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琪

照片 :
中文名 : 舒琪
英文名 : Shu Kei
出生年 : 1956年
出生日 : 4月15日
出生地 : 中国香港
国家/地区 : 香港
职业1 : 影评人
职业2 : 导演
职业3 : 编剧
首字母 : S
条目星级 : ★★★★

舒琪(Shu Kei),本名叶健行([[Kenneth_Ip]]),中国香港电影导演影评人,现为[[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院长。

简介

舒琪原籍广东宝安,生于香港。初中时代起为报刊撰写电影评论,后入香港大学英文及比较文学系。在校期间曾任电影杂志《大特写》(由女导演唐书璇创办)编辑,继为电视台编写剧本,包括单元剧集如《北斗星之两个少女》、《小人物之阿唇的故事》、《十三》之《弑父》、《花劫》(以上均为谭家明导演)、《C.I.D.之冤狱》、《年青人之一九七七》(以上为严浩导演)、《狮子山下之来客》(许鞍华导演)及连续剧如《家变》、《追族》等。

影视创作

1977年毕业后不久加入佳艺电视台([[佳视]]),参与编写连续剧《名流情史》。佳视结束后,转投[[嘉禾]]电影公司任编剧副导演,期间创办《[[电影双周刊]]》杂志及担任总编辑。同时写作电影剧本,当助理导演1981年首次执导《两小无知》(Sealed with a Kiss),获国际天主教金炬奖。1981年1984年间,任香港国际电影节节目策划。1984年1986年,任[[德宝电影公司]]宣传经理。1986年执导影片《老娘够骚》(Soul),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奖(杜可风)。1990年执导日本NHK电视台出资制作的纪录片《没有太阳的日子》(Sunless Days,1990)(日本上映时改名《一个香港电影人的天安门》),获[[柏林电影节]]天主教人道奖及瑞米尼(Rimini)电影节评审团奖。

舒琪是一位经写作影评论而走上导演道路的电影人,因而具有和某些与欧美新电影导演类似的经历。在香港电影界,曾把许鞍华徐克等称作第一代新电影代表导演,舒琪是第二代新电影的代表导演,其他电影作品还有有《虎度门》(Hu-du-men,获亚太影展[[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基佬四十》(A Queer Story,获洛杉矶Outfest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爱情Amoeba》(Love, Amoeba Style)、《十年…and beyond》(Ten Years…and beyond, 短片,合导)等。监制作品有《北京杂种》(Beijing Bastards张元导演)、《邮差》(Postman[[何建军]]导演)、《极度寒冷》(Frozen王小帅导演)、《初恋无限Touch》(First Love Unlimited马伟豪导演)、《阿李爸爸两个大盗》及(F*** Off[[邝文伟]]导演)等。

电影推广

1987年,舒琪创办[[电影发行]]公司“[[创造社]]”(名字效日本导演大岛渚的自主制作公司),发行艺术电影超过二百余部。他也是一名电影字幕翻译员,翻译之外语片约一百部。1990年代上半期,舒琪曾为多部华语电影如《悲情城市》、《[[大太监李莲英]]》、《大红灯笼高高挂》、《霸王别姬》、《东邪西毒》、《[[二嫫]]》、《[[红粉]]》等影片作海外市场策划,在向国际推广华语电影方面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997年,舒琪于香港开设全亚洲惟一一家电影专门书店“壹角度”(P.O.V. Bookstore),主营英文版的电影书刊,但因为经营不善,于2001年结束。舒琪曾说,“我不懂做生意,很可能永远也学不会。”

电影批评

舒琪的电影评论著作有《许鞍华的越南三部曲》、《六十年代粤语电影回顾:(1960-1969)》(编辑)、《香港战后国、粤语片比较研究:朱石麟、秦剑等作品回顧》(编辑)、《大路之歌》(合编)、《一九九四香港电影回顾》(编辑)、《一九九五香港电影回顾》(编辑)。小说作品有《中国美少年》及《天安门演义》。

2002年,舒琪进入[[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任教,曾任《[[南方都市报]]》发起、创办的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的评审团主席,并于2006年起,在《明报》上重开影评专栏“只要有电影”。

轶闻

  • 很多人困惑于舒琪和舒淇(Shu Qi)这两个容易混淆的名字,舒淇是台湾女演员,本名[[林立慧]],她进入娱乐圈时为自己改了一个叫“书棋”的艺名,却被她当时的台湾经纪人改为舒琪。香港导演王晶文隽把她带到香港发展初期,仍沿用同一名字,而由文隽(他是舒琪的多年好友)建议把她的名字改成从水字旁(即“舒淇”),以示区别。舒琪舒淇其实有过两次合作,分别是《基佬四十》和《爱情Amoeba》。舒琪的其中一部“梦想电影”《萧红传》,也一度属意舒淇饰演女作家萧红。
  • 陈凯歌的《[[风月]]》的国际版本中,编剧的名字为舒琪,《风月》的制片人为台湾女演员徐枫。当时台湾对中国大陆电影的引进制订过多项限制,包括主创工作人员中必须要有若干台湾或/及香港人的比例,为符合此项条件,制作公司遂“借用”了舒琪的名字,把他列作编剧,其实舒琪只负责《风月》的海外推广,从未参与过其任何创作。
  • 言论

    “电影创作关乎表达,电影发行也是很实际的一些动作,在不同角色之间我从来都没有感到过矛盾,当导演我就专注于体会创作经验;当评论者我就完全从评论的角色,而不会说:假如我是导演就如何如何;当监制就一定不能太过考虑创作上的问题。我还以为一部电影一旦拍出来就是绝对独立的,我乐于像普通观众一样去看我自己拍的东西。至于最倾心做什么,做一个电影创作者肯定满足感最大,毕竟没有电影就没有其它,这是从无到有的过程。但做导演挑战性也最大,要做充足的准备。总之,为电影做任何事在我都是很自然的。”

    “不用着急,即使你40岁才开始作导演,而到65岁退休,你也有25年的创作时间。即使其中你会遇到很多波折、不顺利,但你至少可以四五年拍一部电影。这样的说,你一生也可以拍四五部好电影。即使你的作品里只有一部是在历史上能够被大家记住的,这也已经是非常好的事情。再哪怕你终生做不到导演,但是你只要有对电影的信念,你就能够享受到电影带给你无穷无尽的乐趣。而电影从来不会离弃你,你的朋友可能背叛你。电影永远能给你很多启示,可以让你知道生命和人性可以丰富到何等程度,你可以对电影这种工业模式失望,对香港的电影工业、好莱坞的电影工业失望,但电影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2000年左右,我请了一个日本导演,也就是《下一站,天国》的导演(是枝裕和),当时我约了7个记者,安排了1个小时的访问,但是其中4个记者提问的,都是我事先准备好的资料里有问题,而且,原定的1个小时时间只用了三四十分钟时间,他们就已经没有了耐性。试想一下,加上翻译的时间,这样的采访,能够做出什么东西?所以我觉得对那个导演很抱歉疚。至此,我觉得很痛苦,因为香港社会已经没有空间容纳我们这一类电影形式。”

    “我做的所有工作从来都跟电影有直接、间接的联系。我平常读书、读报、上网向来都是首先寻找关于电影的消息,打开的邮箱信件都是关于电影的,十个朋友、十个也都跟电影有关,坐下来吃饭,坐下来聊天,要么谈电影,要么吃完饭还是看电影……我其实已经无法想象我生活中没有电影——就算是我不做现时所有与电影有关的工作吧,我至少还是可以买张票去看电影的。”

    电影年表

    • 《十年…and beyond》(2006) …. 短片,合导、编剧
    • 《阿李爸爸两个大盗》(1998) …. 监制
    • 《初恋无限Touch》(1997) …. 监制
    • 《爱情Amoeba》,1997 …. 导演
    • 《基佬四十》 (1997) …. 导演、编剧
    • 《虎度门》 (1996) …. 导演、剪辑
    • 《极度寒冷》(1995) …. 监制、制片人
    • 《邮差》(1993) …. 监制、制片人
    • 《北京杂种》 (1992) …. 监制、制片人
    • 《没有太阳的日子》(1990) …. 记录片,导演
    • 《老娘够骚》 (1986) …. 导演、编剧
    • 《两小无知》 (1981) …. 导演、编剧
    • 《夜车》 (1980) …. 编剧 、副导演

    著作

    电影研究

    • 许鞍华的越南三部曲》,专著
    • 《六十年代粤语电影回顾:(1960-1969)》,编辑
    • 《香港战后国、粤语片比较研究:朱石麟、秦剑等作品回顾》,编辑)
    • 《大路之歌》,合编
    • 《一九九四香港电影回顾》,编辑
    • 《一九九五香港电影回顾》,编辑

    小说

    • 《中国美少年》
    • 《天安门演义》。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