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片

美国东部、西部示意图

西部片(英语:[[Western_films]])是一种源自美国的电影类型。西部电影,加上西部文学、电视剧、广播剧、雕塑、绘画都是关于19世纪美国西部的故事(也有少数是发生在墨西哥、加拿大或者澳洲内陆地区)。

西部片,在定义上,设定在[[1860年]]开始的“美国内战”(US Civil War)到1890年在翁迪尼(Wounded Knee)结束的所谓“印第安战争”这段时期的美国西部地区。这个定义是有余地的。某些西部片将其实发生在”东部”(即密西西比河以东)的美国内战也包括了进来。“西部”有时跨越了美国边界线,经常到墨西哥,有的到了加拿大,更有甚的到了玻利维亚。时间跨度甚至更大。早到包括[[1836年]]的阿拉莫战役(the Battle of the Alamo),晚到1920年代末的墨西哥革命。有的西部故事是发生在澳大利亚,比如影片《[[捍卫游侠]]》和《[[关键协议]]》。因澳洲原著民与白人之间的关系与美国人与印第安人的关系非常相似。

西部片这种类型经常围绕以文明的名义在西部进行拓荒、或者没收原始居民土地权利的等题材。西部描绘了一个更多是围绕着荣耀而不是法律建立起来的社会,其中人物所属的社会秩序只局限于他们的同伴、家庭,或者只是他们自己而已。

简介

关于荣誉取代法律、工作、家庭安危等其它一切事物的最佳案例之一,出现在[[约翰·库萨克]]主演的《[[终极猎杀]]》(1999)中。这部西部经典以粗砺的、反浪漫主义的手法讨论了个体对抗世界的话题,它发生在州界边缘地带一个孤独的牧马人身上。那是一个律令衰微到被标价出售的地方,只能依靠个体对道德、公正、悲悯的觉悟来抵抗肆虐蔓延的贪婪、暴力、强权与堕落。影片最后,个体不可避免地溺毙在文明的大海里。在某种意义上,这部电影与《[[不可饶恕]]》共同展示了一种阴郁风格——许多人认为是更加现实主义的电影转型,即英雄可以同时是技术上的违法者和道德上的胜利者,尽管最终执法警员可能会获胜,尽管最终这些新的造反派英雄也不会获得报偿。

在西部片中,这些主题被置于法律所及范围的最前沿,如果回避不了,那么“文明”通常被描述为可悲的。

叙述和对话稀缺,而风景大量铺陈,这样的类型是很适合用电影表现的。早期西部片像其它早期好莱坞影片一样,多是在摄影棚里拍摄,但是当外景地拍摄变得稀松平常,西部电影的制片人便把它搬到了加利福尼亚、亚利桑那、犹他、内华达、堪萨斯、德克萨斯、科罗拉多、怀俄明的荒凉角落里。这使得风景不再只是一幅生动的背景幕布,而成了影片里一个活生生的角色。电影制作也在外景牧场现场进行。

西部片还包含许多子类型,如史诗西部片、枪战片、西部歌舞片和少量西部喜剧片。在修正主义西部片中,西部电影完成了自我改造。

西部电影的主要角色是牛仔和赏金杀手。通常也都有同美洲土著人打仗的描述。早期西部片中,印第安人常常被刻画成不光彩的歹徒;不过,许多“修正主义”西部片向土著人投去了更多同情的目光。西部片其它重复使用的主题包括长途跋涉,盗匪袭击小镇,如《[[豪勇七蛟龙]]》。

经典西部片

最早的西部电影可追溯至1903年的《[[火车大劫案]]》, 由[[Edwin_S._Porter]]导演,[[Broncho_Billy_Anderson]]在里面演了三个角色:试图逃跑却被劫匪开枪打中的火车乘客,一个劫匪,一个舞者。 影片大获成功,也为Anderson后来成为银幕上的第一个西部牛仔明星铺平了道路,他后来演了几百部西部短片。西部片类型光受欢迎,于是不久像William S. Hart这样的竞争对手也出现了。

在美国,西部片题材广泛,更是和诸多的其它电影类型产生了交叠(喜剧,正剧,悲剧,讽刺剧,歌舞片,科幻片,等等)。西部片的黄金时代的两位标志性导演是[[约翰·福特]][[约翰·韦恩]]经常当主角)和[[霍华德·霍克斯]]

意大利西部片

在1960到1970年代之间,一波西部片复兴浪潮在意大利掀起,它常被冠以“意大利面西部片”或“意大利式西部片”的名头。其中许多影片都是低成本,要根据它们廉价的摄制组和制作费用以及同美国西南部景观的相似度来选择外景地(比如西班牙阿尔米利亚沙漠区)。与好莱坞西部片相比,意大利西部片的特征是具有更多动作和暴力场面。

这一类型片的最佳作品,显然出自[[塞尔吉奥·莱奥内]]之手,戏仿的内容(《[[西部往事]]》奇怪的片头是[[弗莱德·金尼曼]]《正午》的片头翻转而成)给了它们与好莱坞西部片截然不同的特质。[[查尔斯·布朗森]][[李·文·克里夫]][[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因出演意大利西部片而名声大振,其他知名演员如[[Jason_Robards]], [[詹姆斯·科伯恩]][[克劳斯·金斯基]][[亨利·方达]]也沾了它的光。
  
  

奥斯登

来自美国的奥斯登西部片在共产主义国家非常流行,而且是约瑟夫·斯大林的最爱之一。于是,一种名为“红色西部片”或“奥斯登”的类型电影在东欧悄然兴起。这些电影往往充满同情地把美洲印第安人描绘成为他们的权利而战的被压迫者,从而与那时把印第安人说成恶棍的美国西部片形成反差。因为东欧缺少真正的印第安人,所以他们常常用南斯拉夫人或土耳其人扮演印第安角色。

Gojko Mitić因其饰演的公正、善良、迷人的印第安首领形象而闻名(《Die Söhne der großen Bärin》,[[Josef_Mach]]导演)。他90年代访问美国时被授予苏人部落的荣誉首领称号,并在电视台摄制组的陪伴下给该部落放映了一场他的电影。流落在东德的美国演员兼歌手迪恩·里德也参演了几部此类电影。
  
  

修正主义西部片

“修正主义”是一个类型片研究专用术语,用以描述改换了某种类型片当中的传统元素的那类电影。

1960年代初期以来,一些美国电影人开始质疑并改变了西部片中的某些传统元素。一个主要的改动就是逐渐增加了对早期电影中被视为“野人”的土著美洲人的正面描述。观众们开始对简单的英雄——反派二元论和以暴力来测试某人的个性或证明自身正确产生怀疑。一些新近的西部片塑造了更强有力的女性角色。
  
  

当代西部片

顾名思义,指那些以当代美国为背景但依然坚持老西部主题和动机(一个叛逆的非正统主人公,广袤的平原和乡村景观,高潮部分的枪战,等等)的影片。最重要的是,这些故事仍然发生在美国西部,并且显示了老西部思想朝着二十世纪晚期发展的轨迹。代表作有[[萨姆·佩金法]]的《惊天动地抢人头》(1974),[[约翰·塞勒斯]]的《孤星》(1996),[[罗伯特·罗德里格兹]]的《墨西哥往事》(2003),[[汤米·李·琼斯]]的《艾丝特拉达的三次葬礼》(2005),李安的《[[断背山]]》(2005),[[维姆·文德斯]]的《别来敲门》(2005)。
  
1960年代,学术界和批评界的关注使电影作为一种真正的艺术形式荣登大雅之堂。随着关注的升温,电影理论发展成一种试图理解电影意义的方法论。在这样的环境里,(与文学运动一起)出现了一种非典型的批评学科,被称为类型片研究。这首先是一种语义的和结构主义的批评方法,用来理解类似的电影如何传达意义。曾因其过分简单的道德准则而备受嘲讽的西部类型片,开始被当作一套与观众建立更直接交流的传统规范和行为准则而得到推崇。例如,白帽子代表好人,黑帽子代表坏人,两人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对峙,直至拔枪的一瞬;放牧人喜欢独来独往,城镇居民都有家庭和社区观念,等等。所有西部电影都可以被当作一套行为准则和行为准则的变体而加以解读。

自1970年代开始,西部类型片被一系列使用传统准则的电影重新阐释,但这些准则首先的功用就是削弱它们(《小巨人》和《Maverick》通过喜剧形式达到此目的)。[[凯文·科斯特纳]]的《与狼共舞》实际上复活了所有经典的行为准则和传统规范,只是“正邪易位”了(土著美洲人是好的,美国骑兵是坏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不可饶恕》用上了所有的经典套路,只是颠倒了结果(人物没有英勇而坚忍地死去,代之以抱怨、痛哭和乞怜;好人没有力挽狂澜,代之以近乎绝望地复仇;等等)。

类型片研究的成果之一是:一些人争论说“西部片”不一定要发生在美国西部甚或19世纪,因为从其它类型的影片里也能发现西部准则。譬如,一个非常典型的西部片情节是:一个东部执法者掌管西部,他在那里勾结不法之徒,倒卖军火,他的副手是一个好心但不大靠谱的当地执法者,直到关键时刻因救了英雄一命而终于挽回面子。上述内容可用来描述任何一部西部片,也能用在动作片《虎胆龙威》身上。[[保罗·纽曼]]主演的《原野铁汉》和黑泽明的《七武士》也经常被引用,作为不发生在美国西部但包含许多西部片主题和特征的电影之例证。同样地,有人早就指出过:故事发生在美国老西部的电影也不一定就是“西部片”。
  

其它媒介的西部片

西部片触及了从漫画书到电脑和电子游戏及角色扮演游戏等所有领域。
  

西部片受到的和产生的影响

1960年以来的许多西部片都受到黑泽明的日本武士片的大力影响。比如,《豪勇七蛟龙》是黑泽明《七武士》的重拍版,《[[荒野大镖客]]》和《终极悍将》均改编自《用心棒》——而黑泽这部片的灵感则来自美国侦探小说《血腥收获》,作者达希尔·哈米特。我们还应注意到,黑泽明本人又受到美国西部片的影响,特别是[[约翰·福特]]的作品。

尽管处于冷战时期,西部片仍然对东方阵营电影构成了强烈的影响。东方也已自成一派,就是所谓的“红色西部片”或奥斯登。此类型通常存在两种形式:或者是在东方阵营拍摄的真正西部片,或者是涉及俄国革命、内战和塔吉克斯坦叛乱的动作电影(土耳其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类似传统西部片中的墨西哥人)。
  
西部片的另一分支是“后末世预言”西部片,它描写未来世界在大灾难之后艰苦重建的故事,那景象很像19世纪末的样子。《未来邮差》,《冲锋飞车队》系列和电脑游戏《辐射》系列都属于这一类。

太空旅行系列片和电影从西部片传统里借用了许多元素。彼得·海姆斯导演的《九霄云外》把《正午》的情节搬到了外太空。有一次,《星际迷航记》系列的缔造者基恩·罗登贝瑞在描述该片时用了“驶向星空的《篷车》”的说法。更近一点,太空歌剧系列片《萤火虫》在刻画蛮荒世界的时候几乎完全照搬西部片的模式。动画剧集如《星际牛仔》、《枪神》、《星方武侠》则混合了科幻电影与西部片元素。这类科幻西部片既可以看成西部片,也可以看成科幻片。

西部片元素也可以从其它类型片当中找到。例如,《凯利的英雄们》是部战争片,但它的动作场面和人物角色都是西部的。英国电影《祖鲁战争》虽然讲的是发生在南非的英国与祖鲁人之间的战争,但它跟西部片也有很多相通之处。

[[亨弗莱·鲍嘉]]饰演的角色都有一种西部英雄的气质,尽管影片本身多属于黑色电影,如《[[北非谍影]]》、《逃亡》或者《碧血金沙》(讲述一个只为自己的荣誉准则而战的孤胆勇士的故事)。曾极大程度上影响了黑色电影的西部片也反过来受到它的影响,例如《Sugar Creek》这部片就融合了黑色和西部两种类型的经典元素。

在罗伯特·A·海因莱茵的许多书里,外星移民都是以美国西部大移民为模型进行描述的。比如,在《空中通道》一书中,移民们向“新坎南”行星迁移,通过一个星际传输口穿越银河系,在大篷车里,他们的船长一边炫耀他的八字山羊胡,一边催赶一匹帕罗米诺马——作者解释说因为殖民者要独自生存好多年,所以马比机器更实用。

斯蒂芬·金的七卷本小说《黑塔》统合了西部、魔幻、科幻、恐怖等诸般元素。主人公罗兰德·德斯齐恩是一名赏金杀手,其原型是[[塞尔吉奥·莱奥内]]电影中的无名英雄。

此外,据说超级英雄类型电影也源自西部牛仔的启发,只不过背景换成了城市,人物也变得无所不能了。

西部片也常被恶搞,著名的例子有《侠盗双雄》,《女贼金丝猫》,梅尔·布鲁克斯的《灼热的马鞍》,《盗马贼狂想曲》等。

[[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使用了许多西部元素,而卢卡斯也确实说过,他想用《星球大战》复活西部片曾经创造的电影神话。“绝地武士(the Jedi)”这个名字出自“时代剧(Jidaigeki)”,是继“武士(samurai)”一词之后黑泽明的又一个影响。韩·索洛这个角色的装束像一个典型的赏金杀手,而摩斯·艾斯雷酒吧也很像一个老式西部沙龙。
  

西部片中的枪

Winchester73式半自动来福步枪——征服西部的枪








标签:

编者介绍

电影百科编写小组

中文电影百科编写小组,2006年中文电影百科网站创建以来,一批热心于知识公益的学者、影评人和影迷,持续为网站义务编写、翻译和编辑词条,网站现有的优秀条目都来自于大家的共同协作。2013年8月,网站改版后,条目作者统一称为“中文电影百科编写小组”。网站向他们的辛勤无私的工作表示致意。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