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

香港电影

香港电影属于中国大陆、新加坡、台湾电影华语电影四大分支之一。作为前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比中国大陆和台湾拥有更加高度的政治、经济自由,从而逐渐发展成为华语世界的电影制作中心(包括散居在世界各国的华人),以及东亚地区。十年来,香港电影是除宝莱坞(Bollywood)、好莱坞(Hollywood)之外的世界第三大电影工业和第二大电影出口者。尽管受90年代中期爆发的工业危机和1997年7月回归的影响,香港电影依然保持了其与众不同的个性并持续扮演着世界电影舞台上一个突出的角色。

在西方,香港的这种活泼通俗的电影长久以来一直有着大批信众,并无可争议地变成一股强大的区别于主流文化的另外一部分,并被广泛地模仿。而且对当今好莱坞动作片的风格有着强烈的独特影响力。

香港电影产业

不同于其他电影工业,香港电影极少获得政府支持,无论是补助还是进口配额都是如此。它完全是商业化的电影:高度专注于取悦大众的几种主要类型,如[[喜剧片]][[动作片]],并高度倚赖于:公式化、续集以及翻拍。香港电影从好莱坞(Hollywood)“拿来”了大量电影元素:类型片、逢迎哲学、快节奏和剪辑方法。但相对于对传统的中国戏剧和艺术的借鉴却是经过提炼的,从而形成了一种不同与西方现实主义标准的趣味。这样,结合了快速与松驰的电影制作过程在香港形成了。

明星制

商业电影工业的心脏是高度发达的造星系统,这是一项共识。在早些时候,受人喜爱的中国戏曲演员常带着他们的观众一起出现在舞台前。过去三、四十年间,电视已经成了电影演员的主要发射平台,通过参加表演课程和观看大量由两大主要电视台提供的戏曲节目、喜剧片和众多的连续剧,梁朝伟周星驰这两个响当当的名字当初就是先在小屏幕前露脸的。与粤语流行歌曲的紧密合作可能显得更为重要。很多电影明星都是演而优则唱,歌星唱而优则演的也不在少数;这是一种美国式的重要的娱乐工业市场战略,多媒体广告现今已很少运用。在当前这种病态的商业氛围内,打造年轻的粤语流行歌曲偶像(就像郑伊健[[Twins]])来吸引所有重要的年轻观众已然成了一种地方流行病。

在这种小而联系紧密的行业中,演员(其他职员如导演等也是一样)都异常忙碌。在之前的景气时期,据可靠数据显示一年之内所拍摄的电影数量例行公事般地达到两位数。

预算

与美国电影的大制作相比香港电影是典型的小成本片。起用大明星以期使电影成为热门大片要花费五百万美元(Yang et al.,1997)。而一部小成本片的预算只需要一百万美元。而那种起用超级大明星(像成龙周星驰)或者利用国际性合作旨在占领全球市场的超级大制作则可能要花费二千万甚至更多,但这种大制作也是很少见的。

降低职员薪酬,幕后人员专业、高效,摒弃好莱坞那种代价高昂却是虚张声势的通病,如此这般,成就了香港电影的低成本制作、高水准品质。

语言和声音

自80年代起,香港电影大都用粤语对白。

几十年来,电影几乎都是采用无声拍摄,对白和其他声音都是后期才加上去的。狂热又是小成本制作,这种方法比同期录音来得更快速且节约成本,特别是当选用的演员是来自讲不同方言的地区的时候;而且这也有助于将电影配上其他语言的对白以用来出口。很多忙碌的明星可能都不用自己的声音,而是在[[后期制作]]时由那些少有名气的演员来配音。无声拍摄也有助于那些刚上手的电影制作者。电影经常是在脚本还没完成,[[场景]]对白还在设计中就已进入制作阶段;特别是在小成本、工期紧的片子中,演员甚至是不出声的,或者只是简单地念数字,真正的对白在剪辑时才会加上去。

同期录音是在90年代后期才兴起的趋势的并在如今成为一种标准,部分原因是为制作高质量的电影而采取的广泛的公共合作。

历史

1909年至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在早前的历史中,香港电影只是作为大陆电影的补充,特别是当时作为是华语世界电影之都的上海的跟班。现今留存着的上海电影却极少,据统计,在二次世界大战前的香港只保存着500部之中的4部(Fonoroff,1997)。在这一时期,特别是那些不是说普通话的人中,就存在着与生俱来的局限性和不确定性。

舞台先驱

在中国大部分地区,早期电影的发展与中国戏曲这种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的娱乐形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普遍认可的香港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即是取材于戏曲剧目,这就是两部拍摄于1909年的喜剧片——《[[偷烧鸭]]》和《[[瓦盆伸冤]]》。导演是作为戏曲演员兼导演[[梁少坡]]。制片人是美国人[[本杰明·布拉斯基]](Polaski),他是众多大力协助华语电影打开中国这片具有巨大潜力市场的西方人中的一位。

黎民伟在《庄子试妻》中

 

普遍认可的香港第一部故事片是《庄子试妻》(1913),也是改编自戏曲剧目,并由戏曲导演执掌,[[布拉斯基]]也参与其中。导演黎民伟[[梁少坡]]的同事,后来被称为“[[香港电影之父]]”。依戏曲惯例,黎民伟反串饰演妻子一角,他的弟弟饰演丈夫一角,他妻子则出演了女仆一角,这也使她成了[[中国电影史]]中的第一位女演员,打破了长久以来女性不能做演员的禁忌,这是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Leyda,1972)。本片是黎民伟[[本杰明·布拉斯基]]在香港创办的电影制片厂“[[华美影片公司]]”所拍摄的唯一一部电影,而此片并未在香港真正上映过(Stokes and Hoover,1999)。

次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严重影响了香港电影的发展,因为当时的胶片都是由德国生产的(Yang,2003)。直到1923年黎民伟、他弟弟以及他们的外甥联合[[梁少坡]]创办了香港第一家真正由中国人运营的制片公司:[[民新]](或China Sun)。1924年,政府的官僚文件阻止了其建立制片厂的计划,公司迁到中国大陆。

有声电影

30年代早期,由于中国各个地区所不同的方言造成了交流障碍。香港作为粤语人群的聚居中心,粤语是最普遍的语言,而大陆的政治因素也给香港电影提供了另外一个机会,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推行“只讲普通话”的政策,对在中国的粤语电影并不友好,其声称武侠电影宣扬了迷信思想和暴力的无政府主义从而禁止放映最受大家欢迎的武侠电影。尽管如此粤语武侠电影还是最受欢迎的,而受英国殖民统治的香港则成了能使这两种元素同时自由存在的地区,由粤剧改拍的电影甚至比武侠片还要成功并引领了30年代的电影风格。

在这一时期[[大观]][[全球]][[南粤]][[天一]]几大电影公司发展繁荣,其中[[天一]]即是日后成为长期影响中国电影的[[邵氏兄弟公司]]的前身(Teo,1997)。

战争期间

30年代的抗日战争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歌颂抵抗日本侵略的爱国电影成为香港电影的主流,其中著名的有关文清的《[[生命线]]》(1935),[[赵树燊]]的《[[最后关头]]》(1937)和司徒慧敏的《[[血溅宝山城]]》(1938)。[[1937]]年上海沦陷后,抗战电影在流亡在港的电影艺术家和片厂的推动下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发展。

1941年12月香港也沦陷后这种发展即停滞了。但有别于大陆的是,日军未拍摄出卖国电影,他们曾企图在1945年英国重返香港前拍摄一部《[[攻占香港]]》(1942)的宣传电影,还曾熔化了大量的香港反战电影的胶片,从中获得供军队使用的硝酸银(Fonoroff,1997)。

40-60年代

战后的香港电影,与其工业相似,受到从中国大陆所获得的持续的资本和人才输入的促进,并在1946年达到高潮,是年国共内战(曾在抗日战争期间暂时休战)爆发,直至1949年中国共产党取得最终胜利。香港也大量向东南亚有华人生活的国家和西方的华人世界出口电影。

=50年代=

50年代是香港电影业的繁荣期。在这10年间,香港一共出品了2130部剧情长片,其中包括:粤语片1535部、国语片452部、厦语片137部、潮语片6部。此外还摄制了新闻纪录片30部。其中,厦语片是在1950年才首次在香港出现的新品种,首部作品是[[一中电影公司]]出品的《相逢恨晚》,由国语片著名演员[[白云]][[鹭红]]主演。这些厦语片广泛发行于台湾和南洋等地,对50年代中期台湾崛起的闽南语片具有间接性的影响。至于潮语片,直至1955年才出现,首部作品是江电影公司出品的《王金龙》,由[[夏帆]][[萧鸣]]主演。

在电影技术上,50年代的香港影坛也有了新发展。1953年首次出现了立体电影[[宽银幕电影]],两者的创始人和导演都是[[赵树]] 。首部立体电影[[丽儿影片公司]]出品的《玉女情仇》;首部[[宽银幕电影]][[大观影片公司]]出品的《新玉堂春》。 1952年中联电影企业有限公司成立,象征了香港粤语电影界一群理想主义者的力量。这是一个有意识地以群体力量来作改革的电影机构,公司内的21位股东,全部是粤语片的[[制片]][[编导]]演员,包括:李晨风、刘芳、秦剑、珠玑、吴回、王铿、李铁、白燕、容小意、黄曼梨、小燕飞、红线女、紫罗莲、梅绮、朱紫贵、李清、张活游、吴楚帆、马师曾、陈文、张瑛。从创业作《春》开始,该公司一共出品了33部剧情片,大部份是寓教于乐的[[文艺片]],兼具思想性和娱乐性,代表作有:《家》、《春》、《秋》、《紫薇园的秋天》、《危楼春晓》、《父母心》、《苦海明灯》、《爱》等。“山联”、“华联”、“新联”等公司均为其兄弟机构。在香港国语电影界方面,其制作规模和摄制品质的进步较粤语片更甚。

1955年,“永华电影公司”因财务不继衰落。“星马国泰机构”的娱乐业巨子陆运涛决定承接“永华”原有的厂房和电影器材,大举拍摄国语片。1956年国际电影懋业有限公司(简称“电懋”)在港成立,创业作为林黛主演的《金莲花》,公映后广受欢迎,成为后来居上的国语制片界霸主。

在激烈的竞争下,香港国语片的摄制水准突飞猛进,成为亚洲各国唯一可以跟日本竞争的地方。例如“电懋”出品的《四千金》获得第5届[[亚洲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奖,[[邵氏]]出品的《江山美人》接着又获得第6届[[亚洲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奖。此外,“新新影片公司”出品的《阿Q正传》,在第11届瑞士[[罗卡洛国际电影节]]中获得最佳男主角奖,使关山成为香港的第一位国际影帝。

这一时期另一个影响香港电影业发展的重要事件是“自由电影界”的出现。1950年[[长城影业公司]]改组,主持香港电影业赤色活动的左派人士司马文森进入“长城”,控制制片和编导部门,强迫公司员工及演员参加“读书会”,导致人心不安。着名演员白光、洪流、王元龙等先后离开“长城”,加入较早前退出“长城”的张善琨所创办的[[远东影业公司]],拍摄《雨夜枪声》等片。自此,香港电影界明显地区分了“左派”和“右派”的政治立场。1953年,左派影人又在“永华”组织“读书会”,发动斗争老板李祖永。香港政府终于采取行动,将司马文森、刘琼等20多名左派影人全部驱逐出境,左派活动才为之收敛。

自大陆解放后,港产电影逐渐丧失了这个广大市场,很多影片都不能运入中国大陆放映。相对的,台湾于50年代逐渐趋于稳定,成为国语电影的一个主要市场,使香港电影界对台湾日益重视。而此时,中华民国政府亦把握此有利形势,积极争取香港自由影人。1953年,香港影人首次组团赴台参加国庆及为蒋介石祝寿,又在[[1957]]年成立了“港九电影戏剧事业自由总会”。往后,所有输入台湾上映的香港电影,必须是“自由总会”的会员出品,左派电影公司的影片一律被拒之门外。而“长城”、“凤凰”、“新联”(合称“长凤新”)等3家左派电影公司则与中国大陆维持政治与经济上的合作关系,拍摄另一类的商业电影。

除上述的大型电影公司外,香港的独立制片公司在50年代亦十分活跃,其中较具影响力的公司有:[[亚洲影业公司]]新华影业公司龙马影业公司等。一批香港本土培养出来的幕前幕后电影工作人员乘势崛起,成为电影制片界的生力军,并在往后的一、二十年主宰了整个中国电影的发展。代表人物包括了:导演李翰祥、秦剑、楚原、李晨司、陶秦、王天林、易文、和演员林黛、尤敏、葛兰、乐蒂、关山、陈厚、雷震、萧芳芳、谢贤、凌波、李湄、陈宝珠等。

=60年代=

1960年[[邵氏]]出品了香港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电影]][[千娇百媚]]》,是林黛主演的歌舞片,公映后创下当年最高卖座纪录。同年,粤语电影界也出品了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电影]][[大富之家]]》,也是当年的粤语片卖座冠军。从此,香港电影竞相走向彩色片摄制的豪华制作路线,但以宽银幕影片作为主流则直至60年代末期才实现。

在这一年,香港电影年产量首次突破了300部大关,其后几年的年平均产量亦达260部以上,堪称香港电影史上的繁荣期巅峰。在制作上,逐渐倾向娱乐性浓厚的商业片,借以迎合战后出生的年轻一代观众。在50年代曾经一度蔚为电影主流的家庭伦理片及社会问题片逐渐没落,[[武侠片]][[喜剧片]]两大类型跃升成为香港电影制作主流,并将这种趋势一直延续至80年代。

左派电影公司在60年代曾企图振作,争夺几乎被“自由电影界”垄断的国语片市场。1964年,“凤凰”赴中国大陆拍摄外景的武侠片《金鹰》在港上映首次创下100万港币的最高卖座纪录。1965年出品的《云海玉弓缘》亦大受欢迎,且在片中首次设立了武术指导一职,对香港武侠片及功夫动作片的水准提升发挥了深远的影响力。可惜在1966年,中国大陆发生了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香港的左派电影公司直接受到影响。1967年5月,香港社会发生暴动,电影事业大受打击,“长城”、“凤凰”、“新联”3家公司更停止了影片生产,直至“文革”结束後才合并为银都机构,再度展开正常的制作活动。

至于粤语电影界的发展,明显可见受到“战後婴儿潮”和“社会转型”的影响,载负传统道德观念主题的影片日益减少,而强调年轻人享受青春及时行乐的娱乐片日渐增多,有不少影片在故事内容和编导手法上可以看出鲜明的欧美电影色彩。陈宝珠和萧芳芳成为60年代当红的明星偶像,她们都主演了不少洋溢青春气息的歌舞片,例如:《含欢歌舞庆华年》、《我的爱人就是你》、《迷人小鸟》、《花月佳期》等。此外,导演龙刚针对青年问题拍摄的社会写实片,如:《英雄本色》、《飞女正传》、《窗》等也受到了广泛重视。

由于越南战争爆发,中南半岛政治局势日趋动荡,香港粤语片逐渐失去了主要的海外市场。而香港的第一家无线电视台[[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又在1967年开播,基本上取代了粤语片在香港平民百姓生活中原有的主要娱乐地位。不少粤语片演员被吸收进入电视这个新兴媒体,粤语片的发展很快便从繁荣转向衰落。具体表现是影片的年产量急降,在1968年跌至87部,1969年更跌至71部比繁荣期的产量减少了三分之二。部份粤语片为挽回市场颓势,尝试拍摄[[色情片]],如《舢舨》等,但因当年香港电检尺度仍相当严格,社会道德风气亦比较保守,所以并没有得到观众的热烈反应。

语言的竞争

战后的香港电影逐渐形成了两种形式,粤语片和国语片。但国语片拥有更多的预算和奢侈的产品,包括其广大的市场,专业人才,资本以及上海电影人的声望。作为官方语言和政治精英操的国语也拥有着文化上的威信。十年间,曾经大量拍摄的粤语片只能屈居第二了。

另一个与语言相关的里程碑式事件发生在1963年,当时英国当局通过了一项所有电影必须含有英语字幕的法律,以观看政治内容,同时为了表现其一视同仁的态度,也要求制作国语字幕,方便更多的人观看(yang,2003)。最后,字幕电影竟无意中促进了西方国家电影的传播。

粤语电影

在粤语电影占主导地位时期,最当红的二位女星是[[任剑辉]][[白雪仙]](曾用名[[Yan-Pak]])。[[任剑辉]]主要扮演男性学者,[[白雪仙]]则扮演女性角色,她们曾一起出演了50余部电影,其中《[[紫钗记]]》(1959)流行了很长时间(Teo,1997)。

低成本武术片也很流行。由关德兴主演的100多部功夫系列片成功塑造了民族英雄黄飞鸿的形象,《[[黄飞鸿的真实故事]]》(1949)是为第一部,《[[黄飞鸿勇破烈火阵]]》(1970)为最后一部(Logan,1995)。富有想象力的武侠系列电影结合手绘的特殊效果,如由年轻人的偶像陈宝珠主演的《[[六指琴魔]]》(1965),这种片子与当时的家庭情景剧一样都很受欢迎(Chute and Lim,2003,3)。

国语电影及[[邵氏]][[国泰]]间的竞争

专拍国语电影的公司中,[[邵氏兄弟公司]][[电懋]](MP&GI,后更名为[[国泰]]电影)是60年代最著名的,两者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在[[电懋]]的创始人和总经理[[陆运涛]]1964年死于飞机失事后,[[邵氏兄弟公司]]占得了先机。1970年,更名后的[[国泰]]公司不再拍摄电影。

Huángméidiào黄梅调电影源自中国戏曲,[[邵氏兄弟公司]]开创性地拍摄了《梁山伯与祝英台》(1963)这部有着古典气息的电影,古代服装经常出现在Huángméidiào黄梅调电影中,像《[[江山美人]]》(1959)(两片都出自[[邵氏兄弟公司]]的著名导演李翰祥之手)。改编自琼瑶小说的浪漫电影,《[[雪里红]]》(1956),《[[不了情]]》(1961),《[[蓝与黑]]》(1964)都很受欢迎。而[[国泰]]的专长在于拍摄好莱坞式的歌舞片,《[[曼波女郎]]》(1957)和《[[野玫瑰之恋]]》(1960)也大受欢迎。

郑佩佩在《大醉侠》中

60年代后半期,[[邵氏兄弟公司]]开创了情节紧张,真实,制作精良,动作奇巧,打斗激烈的新武侠片时代。这种趋势受到当时引进的日本电影《[[侍]]》(Chute and Lim,2003,8)的激发,由于电视而减少的电影观众数量也是原因之一。这标志着电影类型从以女性为中心转向了[[动作片]](参看香港动作片一文)。奠定这种趋势的包括[[徐增宏]]的《[[红莲寺]]》(1965)、胡金铨的《大醉侠》(1966)、《龙门客栈》(1967)、张彻的《[[边城三侠]]》(1966)、《[[独臂刀]]》(1967)、《[[金燕子]]》(1968)等片。

转型的年代(70年代)

70年代的香港电影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局面,延续了40年的国语片和粤语片双语并行的制片环境,因粤语片在1971年3月起全面停产而彻底改观。在长达1年半的时间里,香港上映的中国电影全部以国语发音,而最大部份香港人使用的粤语在银幕上消声匿迹。直至[[1973]]年,楚原[[邵氏]]执导了一部反映香港社会问题的讽刺喜剧《[[七十二家房客]]》,全部用粤语发音,公映时竟大受欢迎,成为当年最卖座的电影。自此,港产片又纷纷使用粤语发音,输往海外放映时再视需要配上国语发音,形成同一部影片有粤语版本和国语版本的新制度。甚至台湾和大陆出品的国语片,为了吸引观众的原故,也有不少采用粤语配音上映。

香港的[[动作片]]罗烈主演的《天下第一拳》于[[1972]]年首先打开世界性电影市场之后,再经李小龙电影的推波助澜,港产[[动作片]]于70年代成为畅销全球的电影商品,远至非洲都有港片市场。“功夫”一词透过港产功夫片的广泛传播,成为欧美、日本等地观众朗朗上口的外来语,并掀起了全球各地的功夫热。香港影坛的制片主流从60年代的古装刀剑武侠片,转变为70年代的民初时装拳脚功夫片,甚至影响欧美也出现了[[功夫片]]的新类型。在李小龙1973年意外去世之后,武术指导及武师出身的刘家良袁和平洪金宝成龙等纷纷转任导演,对香港[[动作片]]的推动居功至伟。其中以自导自演的成龙成就最高,自[[1978]]年主演《蛇形刁手》和《醉拳》成名以来,已成为自李小龙之后最受欢迎的国际巨星。当然,这一股[[功夫片]]热潮也产生了很多跟风滥拍的粗制滥造之作,使香港片的商业信誉遭受不少批评。

严浩导演的《茄喱啡》开始,一批从国外电影学院毕业回港并从事电视编导工作的年轻人,结合了自学成功的本土电影青年,于70年代末期纷纷推出了他们的电影导演处女作。这批影片的卖座虽然不是特别高,却为港片在编导手法和摄制技术上呈现出异于传统香港片的新风貌。它们包括了:徐克的《蝶变》、许鞍华的《疯劫》、谭家明的《名剑》、章国明的《点指兵兵》、于仁泰的《墙内墙外》等。此后,不少电视界的人才加入香港电影界工作,两者的互动日益频繁,甚至有电视节目改编拍成电影(如萧芳芳主演的《林亚珍》)。电视界举办的选美比赛和歌唱比赛等,也陆续发掘了一批新崛起的一代,促成了往后10多年香港影坛“明星制度”的勃兴。

左派电影公司在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再度恢复营运。“长城”于1977年开拍[[动作片]]《生死搏斗》和爱情喜剧《巴士奇遇结良缘》;“凤凰”则开拍一连串的武侠片,并以杜琪峰导演的《碧水寒山夺命金》首先重返中国大陆拍摄外景,开启了港片赴大陆拍摄外景的新风潮;“新联”则因传统粤语片式微而停止生产。

[[邵氏兄弟公司]]和整个国语电影在70年代的显赫地位坚如磐石。粤语片相对于国语片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相对于在1967年兴起的粤语电视节目亦是如此。[[1972]]年全年甚至没有一部粤语片问世(Bordwell,2000)。在他们的宿敌[[国泰]]公司放弃电影之后,此时的[[邵氏兄弟公司]]已经成为了业界的巨无霸。[[武侠片]]迅速走红于国际,而[[邵氏]]正是驾驭并主宰这股潮流的弄潮儿,但朝流之下业已开始涌动将引发70年代末电影产业巨变的暗流。

粤语归来

电视即将成为推动反映当下香港普通民众生活的粤语片复兴的始作蛹者,这似乎显得有些荒谬。

[[1973]]年拍摄的唯一一部粤语喜剧片《[[72家房客]]》简直有星火燎原之势。该片剧本享誉甚广,由[[邵氏兄弟公司]]名下的先锋电视台[[TVB]]制作,以推介其旗下演员(Yang,2003)。

由前[[TVB]]明星许氏三兄弟(演员、导演兼编剧许冠文,演员、歌手许冠杰和演员[[许冠英]])制作的喜剧片则标志着粤语片的真正回归。粤语片发展背后的基本原理在《[[鬼马双星]]》(1974)试映片中已然得到呈现,那就是:要为年轻一代所喜爱。这种对于香港本地观众的关照的理念迅速获得了回报。《[[鬼马双星]]》一经推出就在香港取得了14万的票房佳绩,并最终成为了票房冠军,甚至由享誉国际功夫之王李小龙主演的国语片也只能望其项背。许的电影也讽刺那些日以继夜工作以期使香港成为现代化的工业巨人的中产阶级的白日梦(Teo,1997)。粤语片取得了灿烂的辉煌,而国语片自80年代早期开始则已逐渐淡出银幕。

[[嘉禾公司]]独立电影的兴起

[[1970]]年,[[邵氏兄弟公司]]前执行官邹文怀[[何冠昌]]离职并组建了自己的制片厂–[[嘉禾公司]]。相较于[[邵氏]]老旧的模式,他们以更灵活更慷慨的机动性策略见长。邹和何与那些有着新鲜想法的新近崛起的年轻演员们签订合同,诸如李小龙,许氏三兄弟等,并容许他们相较于传统更富有新意的创作态度。到了70年代末,[[嘉禾]]成了一流的公司,旗下拥有成龙这个将占据日后20年亚洲电影票房的功夫喜剧片翘楚(Chan and Yang,1998,pp.164-165;Bordwell,2000)。

同时,粤语片,[[功夫片]]以及[[嘉禾公司]]取得成功的爆炸式效应为独立制片人和独立制片公司创造了更广大的空间。盲目崇拜大公司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不过[[邵氏兄弟公司]]依然继续着电影拍摄直至1985年以后完全转向电视业的发展(Teo,1997)。

其他转型潮流

对于电影内容更宽容的世界电影潮流亦影响着香港电影。风月(简化自暗示诱惑与颓废的中国成语)片成为了一种新类型。这种题材在香港并不像其他大多数西方国家那样被认为是肮脏的;其或多或少地成了主流的一部分,有时甚至由楚原李翰祥这样的大导演担纲,并与其他[[武术片]][[时装片]][[喜剧片]]等相融合(Teo,1997;Yang,2003)。暴力则在[[武术片]]导演的教唆下变得更为激烈。

导演[[龙刚]] 将各种风格融入到他的社会问题电影中,《英雄本色》(1967年)和《[[飞女正传]]》(1969)即是60年代后期的粤语片中的经典。自70年代始,他涉足国语电影,并开创性地将卖淫(《[[应召女郎]]》)、(《[[广岛廿八]]》)、文明社会的脆弱性(《[[昨天、今天和明天]]》(一部描绘了日后被瘟疫摧毁的香港))等问题引入到了严肃电影中(Teo,1997)。

唐书璇,香港电影史上首位有据可查的女导演,在其短暂的职业生涯中拍了《[[董夫人]]》(1970)和《[[再见中国_]]》(1974)两部社会批评艺术电影。这些都被认为是十年间香港电影的最后一块里程碑的先行者,所谓的[[香港新浪潮电影]]跳出了传统香港电影公司的框框,并为香港电影指出了的新的可能性(Bordwell, 2000)。

欣欣向荣的80–90年代初

在70年代播下的种子终于在80年代和90年代初结出了硕果:粤语电影的反败为胜,新现代电影的诞生,在东亚电影市场的老大地位,并吸引了西方国家对香港电影的关注。

80年代影响香港电影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在1982年9月,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前往中国大陆就香港前途展开谈判。从此,香港居民人心浮动,社会上普遍出现了一股对前途感到不安的焦虑感。当《中英联合声明》确定了香港将于1997年交还给中国大陆政府之后,香港更出现了自1967年暴动以来最大的移民热潮。这种大众心态反映在电影中的结果,是逃避主义的胡闹电影盛行,成为80年代香港电影制作的主流。同时,以执法者为主角的[[警匪片]]和以黑社会份子为主角的英雄片在1983年后大举出现,反映了港人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和对绿林世界的向往。吴宇森导演的《英雄本色》,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典型。

此外,直接反映“九七焦虑”的政治电影和移民电影也陆续出现。许鞍华导演的《投奔怒海》,本来是一部反映越南船民问题的[[非主流电影]],可是在中英谈判“九七问题”的期间(1982年10月)推出公映时却大受欢迎,卖座超过了同时上映的[[新艺城]]纯娱乐片《小生怕怕》,足以反映港人对“九七问题”的重视。而《家在香港》和《我爱太空人》等片,更直接探讨因“九七问题”而引起的移民潮。政治因素在香港商业片中所占的份量越来越重。

同样的,“大陆因素”对港片的影响也越来越深广。“长城”、“凤凰”、“新联”三家左派电影公司于1982年合并成立银都机构,迎合香港本土市场拍片,又拉拢自由电影界人员合作,使香港影坛的左右分界线又日趋模糊。在内容上,港片对大陆发生兴趣的是对外禁闭很久而刚刚开放的珍贵文物和河山美景。李翰祥赴大陆故宫拍摄实景的清装宫闱片《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在1983年公映时大受欢迎即为明证。其后,港片陆续出现了一些反省“香港人”与“大陆人”关系和探讨“回归心态”的作品,其中以1985年严浩导演的《似水流年》最具代表性。而随着大陆人赴港工作和探亲者日多,香港社会上出现了“阿灿”、“表叔”、“表姐”等称呼大陆人的特有名词,港片中也逐渐出现了以大陆人为主角的电影。其中以周润发主演的《公子多情》最具代表性。踏入90年代之后,这类影片的数量更多,其中以郑裕玲主演的《表姐,你好嘢!》(台湾更名《表姐,您好》)系列为典型。

随着“九七”日近,香港社会的“末世色彩”越浓,反映在香港电影中最明显的事例,是“赌片”兴起,“[[无厘头]]喜剧”蔚为主流。周润发主演的《[[赌神]]》,在1989年1990年之交于香港公映,创下了3600万港元的最高卖座纪录,在海外亦造成轰动,例如台北市上映的票房就打破了1亿元新台币的大关。港片的卖埠价格随着水涨船高,也大大拉抬了几位超级巨星的片酬。此时,正逢“新艺城”与“德宝”两大公司陆续停止制片,以永盛电影公司为首的多家独立制片公司乃各出奇谋,力图填补其遗下空缺,幕前幕后工作人员的酬劳纷纷被抢高到一个历史新水平。其中,明星片酬往往占据了制片费的一半,卖座演员同时接拍几部影片的现象比比皆是,形成了一种杀鸡取卵式的末世景象。

1990年8月,周星驰因主演《[[赌圣]]》一片成为90年代首席喜剧巨星,连续4年以《[[赌圣]]》、《[[逃学威龙]]》、《[[审死官]]》、《[[唐伯虎点秋香]]》占据香港最卖座电影的首位,且在影坛上掀起了一股[[无厘头电影]]的新风潮。其中,集合了10位大明星合演而内容空无一物的喜剧武侠片《射雕英雄传之东成西就》,堪称走火入魔的[[无厘头电影]]代表作。

另一方面,曾经沉寂一时的古装武侠片因徐克导演的《[[笑傲江湖]]》及续集《[[东方不败]]》、和黄飞鸿系列电影的推出而重新走红,武术指导程小东袁和平亦发挥推波助澜之功。由于外埠市场(以南韩和台湾为主)左右了影片类型和演员组合,甚至有些发行公司干脆投资在港拍片,遂使银幕上的江湖侠士一时之间泛滥成灾,武打明星李连杰和文艺女星林青霞都在这个时期创造了演艺生涯的第二春。不过,由于影片产量过盛,内容同质性太高,这一股武侠片热潮发展至1993年末便迅速走下坡,很多影片的票房都一蹶不振。外埠市场的萎缩导致港片卖埠价钱大不如前,南韩和台湾等地片商都对港产片采取抵制及压价措施。恰好此一时期的美国电影在《[[侏罗纪公园]]》席卷世界票房的强力带动下重新主导了香港的电影市场,使香港电影的制作业务自1994年开始便有如“屋漏偏逢连夜雨”,影片大量减产,卖座普遍低迷,陷入了战后的最严重低潮。

与此同时,香港影坛跟中国大陆和台湾电影界的合作日益密切,两地或三地合作生产的影片越来越多。一种结合三地资金和人才拍摄的“大中华电影”已逐渐成形,其中以1993年初在港推出公映的《霸王别姬》最具代表性。此片荣获法国[[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在两岸三地的中国市场上映时均大受欢迎,并成功打入国际市场创下卖座佳绩,反映出香港电影必须结合海峡两岸电影界力量才有生路。此外,香港电影公司与大陆各制片厂合作的“合拍片”自1992年大陆电影政策放松之后也日渐增多,“合拍片”在大陆电影市场并已连续3年成为卖座电影的主流。

至于一些财力不大的制片公司,则尝试走低成本[[文艺片]]路线,以香港本土市场为考虑重点,企图在夹缝中走出一条生路。其中,于1993年末上映的《[[新不了情]]》于影业低潮中创下了3000万港元的高票房,翌年又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影片等多项大奖,为不少低成本电影的制作者带来了希望。1994年4月上映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则开创了舞台剧电影的新风潮,也使投资拍摄这部创业作的[[寰亚电影公司]]增加了他们制作低成本[[文艺片]]的信心。[[寰亚]]1995年9月宣布成立一个“电影投资基金”,计划在五年内集资1亿港元资助华语电影制作,并陆续开拍《女儿红》、《黑骏马》(上映更名《在草原的天空》)、《日光峡谷》、《新月外卖》(上映更名《月满英伦》)、《致命记忆》等片,是香港影坛面对景气低迷的另一种应变方式。

更多的技术手段被运用到对电影的修饰中,视觉效果也进一步精致化,包括对当时最先进的[[特殊效果]]技术的尝试性运用,且发展迅猛。为达到令人目眩的表面效果,新电影混合各种风格并力求其匹配,对晔众取宠内容的选用也达到了极至。闹剧,性,超自然,无视所有[[动作片]](包括各种武打片和警匪片)的既定规则,时常可以出现在同一部电影中。

踏入90年代以来,香港电影界业内人士自主性渐高,各种电影团体纷纷成立,争取业界利益。在业者压力下,港府对电影事务逐渐加以重视。例如在1992年1月,行政局与立法局议员曾应邀与香港电影界代表举行会议,商讨成立“香港电影发展局”事宜;同年,香港娱乐界又成立了“娱乐事业争取功能议席筹备委员会”,增加娱乐界在政府中的发言权。这两个行动最后虽然都以失败收场,但也促成了港府对电影文化的一些善意回应。

国际市场

香港电影产业是在好莱坞Hollywood)全面确立其全球性地位的状况下仅存的几颗硕果。并在世界的某些地区确实地建立起可与之比肩的地位。本地观众一般被认为是最重要的,但现在充斥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韩国影院和碟市的香港电影比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多。台湾也成了香港本土以外最重要的市场。90年代早期,曾经辉煌的[[台湾电影产业]]在香港电影的冲击下几乎到了灭绝的地步(Bordwell,2000)。有着良好发展、充裕资金投入、美国式的香港电影甚至在日本找到了立足之地,成龙也成了那里的明星

机缘巧合的是,香港电影之所以会进入西方市场,缘于70年代对功夫片的狂热。当时在唐人街剧院和影碟店内的香港电影被西方影迷发现,并被其中的异国情调和暴力所吸引,随后几年里逐渐被更多的大众所接受。

潮流的引领者

光头明星麦嘉

[[新艺城影业公司]]是制作公司中的先驱,由喜剧演员麦嘉黄百鸣[[石天]]创建于1980年。专门拍摄现代喜剧和动作片,并遵循严格商业化模式的灵活制作方式。《[[最佳拍档]]》(1982)一片及其续集开创了“新艺城风格”(Yang,2003)。

导演[[监制]]徐克王晶可以被看作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徐克以其香港新浪潮弄潮儿出名,并尝试将新浪潮融入到主流电影中,而成为了引领者和技术实践派(Yang et al.,1997第75页)。而王晶则更多产,他是这二十年来最多产,商业上最成功同时也是最受影评人诟病的香港影人。

这一时期有特点的电影还包括由吴宇森导演,周润发主演的黑帮或称作“[[Triad]]”片;林青霞主演的浪漫的幻想武侠片;钟楚红周星驰主演的喜剧片;还有成龙令人惊叹的动作片。

三级片

名噪一时的《玉蒲团》

1988年香港政府制定的香港电影分级制度无形中影响了之后的电影潮流。“三级片”的分类成了发展迅速的[[色情电影]]和“outre”电影的保护伞。而这一基于中国式标准的分类,只相当于美国的“R”级或“NC-17”级,并不是“XXX”级。90年代初最兴旺时期,大约一半的三级色情片都是改拍自70年代的风月片(Yang,2003)。主流三级片中著名的[[麦当杰]]的《[[玉蒲团]]》就是改编自十七世纪李渔的同名滑稽情色小说(Dannen and Long,1997)。

恐怖片也属这一分级,大多“taboo-tewaking”片和[[恐怖片]]都取材于真实罪案,如《[[羔羊医生]]》(1992),《[[人肉叉烧包]]》(1993),《[[伊波拉病毒]]》(1996)。

90年代中叶,这股风潮随着香港电影市场的整体萎缩和色情影碟的家庭化而逐渐败落(Bordwell,2000)。

非主流电影

在庸俗片的盛景之下,受[[新浪潮]]影响的[[非主流电影]]或称作艺术电影依然坚守自己的阵地。一批[[新浪潮]]影人,像许鞍华严浩拍的不同于主流的人物电影和政治电影广受好评。

80年代后期被称作“[[第二浪]]”的开始崭露头角。这批年轻导演当中有关锦鹏罗卓瑶方令正张婉婷[[刘国昌]]王家卫等。与[[新浪潮]]类似,他们也是受到外国电影和本地电视的双重影响,力图拍出超越商业化、一般化的与众不同的电影(Teo,1997)。

这批艺术家的成果受到了空前的注目并在国际评论界和电影节上获得好评。而王家卫在90年代拍摄的作品,在走出香港后,赢得了国际上的赞誉并屡屡获奖。

后繁荣期:90年代中期至今

危机重重

90年代,香港电影面临了前所未有的衰败期,至今也没有完全复苏。本地票房在80年代后期已经开始下滑,能保待香港电影继续繁荣的原因是在香港以外地区的电影观众的支持,但这种情况只维持到90年代早期,到了中期也开始下滑了。预算被砍掉了一半。90年代末,最典型的一年从曾经的200部锐减到100部左右(值得一提的是,三级片[[软色情片]]的缩水是主要原因[Bordwell,2000])。大量进口的美国电影占据着票房榜前列。有意思的是,这一时期的香港电影也开始进入美国主流电影市场,并向好莱坞输出自己的流行观念。

造成低迷的众多综合因素:

  • 亚洲金融危机致使观众无力再承担消闲费用;
  • 毫无质量、千篇一律的电影大量生产(Yang,2003);
  • 90年代初兴起的花费高昂的现代技术的运用和从业人员的增加致使票价上升(Teo,1997);
  • 众多具有全球化眼光,地位上升的中产阶级认为本地电影趣味低下,不值一看;
  • 东亚地区大量的盗版影碟;
  • 好莱坞Hollywood)电影对亚洲市场的大举入侵。

对97回归后融入大陆市场的巨大希望并不如预期,还面临着诸多新问题,特别是大陆的审查制度。

撕碎无数人的心

2003年是最黑暗的一年。除了持续的衰退外,一场SARS的爆发令许多影院门可罗雀,期间还有四个月停止了一切电影拍摄。这一年只有45部电影问世(Li,2004)。坏消息还有张国荣(46岁),梅艳芳(40岁)两位著名艺人的过世。

2003年4月,香港政府提出了一项电影保证基金的计划,用以激励本地银行参与到电影产业中。计划中有银行给予电影公司一定的贷款数额的条款。电影人对这项计划的评价褒贬不一,各金融机构也因为担心由此产生的高风险而显得并不积极。计划的法律文书由香港政府在4月份签署,由于参照了加拿大同类文书因此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当今趋势

香港影人对改进电影制作方面所进行的努力取得了相当的成效。包括运用科技对视觉效果进行修饰,如大量运用的数字图片技术,好莱坞Hollywood)式的大规模市场销售方法,起用青少年崇拜的粤语流行歌手等。90年代末20世纪初成功的先例有:美国式的高科技动作片如《[[神偷谍影]]》(1997),《[[特警新人类]]》(1999)和《[[紫雨风暴]]》(1999);《[[古惑仔]]》(1996)这种系列片形式;雅皮士式的浪漫喜剧,像《[[真心话]]》(1999),《[[月亮的秘密]]》(2000)和《[[瘦身男女]]》(2001);惊悚片《[[恐怖热线之大头怪婴]]》(2001)和《[[见鬼]]》(2002),通常以日本恐怖电影作为募本。

进入21世纪,又有些许新亮点。由杜琪峰韦家辉于90年代中期创办的银河映像,获得了评论界和商业上的双丰收(杜琪峰作品接连入围三大国际电影节),特别是反传统、个性鲜明的犯罪题材影片《枪火》(2000)、《[[大块头有大智慧]]》(2003)和《神探》(2007)。其中最成功的当属由刘伟强麦兆辉共同执导的《[[无间道]]》(2002-2003)系列,产生巨大商业刺激的它被好莱坞成功翻拍。喜剧明星周星驰,这位90年代的当红明星,执导并出演的《[[少林足球]]》(2001)、《[[功夫]]》(2004)和《长江七号》(2008),前两部大量运用数码特技的片子结合他与众不同的幽默开创了一个超现实的新领域,也是当时港产电影中成本最高的,同时也是内外开花。

许多观察家认为,产业的持续萧条和与香港、大陆、台湾经济、政治密切的相关性,二战之后发展迅速的香港电影将会出现停顿。而大陆与香港电影产业之间的分界线正变得越来越模糊,特别是如今中国正大量生产着单纯的,面向大众的通俗电影。预言这个世界上变化最快地区今后的发展将是极其困难的,但拍摄趋向于20世纪初产生的那种泛中国式的电影倒是可以想见的。

重要电影事业机构

电影事业机构的范围包括三大部份:电影工业机构、 民间电影团体、有关政府机构。三者之间互相独立,但其发展又会互相影响,部份参加者亦会互相重叠,构成了整个香港电影的面貌。

重要电影工业机构

 

  • [[邵氏兄弟公司]]俗称“邵氏影城”,一度是香港规模最大、出品数量最多的电影公司,是同时经营电影制片、海内外发行、和数十间电影院的托拉斯机构,主持人为邵逸夫邹文怀方逸华先后负责影城的制片重任。1985年起开始缩减业务,将清水湾制片厂出租给[[无线电视公司]]拍摄电视剧,并放弃原有之“邵氏院线”经营权,又全面停止制片。在90年代之后,以[[大都会电影制作有限公司]]之名局部恢复制片业务,但每年只出品2、3部影片。
  • [[嘉禾电影公司]],由邹文怀率领部分[[邵氏]]员工成立的电影公司,在1970年成立时规模很小,因先后获得李小龙许冠文成龙等巨星加盟,迅速壮大成为国际性的电影大企业,同时在海内外经营制片、中西片发行及戏院业务,目前仍是实力较强的香港电影公司。旗下子公司及关系企业甚多,重要者包括:宝禾电影制作有限公司、威禾电影制作有限公司、嘉通电影有限公司、许氏影业有限公司、麦当雄制作有限公司、二友电影制作有限公司、泛亚影片公司等。
  • 永盛电影公司成立于1987年,主持人为[[向华胜]]。原为一般规模之制片公司,因制作《[[赌神]]》、《[[逃学威龙]]》、《[[鹿鼎记]]》等高卖座电影而成为90年代初期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公司。又与台湾赴港发展的[[年代公司]]合组[[永盛年代影视有限公司]]从事录影带发行业务。1993年起在深圳兴建片厂,并与大陆各片厂合拍多部电影。1995年,由[[向华胜]]之弟[[向华强]]主持的[[永盛娱乐制作有限公司]]转移其制作资源继续拍片。
  • [[东方电影公司]]由“[[新艺城]]”三巨头之一的黄百鸣结合加坡财团而成立。由“东方电影出品(新加坡)有限公司”负责制片,[[东方电影发行有限公司]]负责发行并从1993年初开始在香港经营“东方院线”,1994年底推展台湾经营国片院线业务,但此项业务于1996年初因不堪亏损而结束。
  • 银都机构由“长城”、“凤凰”、“新联”、及新成立的“中原影业公司”合并而成的中资电影机构,成立于1982年,首任董事长廖一原至现任董事长李甯,均由北京政府方面指派。银都机构除经营电影制片外,亦兼营电影发行、戏院、片厂、及其他商业投资。[[银都]]出品的影片可直接在大陆市场发行,他们拍摄的影片亦不必经大陆广电部审批剧本便可以直接开拍。

重要民间电影团体

 

  • [[港九电影戏剧事业自由总会]]成立于1957年,是台湾政府团结香港自由影人的重要机构,并负有会员身份认证、影片身份认证等“把关性质”的行政任务,袁秋枫、童月 、黄握中等影人先后出任主席。
  • [[香港影业协会]]1987年因为“新电检草案”问题而促成,由影片发行商黎筱娉、马逢国等创办,是香港电影界第一个依行业别而成立的民间电影社团,会员主要为香港的中外电影发行商。
  • 香港电影专业摄影师学会成立于1987年,是第一个由专业电影技术人员组成之电影学会,会员均为剧情片摄影师,会员可在电影片头字幕及海报上冠上(HKSC)的识别标志,对香港电影的摄影水准提升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首任会长为黄仲标。
  • [[香港电影导演会]]1988年成立,首任会长为吴思远。大部份香港电影导演均加入此协会,故属于各电影专业人员协会的龙头地位。1991年起推动港、台、大陆等三地导演会的年度研讨会活动,又在[[1995]]年促成三地导演合拍电影,对“大中华电影圈”的文化交流活动发挥了相当大的影响力。
  • [[香港电影制片协会]]1989年成立创办人为温柏南、黎永强等,会员为电影制片人
  • 香港演艺人协会1993年成立,首任会长为许冠文,会员为香港的电影、电视演员及歌手等表演艺人。

有关政府机构

 

  • 香港电影资料馆1992年11月正式成立,是香港官方出资成立的第一个电影文化机构,筹备阶段的首任馆长为马启浓,位于西湾河的永久馆址于1995年动工兴建。此资料馆负责收藏香港电影影片及相关文物并推动各种电影文化活动。曾于1995年为庆祝“电影诞生一百周年”而举办第一次大规模的香港电影展览。
  • [[香港国际电影节香港市政局]]1977年创办,负责筹划每年一度之国际电影节展出事宜。此一行政机构设高级经理1名,统筹10多名电影节工作人员。另以合约方式聘用3名节目策划,分别负责“国际电影”、“亚洲电影”和“香港电影回顾”三个展出部份的节目。
  • [[市政局文化委员会电影顾问小组]]1995年底成立的官方电影政策咨询机构。小组共12位成员,官方委派其中8位,当时包括:石琪、舒琪、方保罗(影评人)、余慕云(电影史家)、吴昊(电影学者)、冯意清(导演会代表)、文隽(编剧会代表)、林旭华(香港影业协会代表)。 另外4名由电影界自行遴选出:朱虹(华南影联)、张同祖(导演会)、尔冬升(导演会)、陈国新(演艺人协会)。此小组代表电影业界声音,向政府争取电影业的利益。
  • [[香港艺术中心非牟利性质之艺术机构]],成立于70年代中期,永久名誉主席为邵逸夫。中心有职员120名,业务范围包括美术展览、音乐舞蹈表演、戏剧演出等。除会员可参加活动外,亦对香港市民全面开放。因中心拥有“寿臣剧院”及“林百欣电影院”两个有数百座位的电影院,故经常举办电影放映活动及各种类型影展,对提升香港电影观众欣赏水准及开拓视野帮助甚大。

参 见

  • 世界电影
  • 亚洲电影
  • [[东亚电影]]
  • [[香港动作电影]]
  • [[电影中的香港]]
  • [[英雄血]]
  • [[无厘头喜剧]]
  • [[娱乐集团帝国]]
  • [[香港电影列表]]
  • [[香港高成本电影列表]]

著名电影人

电影奖项

 

 

参考资料

 

  • Bordwell, David. Planet Hong Kong: Popular Cinema and the Art of Entertainment.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0-674-00214-8
  • Chan, Jackie, with Jeff Yang. I Am Jackie Chan: My Life in Action. New York: Ballantine, 1998. ISBN 0-345-41503-5
  • Chute, David, and Cheng-Sim Lim, eds. Heroic Grace: The Chinese Martial Arts Film. Los Angeles: UCLA Film and Television Archive, 2003. (Film series catalog; no ISBN.)
  • Dannen, Fredric, and Barry Long. Hong Kong Babylon: The Insider’s Guide to the Hollywood of the East. New York: Miramax, 1997. ISBN 0-7868-6267-X
  • Fonoroff, Paul. Silver Light: A Pictorial History of Hong Kong Cinema, 1920-1970. Hong Kong: Joint Publishing, 1997. ISBN 962-04-1304-0
  • Leyda, Jay. Dianying/Electric Shadows: An Account of Films and the Film Audience in China. Cambridge, MA: The MIT Press, 1972.
  • Li Cheuk-to. “Journal: Hong Kong.” Film Comment September-October 2004: pp. 10-12.
  • Logan, Bey. Hong Kong Action Cinema. Woodstock, NY: The Overlook Press, 1995. ISBN 0-87951-663-1
  • Stokes, Lisa Odham, and Michael Hoover. City on Fire: Hong Kong Cinema. London: Verso, 1999. ISBN 1-85984-203-8
  • Teo, Stephen. Hong Kong Cinema: The Extra Dimensions. London: British Film Institute, 1997. ISBN 0-85170-514-6
  • Yang, Jeff. Once Upon a Time in China: A Guide to Hong Kong, Taiwanese, and Mainland Chinese Cinema. New York: Atria, 2003. ISBN 0-7434-4817-0
  • Yang, Jeff, and Dina Gan, Terry Hong and the staff of A. magazine. Eastern Standard Time: A Guide to Asian Influence on American Culture.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97. ISBN 0-935763-41-X

 

外部链接


 

标签:

编者介绍

李洋

李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中文电影百科创建人,著有《目光的伦理》《迷影文化史》等,主编有“新迷影丛书”,译有《宽忍的灰色黎明》《莱昂内往事》《特写:阿巴斯和他的电影》等。微博:daqihupi

2条评论 to “香港电影”

  1. 2014-04-01

    匿名

    条目有一处错误,《无间道》是刘伟强和麦兆辉合作,不是刘镇伟

  2. 王伟

    2014-04-08

    王伟

    感谢您的来信,问题已修改,欢迎多多关注中文电影百科和《迷影学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