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

韩国电影

二战前的朝鲜电影

1897年电影传入朝鲜,1919年第一次放映了朝鲜人自己摄制的舞台剧影片《义理的仇斗》(金陶山导演)。1923年第一部故事片《月下的盟誓》(尹白南导演)问世。在以后的几年中以[[尹白南]]为代表的电影艺术家拍出一批电影,如《海的泣诉》(1924,[[王必烈]][[李庆孙]]导演)、《沈清传》(1925,[[李庆孙]]导演)、《云英传》(1925,[[尹白南]]导演)、《开拓者》(1925,[[李庆孙]]导演)、《双玉泪》(1925,[[李龟永]]导演)等。这些影片多改编于朝鲜古典小说,是悲欢离合的情节剧。

1926~1935年,是朝鲜无声片的黄金时期,不少影片具有民族文化特色。最有影响的是[[罗云奎]]导演的《阿里郎》(1926)、《风云儿》(1926)、《野鼠》(1927)、《寻找爱情》(1928)、《金鱼》(1927)、金幽影的《流浪》(1928)、《昏暗的街道》(1928)、姜湖的《黑暗之路》(1929)、《地下村》(1931)及[[李圭焕]]导演的《没有主人的渡船》(1932)等。[[罗云奎]]是这一时期的重要导演,他以批判现实主义手法,揭露日本军阀统治的罪恶,反映被压迫人民的悲惨生活,从而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对当时的朝鲜进步文化事业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后5部影片,是朝鲜卡普(无产阶级艺术家同盟简称)电影运动时期较有影响的作品。卡普电影运动开始于1927年,结束于1935年。近10年间,进步电影工作者运用电影作为武器与日本占领者进行战斗。他们的影片大多取材于社会最底层人民的生活,不仅反映他们在日本统治下的苦难,而且也反映他们强烈的反抗精神。因而,卡普电影在当时赢得广大观众欢迎。1935年,由[[李明雨]]导演的第一部有声影片《春香传》获得成功。1936年后,随着日本统治的加剧,卡普电影运动遭到公开镇压,朝鲜电影完全被日本侵略者掌握在手中。

韩国成立后的电影

四十年代

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国军队进驻韩国,美国影片随之而来。电影市场基本上被美国电影所垄断。

五十年代

1954年始,韩国当局对电影采取免税等措施,电影创作渐趋活跃。到1959年电影制片公司达到了71家。影片年产量达到108部。题材也较为广泛,如有社会片、历史片、战争片、喜剧片、通俗片、武打片等等。

这时期,电影创作的特点之一是拍出了一些反映社会现实的影片。如描写战后初期社会动乱的《失去的青春》(1957,[[俞贤穆]]导演)、揭露赌博现象的《钱》(1958,[[金苏东]]导演)、反映少年犯罪问题的《少年的反抗》(1959,[[金绮泳]]导演)等。这些影片直接取材于50年代韩国的社会生活,较真实地反映了社会上的一些重大矛盾。

这时期较有影响的影片还有历史片《春香传》(1955,[[李奎焕]]导演)、《出嫁的这一天》(1958,[[金昌根]]导演);通俗片《自由夫人》(1955,[[韩滢模]]导演);武打片《魔人》(1957,[[韩滢模]]导演)等。

六十年代

60年代是韩国社会政治动荡的年代,当局加紧了对文化的控制和检查,因而这一时期电影创作的主要倾向是逃避现实,出现“青春电影”热。这类影片主要描写一些青年人对动荡的生活感到失望、苦闷,进而以性和斗殴来麻醉自己。如《年轻人的表情》(1960,[[李星究]]导演)、《青春似火》(1964,[[朴商吴]]导演)、《黑麦》(1965,[[李晚熙]]导演)、《初恋》(1966,[[郑镇宇]]导演)等。

七十年代

进入70年代,随着韩国社会经济的增长,电视、录像日益普及,西方电影特别是美国电影在韩国的大量放映和大众的娱乐方式向多样化发展,电影观众锐减,一些制片公司倒闭,电影业进入衰退期。1975年[[金应天]]拍摄了一部以中学生为对象的故事片《女高中毕业班》,大受欢迎,各家公司乃竞步后尘,于是在70年代末形成一股“中学生电影”热,这类影片主要直接触及到中学生的校园生活、早恋和因父母离异后带来的各种心理影响等问题。作品有《高校优秀少年》(1977,金应天导演)、《同学们﹗高校决战现在开始》(1977,郑仁烨导演)、《真的,真的,不要忘记》(1976,文如松导演)等。

70年代电影创作的另一个倾向是出现了一批被称作“国策电影”的反共影片。此类影片一般都具有明显的为韩国当局的政治路线和政策服务的特点。如《证言》(1973,林权泽导演)、《山菊花开了》(1974,[[李晚熙]]导演)、《太白山脉》(1975,[[权宁纯]]导演)等。

这时期在商业上获得成功的影片有根据现代同名小说改编的影片《走在去三浦的路上》(1975,[[李晚熙]]导演)和《冷情女》(1977,[[金镐善]]导演)。

八十年代

80年代,韩国电影业再度迎来复苏,电影年产量在100部左右。一部分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国际声誉得到提升。林权泽导演的《种女》(The Suppogate Womb)获第44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姜受延]]),[[裴镛均]]导演的‘Why Has Bodhi-Dharma Left for the East?’获[[第42届洛迦诺电影节]]最佳作品奖等。

80年代以来韩国有培养电影人才的专科学校一所:赡养电影艺术高等学校。此外,还有7所大学设有电影专科。韩国有大、小电影制片公司20余个,其中规模较大的有合同电影制片公司、东亚兴行制片公司、大瑛电影制片公司、宇星制片公司、联邦电影制片公司、贷泉电影制片公司等。

今天韩国电影

1991年韩国电影振兴公社投资650亿韩元兴建首尔电影城。至[[1993]]年已建成摄影棚和传统韩式家屋——云堂等部分设施。《银杏木床》、《草绿色的鱼》等80多部影片相继在这里拍摄完成, 从1993年至今, 在这里拍摄的影片已占韩国影片的40%之多。韩国电影城占地2000亩,建筑面积约30万平方米。影城里既有电视制作中心, 也有特技拍摄中心。以围棋对弈场驰名亚洲的已故朴贵姬女士的云堂旅馆, 被视为韩国传统文化的财富而保留在电影城内。整修一新的云堂旅馆保持着100年前首尔士大夫宅邸的特色服务以接待四方游客。韩国电影振兴公社计划至2000年引进数字化摄影设备, 还准备在此建设一座高水平的自娱自乐影像制作场馆。于1998年4月竣工的韩国电影文化馆将给青少年、学生及市民的野营活动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只须事先预约, 无论个人或团体都可以到“韩国好莱坞”进行“电影实习”。

韩国电影在世纪末的崛起

90年代的韩国社会,政治民主化进程不断推进,经济持续发展,为电影创作营造了比较稳定的环境。1990年林权泽《将军的儿子》在全国上座率高达300万人次,创历史之最;同年[[朴光洙]]《黑色共和国》、张善宇《市井小民》、[[郑智泳]]《南部军》也闪亮登场。1993年林权泽的“《[[悲歌一曲]]》年”,创下了汉城100万观影人次的票房纪录,影片又获第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和最佳女演员奖。

1995年1998年,韩国电影多元化新格局形成。1994年[[姜佑硕]]的《两个警察》、[[金弘准]]的《玫瑰色人生》等获得了高额票房的佳绩,在好莱坞电影的霸权面前树立了国产电影的魅力招牌。1995年,随着电影诞生100周年的来临,艺术影院开始成立,商业电影与艺术电影齐头并进。1996年洪尚秀《猪堕井的那一天》、姜帝圭《银杏树床》、梁允浩《流离》更加具有年轻时尚的新特征。1997年,李正国“催泪性电影”《信》、张允贤《上网》的观影人次都高达100万人次以上;同时李沧东《绿鱼》、[[宋能汉]]《No.3》、张善宇《坏电影》为代表的一批作品,既在类型探索上做出努力,也收获了不错的艺术奖项。1998年许秦豪[[八月照相馆]]》、[[李贞香]]《美术馆旁边的动物园》等少数影片继续情感思路之外,恐怖电影作为新类型得到年轻导演的青睐,金知云《安静的家庭》、[[朴基勇]]《女校怪谈》、[[朴光春]]《退魔录》成为经济不景气的缩影,得到了观众的共鸣。

1998年也是韩国电影民族性突起、国片情结高涨的历史性一年。1999年,“电影配额制度文化联大”这一民间机构成立,为促进韩国电影进一步兴盛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1999年韩国电影的旗帜作品是[[姜帝奎]]导演的《[[生死谍变]]》,首映日影院爆满,公映57日全国上座人数高达620万,总票房远超美国影片《[[泰坦尼克号]]》,成为当年世界范围内唯一的民族电影商业奇迹。随后参加[[戛纳电影节]][[郑志宇]]电影《[[快乐到死]]》,获得艺术和商业双丰收。朴赞郁[[共同警备区JSA]]》、李沧东薄荷糖》等片叶不甘示弱。2001年郭景泽的《[[朋友]]》成为韩国电影史上最卖座影片;[[郭在容]][[我的野蛮女友]]》、赵真奎《[[我老婆是大佬]]》等青春片也狂扫市场,观影人次在400万以上。此外许秦豪“诗电影风格”的《[[春逝]]》等青春爱情题材、《[[武士]]》为代表的新型动作片也屡创艺术和商业佳绩。

2002年,《绿洲》、《[[醉画仙]]》、《双重阴谋》等众多影片再一次将韩国电影推向艺术和商业并进的辉煌未来,不仅本土市场占有率已基本达到60%,而且横扫香港、日本等东南亚国家与地区,《[[我的野蛮女友]]》、《[[我老婆是大佬]]》等影片向好莱坞售出了再制作版权,韩国电影已经成为亚洲影坛的生力军。


标签: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