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玲玉(person)

照片 :
中文名 : 阮玲玉
英文名 : Lingyu Ruan
出生年 : 1910年
出生日 : 4月26日
出生地 : 上海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35年
逝世日 : 3月8日(24岁)
逝世地 : 上海
国家/地区 : 中国
职业1 : 演员
首字母 : R
其他分类1 :
条目星级 : ★★★★

阮玲玉1910年4月26日1935年3月8日),原名阮凤根,学名阮玉英,原籍广东,中国电影演员,电影史学家[[Jay_Leyda]]称之为“上海的[[Greta_Garbo]] ”。

1926年,考入明星影片公司,始入电影界,改名阮玲玉。主演影片《[[挂名的夫妻]]》、《[[血泪碑]]》、《[[白云塔]]》等影片。1929年,转入大中华百合影片公司,主演影片《[[情欲宝鉴]]》等 。1930年,在联华影业公司期间,主演《故都春梦》、《野草闲花》、《[[恋爱与义务]]》、《桃花泣血记》等影片,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5月,《影戏杂志》举办“电影明星选举”,以6179票当选第一名。1932年,在田汉编剧的影片《三个摩登女性》中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具有民主革命觉悟的女工形象。1933年4月,与张达民签订了“脱离关系”的约据;之后不久,与茶叶商唐季珊相识并开始同居。1934年,主演影片《神女》,该片成为其最为出色的影片之一。1935年,主演的影片《[[新女性]]》公映后,受到记者公会的无理围攻和黄色小报的诽谤,终因不堪受辱而自杀身亡。三月十四日殡葬,数以万计的观众结队为其送葬。1995年,电影系统举行庆典,并颁发了“电影世纪奖”,荣获“最佳女演员奖”,由其主演的影片《神女》也荣获“优秀影片奖”。1998年4月,其塑像在上海青浦县福寿陵园落成。

生平

阮玲玉的父亲阮勇荣是浦东亚细亚电油厂的工人,在1906年与同样来自广东的何阿英结婚,于1909年生下一女婴,不幸早夭,第二年阮玲玉出生。幼年因父亲早世,母亲打零工维持生活,后来母亲在一个姓张的大户人家帮佣。这份工作使得母亲得以将阮玲玉送入崇德女校读书。开始的时候,母亲保留着阮玲玉的秘密,她让阮玲玉说自己是孤儿,也不让主人家知道自己有女儿。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十五岁的阮玲玉去张家看望母亲,也巧遇了这家的小儿子十八岁的张达民。

张达民开始了对阮玲玉的追求,当张母将阮玲玉母女赶出家门的时候,也是张达民提供她们经济上的资助,但也同时占有了阮玲玉。虽然张达民希望和阮玲玉结婚,但张母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张达民和阮玲玉开始了同居生活。

然而张达民嗜赌,所有的财产很快被他挥霍一空,阮母也失去了工作,而此时阮玲玉开始找工作支持家庭。根据报纸上明星电影公司为新片《挂名夫妻》招聘演员的广告,阮玲玉前去试镜。张达民的哥哥张慧冲是商务印书馆影戏部的电影演员,主演了《梅花落》后便自筹资金,与兄弟晴浦与慧民组建华剧电影公司,也有人说是张慧冲建议导演卜万苍给阮玲玉一个机会的。阮玲玉的第二部电影是《血泪碑》,由郑正秋导演。不过阮只在明星拍摄了五部电影,最后一部是与胡蝶联袂演出的《白云塔》。当阮玲玉意识到胡蝶将是明星的头牌女主角,1928年卜万苍离开明星,与顾肯夫组建大中华百合公司,便聘请阮玲玉做基本演员,这样,她选择了离开,转投大中华百合电影公司麾下。在这间以武侠和古装闻名的公司,阮玲玉也尝试了一些武侠古装片,如《珍珠冠》、《劫后孤鸿》和《情欲宝鉴》等。1930年3月,大中华百合公司融入新兴的联华电影公司,从此阮玲玉成为联华的一员。

在联华,阮玲玉与孙瑜合作,出演了《故都春梦》、《野草闲花》、《自杀合同》等影片。其中,由蜡盘发声,穿插一只主题歌的《野草闲花》引起轰动。然而就在她的事业逐渐取得成功的时候,她的个人生活却经历着不幸。当张达民的母亲过世后,张将财产赌光,阮玲玉替他还完所有的债务,并且每月支付他生活费用。虽然多次帮他找到工作,但最后都以张沉溺赌博,挪用公款被辞退而告终。而此时,阮玲玉的声誉却随着电影事业的发展蒸蒸日上。

上海茶商唐季珊也是电影厂资助商,慕阮玲玉美名,常追随电影公司外景队前后照应,借机向阮玲玉献殷勤。

而这个时候唐季珊身边也有一个美女,她就是阮玲玉的前辈,也是在中国默片历史上一个很著名的女明星叫张织云。这个张织云,她的气质和阮玲玉非常相像,就是在她们的气质里面都有一种悲剧的成分,都有一种讲不出来的,压抑着的那种悲哀的感觉,而当时这位大明星已经息影了,她已经和唐季珊住到一起来了。为什么她和唐季珊也是同居关系呢?因为唐季珊在广东老家是有一个老婆的。那么唐季珊为什么不和他这个老婆离婚呢?因为这个老婆的娘家是很有钱的,唐季珊事业能够做得那么大,能够成为首屈一指的大富商,他起步的第一桶金都是源自于娘家,所以他是不可以和自己的原配老婆离婚的,不可以和老婆离婚,于是就在外面拈花惹草。

那么当阮玲玉和唐季珊好的时候,张织云的心里也是不舒服的,张织云写了一封信给阮玲玉,她对阮玲玉说:你看到我,你就可以看到你的明天,说唐季珊不是一个好男人。但是那个时候阮玲玉这种话是听不进去的,她只以为张织云是在嫉妒她,是想把她和唐季珊拆开来,所以她是不要听的,她一句都听不进的,她还是和唐季珊住到了一起。我们可以看到一张照片,当时唐季珊在上海的新闸路买了一栋三层楼的小洋楼,这个小洋楼一直到现在都非常漂亮,阮玲玉就是在这栋小洋楼里二楼自杀的,所以唐季珊送给阮玲玉的一份最贵重的礼物,其实也是送给阮玲玉的一个坟墓。

那个时候张达民已经潦倒了,他看到自己潦倒的时候,他自己同居了8年的一个女人,阮玲玉居然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并且另外一个男人要比他更有钱,要比他更有实力,他心中那种复杂的感觉是不言而喻的。那么在这种复杂的感觉当中,一个是恨,一个是嫉妒占了主要的情绪,控制了他整个的情绪。于是这个时候张达民他人性恶的一面就表现出来了,他开始使用了一种非常无赖的方式来纠缠阮玲玉。我们说张达民的身上既有公子哥儿的那种洒脱、那种浪荡,也有小市民的那种斤斤计较,也有上海那种拆白党的那种无赖,这三种东西合在一个男人身上,那这个男人真的就是恶棍了,十恶不赦了。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就想,反正你阮玲玉有软肋在我的手上,我不要白不要,他又来敲诈钱财,并且他这一次一敲数额很高,是要五千。当时的阮玲玉就想息事宁人,就想给他了,唐季珊在边上冷言冷语地说:你要给他钱是可以的,我是不给的,但是我觉得你这样给下去的话,是没完的,他是一个无赖。于是阮玲玉就看到唐季珊的脸色很不好看,于是她就狠了一下心,好,我一分钱都不给。张达民没有想到,一向软弱的阮玲玉居然今天那么坚决地说一分钱不给,于是他就说,好,你不给我钱,我就把你的身世给揭露出来。结果张达民就到法院递了一张状子,说阮玲玉当时住在他们家的时候,偷走了他们家的多少多少东西,这是一;二,然后把这些偷来的东西全部送给了唐季珊,这样等于把唐季珊也告进了法庭,于是法院就受理了这个案件。

这个时候唐季珊为了自己的名誉,他也要打官司,他也到法院告了一张状,说张达民对他是名誉诬陷,那么如何来证明张达民对他是诬陷的呢?那就要阮玲玉出面在报纸上登一篇宣言,就是说你没有把张家的东西拿来送给我,我们彼此在经济上是独立的。阮玲玉是多么要面子的人,但是最后因为两个男人的无赖,因为两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自己的荣誉,最后把阮玲玉给出卖掉了。

但是阮玲玉当时还是想和唐季珊在一起的,所以她也就答应下来,就在报纸上发了一个公告说:自己和唐季珊同居,经济是自立的,来证明唐季珊的清白。

这个时候唐季珊在外面又有了新的相好,这是阮玲玉处于一个女人的敏感,跟踪而去发现的,这个相好是谁?这个相好叫梁赛珍,当时是上海滩上著名的一个舞女,舞跳得好,人也长得好,所以也经常去拍电影的,等于是和阮玲玉一个圈子里面的人。当阮玲玉发现唐季珊在外面等于是和自己的朋友梁赛珍有了这样的关系的时候,她的内心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她要面子,她不说。

由于张达民的无赖和唐季珊的不忠,阮玲玉再次失去了感情的寄托。此时阮玲玉惟有把心中的悲哀和痛苦融化在所扮演的角色当中。这时一次偶然的机会,阮玲玉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再次闯入了她的生活,他是阮玲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惟一可抓的稻草,但最后阮玲玉还是放弃了,为此阮玲玉付出了血的代价。

这时候有一部电影找到了她,那就是叫《[[新女性]]》。这部《新女性》是由一位年轻的导演,后来也是非常著名的导演蔡楚生拍的。《渔光曲》就是蔡楚生拍的。当年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是获得国际大奖的。这是中国电影导演第一次在国际上获奖,就是蔡楚生。当时蔡楚生正好是要拍一部进步电影叫《新女性》,女主人公就让阮玲玉来演。当演到最后一场戏自杀,并且自杀拯救不过来的时候,阮玲玉躺在床上,她当时已经把药吃下去了,但是她忽然又觉得她不应该死,她觉得她死了,所有的罪恶也便随着她的死消失了,所以这个时候她反倒有一种求生的欲望,这个时候剧中人在临死之前她对医生说:“救救我,我要活”。这个镜头拍得相当出色,在场所有的人都被阮玲玉的表演所打动,全部是潸然泪下。她为什么这个戏演得那么好,演技是其一,感同身受自己的经历和剧中人的经历何曾相似是最主要的。

这个时候导演蔡楚生就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退场,他一个人坐在床边默默地陪着阮玲玉,等到阮玲玉的情绪平复下来以后,阮玲玉就对蔡导演说,她说:“我多么想成为这样的一个新女性,能够摆脱自己命运的新女性,可惜我太软弱了,我没有她坚强”。其实当时的阮玲玉已经预感到自己的一生也是蛮悲剧的。当她演艺事业到了最高峰的时候,当她人生步入25岁的时候,所有悲剧的伏笔都在她25岁的时候成为她悲剧的一个高峰了。

可能大家会在想,我刚才说阮玲玉悲剧是和三个男人直接有关的。我说到现在,我只说了两个男人,其实第三个男人,我已经说到了,就是那位很有才华的导演蔡楚生。蔡楚生和阮玲玉是同乡,他们的感情或者说他们的友谊完全是在片场建立起来的。蔡楚生导演他也是有自卑感的,因为当时很多导演都是留洋回来的,都是科班出身,而蔡楚生是一个学徒出身。他曾经是在商店里面当一个学徒的,然后他到电影厂来做杂义工,他完全是通过自己的自学,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向导演,并且走向有才华的导演,走向著名导演。正因为是蔡楚生这样一个背景,所以使得阮玲玉和蔡楚生特别亲近。因为他们都是广东人,两个人都有相同的爱好,所以很多出身的背景,包括生活习性的相识使得他们两个人越走越近。

阮玲玉她是保姆的女儿,可以说一直到阮玲玉死都没有人知道,也就是说张达民一直到最后出了一本书《我和阮玲玉》,并且在书面上说,句句是实话的那本书里面,他都没有写阮玲玉是保姆的女儿,就是说张达民在阮玲玉死了以后,他还是良心有所发现的,他还是为阮玲玉守住这个秘密的。然后惟一知道阮玲玉这个秘密的第二个人就是蔡楚生。当我们看到一本《阮玲玉》的书,我们拿出来一看,就可以看到,在头十行里,我们就可以看到,阮玲玉是佣人的女儿,那么这个信息最后是谁披露的呢?最后是1957年的时候蔡楚生在悼念阮玲玉逝世二十二周年的时候披露的。因为阮玲玉觉得,蔡楚生和自己一样,出身很卑微,就和他很亲近,所以就把自己是一个保姆的女儿,怎么样和张达民同居,又怎么样认识唐季珊,又怎么和唐季珊同居,然后唐季珊又爱上了别的舞女,她内心是怎么样痛苦,她全部和蔡楚生说了。

当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阮玲玉拍完影片《[[新女性]]》后,她和导演蔡楚生之间有了逐步的了解,萌发了没有言传的暗暗的情愫。

到了[[1984]]年,蔡楚生导演离世以后,著名作家、电影界前辈柯灵先生在一次纪念中国电影大会上第一次公开披露了阮玲玉和导演蔡楚生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在《[[新女性]]》合作过程中,这两位彼此倾心相诉的艺术家,各自痛苦地扼杀了燃烧的热情。阮玲玉力图改变命运的努力落空了。要不然,这一幕悲剧也许可以避免。

就在阮玲玉和这三个男人理不清的感情纠葛时,电影《新女性》又遭到了小报记者的攻击,他们把矛头直接指向扮演女主角的阮玲玉。这时阮玲玉在感情方面的受挫和被报刊记者攻击的双重压力下,于1935年3月8号,在家中留下了“人言可畏”的遗言,离开了这个令她心力交瘁的人世。她的死,真的是因为“人言可畏”吗?在阮玲玉逝世之后,一份湮没了几十年,被人们认为是真实的遗书来到了世人的面前,这一份真实的遗书的背后又揭示了什么呢?

为什么到了3月8号,阮玲玉就会自杀了呢?所有的人对这件事情一直是持有怀疑态度的。而当时人们就要让唐季珊把这个遗书交出来,唐季珊一开始不肯交出来,他说:这是阮玲给我最后的物件,我是不能交出来的,我是要保存的。可是外界坚持要他把这个遗书交出来,唐季珊就说:阮玲玉太爱我了,我也太爱阮玲玉了,阮玲玉的遗书写得蛮肉麻的,我不好意思拿出来。但是外界还是要求他拿出来,然后这是隔了很长时间,终于才拿出了一份阮玲玉的遗书,这份遗书上就是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都非常熟悉的遗书,阮玲玉就说,季珊:我是爱你的,我也希望你能够一直好,就是说我走了,你就可以不被人诬陷了,然后就说人言可畏,人言可畏,最后连写了两句人言可畏。

就是因为这一份遗书的出来,所以所有的人都以为阮玲玉是因为承受不了舆论的压力,承受不了两个官司给她的名誉带来的损伤,又因为她演了那么多的悲剧角色,所以她自杀的,好像是盖棺定论的。但是后来,随着那些当事人的良心发现,随着中国电影百年的到来,我们不断地去翻阅那些存在仓库里面的资料,我们发现,不是这样的。

就在唐季珊向社会抛出了阮玲玉的遗书后不久,有人又在一家发行量很小的读物《思明商学报》上意外地发现了一份阮玲玉的遗书,此遗书是后来与唐季珊同居的女明星梁赛珍提供的,这份遗书是写给唐季珊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

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

过去的织云,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

我死了,我并不敢恨你,希望你好好待妈妈和小囡囡。还有联华欠我的工资2050元,请作抚养她们的费用,还请你细心看顾她们,因为她们惟有你可以靠了!

没有我,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了,我很快乐。

玲玉绝笔这是第二份遗书,这份遗书当时是交给香港一个不起眼的一份小报发表出来的。当这份遗书发表以后,梁家的姐妹就是梁赛珍和梁珊珊从此就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那么从她们的消失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份遗书的珍贵。

但是始终有人是置疑第二份遗书的,说也许有人想陷害唐季珊,故意编造了第二份遗书。于是我又和很多老影人,比如说上海的一位老影人叫沈寂的,沈寂是专门研究过阮玲玉,并且采访过很多阮玲玉同时代的当事人,我们通过我们的采访,通过我们的资料整理,我们发现许多细节都是可以和这第二份情书对应起来的。

第一是阮玲玉的司机,他证明当年就是3月8号晚上那天,他们是参加一个宴会回去的,很晚回家的时候,唐季珊和阮玲玉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得争吵,这是一;二,和阮玲玉住在同一条弄堂里面的人,看到好几次阮玲玉站在家门口哭,那就是唐季珊不放她进家门,并且也不许阮玲玉的母亲来开门,阮玲玉的母亲要来开门,但是唐季珊制止住了,不许开门,让她在外面待着,她以为她是明星了,怎么样了,所以这是邻居的回忆。从邻居的回忆,然后又根据司机当天的回忆,我们可以基本上相信,你昨天打了我,今天又打了我,这样的情况是经常发生的。

第三,她吃完药了,吃完药以后,后面的情形真实的情形我们知道的就比较少了,我们知道的只能通过阮玲玉的妈和唐季珊的说法,当时发现了她吃药了,并且已经昏迷过去了,那个时候具体她吃要只有两小时,其实我们知道,我们稍微有些常识的人,稍微有些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其实吃安眠药的救治救的早还是很容易,洗胃吊盐水,稀释它的毒性,这个时候时间是最重要的,当唐季珊发现阮玲玉吃了安眠药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样去救她,他首先想到的是我首先把阮玲玉送给医院里面去,不得了,那么著名的一个演员,马上闹得满城风雨,我又要承担很多的干系了,所以他就想到,1928年,阮玲玉自杀的时候是送到一个日本人的医院里去的,因为日本人的医院在很偏僻的地方,并且他们有这样的一个规矩,就是替病人保密的,所以,当时的唐季珊就开车,把阮玲玉送到日本人的医院啊,日本人的医院离阮玲玉住的地方是很远的,送过去的时候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子,送到那个医院,那个医院是没有急诊的,晚上没有医生的,这个时候唐季珊还是不选择把阮玲玉送到大医院里面去,30年代伤害有很多著名医疗水准很好的教会医院的他不送,他怕什么呢,他该是怕自己的名誉受损,于是他就把阮玲玉送到了自己的一个朋友,一个私人医生那里,这个时候举例阮玲玉吞食安眠药已经有6小时了,已经很危险了,那么这个朋友这个邹医生也是很害怕觉得自己的朋友把一个病人送来了,但这个病人眼看没有救了,所以他也很派怕,所以他当场就提出,我要请医生来会诊,其实他也需要有见证人,否则死在他的诊所里面他怕讲不清楚,他说我要有医生会诊,所有医生都说一定要送到条件比较的医院里面去,所以,赶紧再把阮玲玉送出去,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你想是半夜两点钟左右吃的安眠药,而这个时候,给阮玲玉转院的时候已经到了上午10点钟了,当时的阮玲玉的片长老板黎民伟是一个非常有脑子的人,在阮玲玉从私人诊所到医院转移的这个过程中,他拍了一张照片,非常有意义的照片,这张照片的被拍摄下来,阮玲玉的一转二转三转就是在抢救过程不断的转院就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这个时候,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是不重要的,这个时候掩盖住事情的真相是最重要的。所以可以说,虽然由于男人的无情无义,爱情的幻灭导致了阮玲玉最后的无依无靠,导致了她最后要走上绝路当她走上绝路的过程当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的可以活过来的,但是同样是由于人性的冷酷,第二次杀害的阮玲玉。

所以我个人,包括我和中国电影界的老影人沈寂先生,可以说我们两个人通过资料的分析,我们共同认为,第二份遗书来得更可靠一点。因为大家想,如果阮玲玉那么爱唐季珊,唐季珊也是那么爱阮玲玉,那么她不至于在她生命的最后走上绝路的。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个人通过分析、研究了解阮玲玉,我的结论是阮玲玉她最后的死不是死在人言可畏,她最后的死其实是死在人性可畏。我们从阮玲玉的这个死上面可以看到人性的脆弱,人性的复杂,同时也可以看到在那个旧时代女性的命运。

我们刚才说,阮玲玉的死是三个男人加上她自身的悲剧性格,是因为人性可畏而死的,也就是说,阮玲玉自身的局限造就了她的悲剧。按照美学的定义,什么是悲剧呢?我个人的理解有两个,第一就是最美好的东西被摧毁,这个是悲剧的定义;第二个定义更重要,那就是真正的悲剧不是外部强加给你的苦难,真正的悲剧是当外部强加给你苦难的时候,你自己用自己悲剧的性格实现了这个苦难。而阮玲玉的悲剧非常符合美学的第二个定义,那就是当外界强加给她不幸的时候,强加给她苦难和绝望的时候,她用自己悲剧的性格完成了这个悲剧。

当然最后我们不能不看到,就是说阮玲玉在自己作为一个女性,在自己人生的历程当中,在自己的追求、挣扎、探索当中,她一直没有跳出自己人生的局限,就是她所依靠的都还是男人、男人、男人,最后还是男人。

所以在电影《[[阮玲玉]]》里面,有一首主题歌,这首主题歌叫做《[[葬心]]》,就是埋葬一颗心,这里面有两句歌词,真的是写得特别好,它就说,阮玲玉贪着一点爱,贪着一点依赖,其实阮玲玉就是贪着一点爱,贪着一点依赖,然后放不掉一点虚荣,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其实是一个很卑微的要求,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天经地义的要求。
畏”的遗言,服药自尽,时年25岁。(来源:《一代影星——阮玲玉》 淳 子)
  
唐季珊提供的遗书

  人言可畏

  我现在一死,人们一定以为我是畏罪。其是(实)我何罪可畏,因为我对于张达民没有一样有对他不住的地方,别的姑且勿论,就拿我和他临别脱离同居的时候,还每月给他一百元。这不是空口说的话,是有凭据和收条的。可是他恩将仇报,以冤(怨)来报德,更加以外界不明,还以为我对他不住。唉,那有什么法子想呢!想了又想,惟有以一死了之罢。唉,我一死何足惜,不过,还是怕人言可畏,人言可畏罢了。

  阮玲玉绝笔廿四、三月七日

  午夜致唐季珊

  季珊:我真做梦也想不到这样快,就会和你死别,但是不要悲哀,因为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请代千万节哀为要。我很对你不住,令你为我受罪。现在他虽这样百般的诬害你我,但终有水落石出的一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看他又怎样的活着呢。鸟之将死,其鸣也悲,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死而有灵,将永永远远保护你的。我死之后,请代拿我之余资,来养活我母亲和囡囡,如果不够的话,请你费力罢!而且刻刻提防,免他老人家步我后尘,那是我所至望你的。你如果真的爱我,那就请你千万不要负我之所望才好。好了,有缘来生再会!另有公司欠我之人工,请向之收回,用来供养阿妈和囡囡,共二千零五元,至要至要。另有一封信,如果外界知我自杀,即登报发表,如不知请即不宣为要。

   阮玲玉绝笔廿四、三月七日午夜
  

[[思明商学报]]》刊登的遗书
(当这份遗书发表以后,梁家的姐妹就是梁赛珍和梁珊珊从此就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

  其一

  达民:我已被你迫死的,哪个人肯相信呢?你不想想我和你分离后,每月又津贴你一百元吗?你真无良心,现在我死了,你大概心满意足啊!人们一定以为我畏罪?其实我何罪可畏,我不过很悔悟不应该做你们两人的争夺品,但是太迟了!不必哭啊!我不会活了!也不用悔改,因为事情已到了这种地步。

  其二

  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我死了,我并不敢恨你,希望你好好待妈妈和小囡囡(阮玲玉的养女)。还有联华欠我的人工二千零五十元,请作抚养她们的费用,还请你细心看顾她们,因为她们惟有你可以靠了!

  没有我,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了,我很快乐。

   玲玉绝笔

评价

[[1926]]年,为自立谋生,奉养母亲,考入上海明星影片公司,主演处女作《[[挂名夫妻]]》,从此踏入影坛。

之后,相继在“明星”、“大中华百合”公司主演近20部影片,所扮演在爱情、婚姻方面屡遭不幸的少女或娇媚泼辣的风流女子。1930年进联华影业公司,主演该公司创业作《故都春梦》,扮演妓女燕燕获得成功,奠定了她在影坛的地位。

此后,她在《野草闲花》、《三个摩登女性》、《[[小玩意]]》、《[[城市之夜]]》、《[[人生]]》、《[[归来]]》、《[[再会吧,上海]]》、《[[香雪海]]》、《神女》、《[[新女性]]》、《[[国风]]》等一系列影片中担任主角,在这批暴露社会黑暗,表现下层劳苦群众生活饿影片中,成功塑造了各种饱受苦难的中国妇女形象。

这些形象中,有女工、村妇、教员、舞女、妓女、艺人、作家等。人物大多身世悲惨,经历坎坷,屡遭磨难而一直奋斗不息,虽然最终都是以自杀、出家、入狱、惨死为结局,但都能保持善良正直的天性和纯洁美好的心灵。其中,《神女》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她以精湛的演技,把一个品格崇高的母亲与一个地位卑微的妓女奇迹般地融合为一体,出神入化,令人心灵位之震动。

阮玲玉端庄大方,清丽脱俗。对待表演艺术,她勤奋刻苦,倾注了全部的热情,不懈追求。表演中,她能够准确地体味人物的情感,捕捉到人物感觉,并用适当的眼神、表情、动作准确地表现出来。这种准确的内心感应力和形体表现力结合得又非常自然,显示出她卓越的才华和非凡的功力。

神女》导演吴永刚曾用“感光最快的胶片”作比喻,给予她高度赞誉。在30年代的中国影坛上,她以重拍次数最少而成为导演们乐于与之合作的演员;又以使观众“每片必看”而成为最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

她的表演才华横溢,光芒四射,达到了中国无声电影时期表演艺术的最高水平,赢得广大观众由衷

轶事

  • 阮玲玉最喜欢读的书是《邓肯自传》。
  • 阮玲玉最喜欢的摄影师是黄绍芬,因为阮的脸上有麻坑,黄通过特殊的技术处理,可以遮盖她的缺陷,他也因此宣称自己是中国第一个使用软焦镜头的人。
  • 香港演员李绮年是阮玲玉的影迷,而且身形轮廓都有几分肖似阮玲玉。阮玲玉去世后,软的影迷都变成了“李绮年迷”。

主要作品

  • 1927年,《血泪碑》、《北京杨贵妃》、《挂名的夫妻》
  • 1928年,《白云塔》上集、《蔡状元建造洛阳桥》
  • 1929年,《情欲宝鉴》、《劫后孤鸿》、《珍珠冠》、《银幕之花》、《大破九龙山》、《火烧九龙山》
  • 1930年,《自杀合同》、《故都春梦》、《野草闲花》
  • 1931年,《玉堂春》、《桃花喋血记》、《恋爱与义务》、《一剪梅》
  • 1932年,《续故都春梦》
  • 1933年,《[[都市之夜]]》、《三个摩登女性》、《小玩意》
  • 1934年,《再会吧,上海》、《[[新女性]]》、《香雪海》、《人生》、《归来》、《神女
  • 1935年,《国风》
  • 1938年,《舞宫血泪》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