽小姐》和《父亲》。1912年,麦格努孙聘请了两位后来成为瑞典电影界泰斗的舞台演员[[斯约史特洛姆]][[莫里兹•斯蒂勒]]作导演和主演。

从此,斯温司卡影片公司兴盛起来,最初几年,这几位电影艺术家所拍摄的故事片,主要效仿当时丹麦情节戏的模式,如[[莫里兹•斯蒂勒]]的《黑色的面具》(1912)、《吸血鬼》(1912)、《当爱情死去的时候》(1912)、《红塔》(1914)、《翅膀》(1916);[[斯约史特洛姆]]的《血的声音》(1913)和《爱比恨有力量》(1914)等。到1917年,[[斯约史特洛姆]]已拍摄32部故事片。他探索电影的表现手段,力求揭示社会问题。1913年,他停止模仿丹麦电影,拍摄了一部重要作品《英格保•贺姆》,1915年,他又拍摄了影片《罢工》。[[莫里兹•斯蒂勒]]为瑞典喜剧样式影片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他拍摄了喜剧片《现代女权运动者》(1913)、《爱情和新闻事业》(1916)、《汤姆斯•格拉尔最好的影片》(1917)等。

瑞典古典学派

1917年[[斯约史特洛姆]]拍摄的故事片《赛尔日•维根》(又译《巨浪的日子》,根据H.易卜生的诗作改编)开始了瑞典电影发展的新阶段。在这部影片里,确定了后来被称之为“瑞典古典学派”的一些美学原则。这个学派曾对世界电影艺术的发展产生过影响。[[斯约史特洛姆]]对瑞典电影的题材进行了改革,他使农民、渔夫、城市贫民第一次登上银幕。这个学派的影片对传统的生活方式和习俗做了富有诗意的描绘,常常采用实景拍摄,力求表现人与大自然的和谐一致,同时也展示了人们与邪恶的斗争。[[斯约史特洛姆]]和他的追随者们以革新精神解决了把文学作品改编为电影的一些问题,塑造了许多不逊色于原作的鲜明的视觉形像,“瑞典古典学派”的美学原则体现得最完整的影片是[[斯约史特洛姆]]根据冰岛作家J.西古永松的剧本改编的《生死恋》(1917)、根据瑞典女作家S.O.L.拉格洛夫的长篇小说改编的《煤矿女》(1917)、《英格玛尔的儿子们》(1918)、《卡琳•英格玛尔的女儿》(1920)和《鬼车魅影》(1920)。[[莫里兹•斯蒂勒]]也是这个学派的大师。在他的作品中,造型精细优雅,情节结构动作感强,细节富于联想和表现力。[[莫里兹•斯蒂勒]]的影片有根据芬兰作家J.林南科斯基的作品改编的《火红的小花之歌》(1918)及根据拉格洛夫的作品改编的《阿尔纳的宝藏》(1919)、《古庄园》(1923)、《古斯泰•贝林的故事》(1924)。这个学派兴盛时期培养了一批电影演员,如L.汉松、T.哈马林、I.艾克曼、I.尼尔松、[[嘉宝]][[莫兰德尔]]、J.哈塞尔克威斯特。这些人以后都成了著名的电影明星。

“瑞典古典学派”的美学原则在其它一些导演的创作中也得到了发展。如导演J.布鲁尼斯的影片《索尔巴堪的小仙女》(1919,根据挪威作家B.比昂松的短篇小说改编)和《流浪骑士》(1920,根据丹麦作家H.彭托彼丹的原作改编)等;导演K.巴克林德的《岛民》(1919,根据J.A.斯特林堡的作品改编);导演I.海杜奎斯特的《玩具的结婚》(1919,根据拉格洛夫的作品改编);导演R.卡尔斯登的《最高目标》(1921,根据斯特林堡的作品改编)。1919年,斯温司卡影片公司与斯堪的阿影片公司合并。组成了斯温司卡影片企业公司,新公司领导人极力要占有国际电影市场,仿效美国方式拍摄影片,但没有成功。1924年斯温司卡影片公司的四大台柱──导演[[斯约史特洛姆]][[莫里兹•斯蒂勒]]和演员汉松、[[嘉宝]],以及其它创作人员离开瑞典前往好莱坞,从此瑞典电影便陷于一蹶不振的境地。虽然有人试图继续发展“瑞典古典学派”,但也仅拍摄了几部。如导演J.布鲁尼斯拍摄的根据斯特林堡的剧本改编的《查理十二》(1925)和《古斯塔夫•瓦萨》(1928);导演[[斯约堡]]拍摄的影片《最强的一个》(1929)。

低潮与复兴

30年代有声电影在其它国家的出现使瑞典电影在国际市场上丧失了竞争能力。瑞典第一部有声电影是[[斯约史特洛姆]]从美国回瑞典后拍摄的影片《瓦德雪平的马库雷尔一家》(1930,根据瑞典作家H.F.E.贝里曼的长篇小说改编),它具有音画结合的特点,1931年,导演[[莫兰德尔]]与导演Y.赫尔斯特廖姆联合拍摄了叙述芬兰革命事件的影片《某一夜晚》。此外,以社会问题为内容的影片有导演G.艾特格伦的《查理•腓特烈在指挥》(1933)、导演I.约翰松的《被解职的人》(1933)、导演P.A.布兰涅乌的《在红旗下》(1931)和《冲突》(1936)。1936年[[莫兰德尔]]拍摄了他的成名之作《午夜琴声》(褒曼,I.主演)。这期间,[[莫兰德尔]]和S.包曼还拍摄了沙龙式的情节片,F.卢定和A.别尔松拍摄了没有任何社会内容的喜剧片与闹剧片。30年代,瑞典电影的产量不多,质量不高。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中立的瑞典处于隔绝状态,外国影片停止进口,本国的电影生产增加了。1940年开始,瑞典电影复兴起来。这期间的影片虽然大部分是娱乐片,但是反映尖锐社会问题的现代题材也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如A.汉力克孙导演拍摄的《一件犯罪案》(1946)、《第56号列车》(1944),[[莫兰德尔]]的《诺言》(1943,根据K.蒙克的话剧改编)。这些影片的特点是深刻的心理描写,从中可以看到创作者继承了无声电影时期瑞典电影的优良传统。这个年代里也摄制了一些描写被侵占国家的抵抗运动的严肃作品,如《危险的道路》(1942,导演A.汉力克孙)、《第一师团》(1941)和《阁下》(1943)(导演均为 H﹒艾克曼)、《永恒的火焰》(1943)、《一堵无形的墙》(1944,导演[[莫兰德尔]]);特别是导演[[斯约堡]]的影片《冒生命的危险》(1940),以创新的电影语言展示了与法西斯斗争主题,他的另一部重要作品是既富于哲理又富于讽喻的叙事诗式影片《天国之路》(1942)。

四十年代学派

1944年,导演[[斯约堡]]拍摄了被称之为四十年代学派的宣言的作品《折磨》,编剧为后来成为著名导演的[[伯格曼]]。四十年代学派是瑞典文艺界青年一代当中文艺创作的一种美学思想流派。它反映了知识分子对战争、战后的欧洲局势和资本主义社会感到失望的情绪。四十年代学派的思想原则在[[伯格曼]]早期电影作品中得到了最明显的体现。如他执导的影片《危机》(1945)、《雨中情侣》(1946)、《开往印度的船》(1947)、《黑暗中的音乐》(1948)、《港口城市》(1948)、《监狱》(1949)和《渴》(1949)。与此同时,[[莫兰德尔]]根据伯格曼的剧本拍摄的影片《没有脸面的女人》(1947)、《爱娃》(1948)、《离了婚的男人》(1951)表现了资产阶级社会人的内心空虚、思想颓废。导演艾克曼的影片《伴随月亮流浪》(1945)、《姑娘和草籽》(1950),导演L.E.切尔格伦的《当城市睡着的时候》(1950)等也都展示了同样的主题。

40年代里,瑞典电影的喜剧样式也反映了这个学派的创作原则:如由演员N.普布主演的讽刺闹剧分集片《演员》(1943)、《金钱》(1945)、《气球》(1946)、《士兵包姆》(1948)等,影片塑造了在资本主义世界被压榨的小人物滑稽可笑的形像。1943年导演E.福斯特曼在影片《海港之夜》里第一次表现了工人阶级的团结精神和阶级斗争问题。其后又拍出《草原开花之时》(1946)、《外国海港》(1948)、《拉尔斯•汉德》(1948)。导演A.麦特森以现实主义手法描述了工人的日常生活,如影片《铺设路轨的人》(1947)。1951年,他拍摄的抒情电影《她只在一个夏天跳过舞》,得到了国际上的好评。其后,1954年他根据冰岛作家H.K.拉克斯奈斯的长篇小说拍摄了影片《沙尔卡•瓦尔卡》,1955年,又根据斯特林堡的同名中篇小说改编了电影《海姆斯岛上的居民》,但后来他却转向拍摄警探──惊险电影(恐怖片)。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导演[[斯约堡]]在把瑞典的文学作品搬上银幕的创作中,善于深刻的剖析主人公的精神世界,如根据K.I.洛-约翰松的作品改编的影片《只有一个母亲》(1949),根据斯特林堡的作品改编的《朱丽小姐》(1951)、《卡琳•曼斯多特》(1954)和《父亲》(1969),根据P.拉尔克维斯特的长篇小说改编的《巴拉巴》(1953),根据V.穆贝里的作品改编的《法官》(1961)。在处理个人与社会这一主题时,斯约堡继续保持早期影片的艺术美学原则:剧情紧张,人物感情充沛,形像鲜明,摄影角度奇特,明暗处理大胆。50~60年代的瑞典,在表演方面有出色成就的演员是A.切林、U.派尔姆、S.耶列尔、M.谢杰林格、E.达尔贝克、A.蓓拉、U.雅各布布森等。

[[伯格曼]]

[[伯格曼]]在瑞典电影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他在50年代中期便跻身于世界著名导演之行列。他的许多影片接连在各个重要的国际电影节获奖。在拍摄了几部反映社会问题的影片之后,[[伯格曼]]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在银幕上阐述哲学,探索人生的意义,表现个人的感受、体验及精神上的疑惑,探讨宗教以至于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上。他的影片几乎每部都包含着隐喻的象征。如抒情味浓厚的《走向快乐》(1950)、《夏日游戏》(1951)、《和莫尼卡在一起》(1953);以研究妇女的心理为特点的《妇女们的期待》(1952)、《妇女们的梦》(1955)、《生命的门坎》(1958);既有巧妙的幽默又有委婉的讽刺的《恋爱的一课》(1954)、《夏夜的微笑》(1955)、《魔鬼的眼睛》(1960)、《所有这些妇女》(1964);富于哲理和象征的《第七封印》(1957)、《野草莓》(1957)及《处女泉》(1960);描写艺人在资本主义社会境遇的《小丑的夜晚》(1953)和《面孔》(1958);以悲痛绝望心情看待人生的《领圣体者》(1963)、《沉默》(1963)、《人》(1966)、《狼的时刻》(1968)、《耻辱》(1968)、《情欲》(1969)、《牵连》(1971)和《呼喊与细语》(1972)。[[伯格曼]]的影片剖析人的内心世界,它们的主人公总是试图克服个人和现实之间的矛盾,为摆脱内心危机而寻找出路,但也总是徒劳的。[[伯格曼]]培养了一大批现代瑞典电影演员,如G.毕约伦斯特兰德、休道夫,M.von、Y.库列、E.尤谢夫松、女演员B.安德松、H.安德松、I.图林、L.乌尔曼、G.林德布洛姆。与[[伯格曼]]合作的摄影师是G.费舍尔和[[尼克维斯特]]

新瑞典电影

60年代,瑞典电影界出现了一代新人。1963年瑞典政府对电影事业的政策进行了改革,给开始从事创作的新导演创造了一些比较好的条件。这个时期出现了所谓的新瑞典电影学派。这个流派的很多导演本人是作家,他们都是根据自己撰写的电影文学剧本进行拍片的。学派的著名代表人物是魏德堡,B.。新瑞典电影学派的创作特点是真实地描写生活中的冲突,进行社会分析,力求在复杂的相互关系中探究个人和社会的生活。这个学派对电影语言的新的富于表现力的手段进行了探索,为了使作品接近实际生活,在艺术片里也运用了纪录片的手法。以魏德堡为首的编导和评论家反对老一辈导演主要是[[伯格曼]]的创作倾向和美学原则。魏德堡指责[[伯格曼]]的创作“过分脱离实际,说理过多,具有玄妙色彩”,并反对把[[伯格曼]]当作瑞典电影的代表。“新瑞典电影”学派的影片题材都是以普通人的日常社会生活为内容的。如魏德堡的《乌鸦居民区》(1963)描写一个瑞典工人家庭简朴的生活经历;《爱情-65》(1965)和《你好,罗兰德》(1966)接触了战后瑞典的青年问题;《阿达伦-31年》(1969)和《乔•希尔》(1971)反映工人运动,创作的社会倾向性体现得最为明确。这个学派的导演J.特罗厄尔的作品具有史诗般的气魄,如《这就是你的生活》(1966,根据瑞典作家E.O.V.雍松的小说改编)叙述一个年轻人的生活,展示出20世纪初瑞典的时代面貌;根据C.A.V.莫贝里的作品改编的两部影片《侨民》(1971)和《移民》(1973)生动地再现了19世纪灾荒年代瑞典贫苦农民迁徙美国的情景。导演舒曼,V.的影片《情妇》(1962)、《491》(1964)、《服装》(1964)、《你们说谎﹗》(1969),特别是叙述1909年大罢工的影片《一掬爱情》(1974),都是关于社会和政治问题的作品,但是他的影片时常由于赤裸裸地描写性变态,妨碍集中揭示社会生活现象,如他的影片《兄妹的床铺-1792》(1966)、《我是个喜好黄色的女人》(1967)、《我是个喜好蓝色的女人》(1968)等。导演J.陶纳尔拍摄了描写资产阶级婚姻崩溃的影片《九月的星期天》(1963)、《一次恋爱》(1964)、《奇遇从这开始》(1965)、《酒后头痛》(1973)。导演J.哈尔多夫集中表现青年生活问题,描写青年的孤僻性格和同周围生活的冲突以及这种情况导致犯罪或产生心理上的混乱等等,他的影片有《神话》(1966)、《放荡生活》(1967)、《乌拉和尤里亚》(1967)、《幻想自由》(1969)、《公司职员们的娱乐晚会》(1972)、《莫留下我自己》(1980)。属于“新瑞典电影”学派的导演还有M.塞特林、I.加姆林、L.约林格、J.考尔内、S.贝约克曼和K.格雷德。

70—80年代

在当代瑞典影坛上,老一辈的电影工作者一直没有停止拍片,如[[伯格曼]]又拍摄了《面对面》(1976)、《秋天奏鸣曲》(1978)、《芳妮和亚历山大》(1982)等,并逐渐恢复了传统叙事结构。这期间,一些人又对改编古典文学名著发生兴趣,如I.斯库格斯贝格的《我幻想的城市》(1977)、A.布莱英的《严肃的游戏》(1977)、J.肖德尔曼的《夏洛塔•廖文绍尔德》(1979)、魏德堡,B.的《维多利亚》(1979)等。70年代以来,瑞典影坛上又出现了一批新的演员,如I.埃克曼、T.赫尔贝格、I.斯坦格尔茨、L.纽曼、L.尼尔歇姆、M.塞尔茨、A.艾克曼涅尔、M.安德尔-卢瓦尔省松、A.高德尔乌斯等。

瑞典的女导演所占比例比一般国家都要多,如塞特林在60年代导演了影片《两个相爱的人》和《姑娘们》,以独特的妇女感情叙述了西方国家的妇女地位问题。70年代末,又涌现出一批女导演。她们之中较重要的有M.阿尔涅,导演了《在法尔乔宾戈的五天》(1975)、《遥远和近前》(1976)、《自由墙》(1979);G.林德布洛姆,导演了《天堂一角》(1976)、《萨里和自由》(1981);I.黑尔涅,导演了《狡猾的窃贼》(1979);B.斯文松,导演了《玛坎》(1977)、《英贝尔•列勒》(1981);I.图林导演了《打碎了的天空》(1982);S.奥斯汀导演了《妈妈》(1982)。

活跃在70—80年代的许多青年导演,有一部分是瑞典电影学会培养出来的。

80年代,瑞典每年摄制故事片15~20部。最大的电影公司是斯温司卡影片企业公司、欧罗巴电影公司和桑德列夫电影公司。瑞典电影学会从1966年起也摄制影片,该学会是电影情报和科研单位,有自己的电影俱乐部,学会所属斯德哥尔摩电影资料馆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影资料馆之一,电影学会从1965年附设电影学校,培养电影导演、摄影师和录音人员。电影演员由斯德哥尔摩剧院附设的学校培养。斯德哥尔摩大学设有电影艺术系。从1979年起每年在歌德堡举行国际电影节。出版的主要电影刊物有《卓别麟》、《电影鲁坦》、《电影与电视》。

纪录片

瑞典的纪录电影从40年代中期就有了发展。瑞典纪录电影工作的代表人物是理论家兼导演G.韦纳。他拍摄了短片《血祭》(1946)、《列车》(1948)、《黎明》(1955)、《渴望的水》(1964)等。从事拍摄短片工作的导演还有P.丘贝格、G.斯库哥伦德、N.叶林格、K.马尔丁。导演兼剧作者P.瓦伊斯拍摄了一些抽象派电影的实验片,如《草图》(1952~1954)、《幻景》(1958)。新闻纪录片工作者苏克斯道夫,A.拍摄的影片曾在国际上得到好评。他拍摄了《夏天的故事》(1941)、《印度村庄》(1951)、《莽林的故事》(1957)、《我的家──科波卡巴纳》(1966)。这些影片讴歌了大自然的秀美,并把它和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文明的衰退作了对照。60~70年代里,瑞典摄制了一些具有现实意义的纪录片:《来自美国的逃兵》(1968,导演O.肖格连、L.兰贝尔特)、《打破纪录的年代》(1969,导演L.艾维特、S.海德克维斯特)、《矿工罢工》(1970,导演M.温杰尔海登)、《美国人在河内》(1972,导演L.马尔梅尔)、《人类和土地》(1983,导演U.冯•斯特拉乌斯)等。

参考

《中国大百科全书•电影卷》同名条目,作者尹广文


标签: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