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地

name : 黄土地/Yellow Earth
image :
caption : 黄土地美国版海报
导演 : 陈凯歌
制片人 :
原著作者 : 柯蓝(《深谷回声》)
编剧 : 陈凯歌
[[张子良]]
主演 : [[王学圻]]
[[刘强]]
[[谭托]]
作曲 : [[赵季平]]
摄影 : 张艺谋
剪辑 :
发行 : [[International_Film_Circuit]]美国电影
首映日期 : 1985年9月10日 加拿大电影[[多伦多电影节]]
片长 : 91分钟
胶片 :
颜色 : [[彩色]]
语言 : [[汉语]]普通话
声音 :[[单声道]]
总投资 :
前集 :
续集 :
fifid_id : 1354960
douban_id : 1291876
mtime_id : 10876
imdb_id : 0087433

黄土地是导演陈凯歌1985年执导的电影。

剧情简介

陕北农村贫苦女孩翠巧,自小由爹爹作主定下娃娃亲,她无法摆脱厄运,只得借助”信天游”的歌声,抒发内心的痛苦。延安八路军文艺工作者顾青,为采集民歌来到翠巧家。通过一段时间生活、劳动,翠巧一家把这位”公家人”当作自家人。

顾青讲述延安妇女婚姻自主的情况,翠巧听后,向往之心油然而生。爹爹善良,可又愚昧,他要翠巧在四月里完婚,顾青行将离去,老汉为顾青送行,唱了一曲倾诉妇女悲惨命运的歌,顾青深受感动。翠巧的弟弟憨憨跟着顾大哥,送了一程又一程。翻过一座山梁,顾青看见翠巧站在峰顶上,她亮开甜美的歌喉,唱出了对共产党公家人的深情和对自由光明的渴望。她要随顾大哥去延安,顾青一时无法带她走,怀着依依之情与他们告别。

四月,翠巧在完婚之日,决然逃出夫家,驾小船冒死东渡黄河,去追求新的生活。河面上风惊浪险,黄水翻滚,须臾不见了小船的踪影。两个月后,顾青再次下乡,憨憨冲出求神降雨的人群,向他奔来。

幕后

陈凯歌导演的《黄土地》是“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作。据陈凯歌自述,这部影片的剧本是电影厂派给他的,原作是个非常老套的故事,但他之所以获得再创造的机会,是因为整个故事都发生在陕北黄土高原上。“黄土地”成为整个影片的核心意象:画面构图始终以大面积的黄土为主,沟壑与土塬连绵不绝,山形地貌经岁月的销蚀,大起大落,高原一片荒凉,没有一点生命的痕迹。“黄土地”看上去或温暖、或冷漠、或贫瘠、或深广,总是传达出一种特别沉重和压抑的感觉,在影片中,它的意义已远不只是单纯的故事背景,成了整个民族的人格化的象征体。

在后来阐述导演意图时,陈凯歌说他是想要“以养育了中华民族、产生过灿烂民族文化的陕北高原为基本造型素材,通过人与土地这种自氏族社会以来就存在的古老而又最永恒的关系的展示”,来引出一些“有益的思考”。

导演的话

  • 陈凯歌在《黄土地导演阐述》里写道
  • ……我们在佳县看到了黄河。

    它是博大开阔,深沉而又舒展的。它在亚洲的内陆上平铺而去;它的自由的身姿和它详的底蕴,使我们想到我们民族的形象充满了力量,却又是那样沉沉的,静静的流去。可是,在它的身边就是无限苍莽的群山和久旱无雨的土地。黄河空自流去,却不能解救为它的到来而闪开身去的广漠的荒野。这又使我们想到数千年历史的荒凉。

    ……

    我把黄河的流向比作影片的结构,又把远观的流水比作占了影片相当大比重的一部分句子。

    我的意思是,就结构而言,我们的影片应该是丰满而多变化的,具有自由甚至是狂纵的态势,意写纵横,无拘无束。而就大部分具体句子而言,却是温厚,平缓,取火之木,穿石之水,无风皱起,小有微澜。因而,大有响入云天的腰鼓阵,哀吟动地的求雨声,小有人入夜深谈,河边浅唱。

    在总体构思的制约下,我们已经扫除了原剧本中的一切公然的对抗性因素。我们不正面描写与黑暗势力的冲突,不正面铺排父女间的矛盾,不正面表现人物在接受外部世界信息后的变化,也不点明人物出走的直接动机,而代之以看似疏落,却符合时代特征和民族性格的人物关系。

    掌握本片风格的要领就是一个字:“藏”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影片风格的形象概括就叫作:“黄河远望。”

    相关资料

    外部链接

    标签:

    编者介绍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