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 Laughton

照片 :Charles Laughton1.gif
中文译名 : 查尔斯·劳顿
英文名 : Charles Laughton
出生年 : 1899年
出生日 : 7月1日
出生地 : Scarborough, Yorkshire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62年
逝世日 : 12月15日
逝世地 : 加州好莱坞
国家/地区 : 英国
国家/地区2 : 美国
职业1 : 演员
职业2 : 导演
首字母 : L
条目星级 : ★

查尔斯·劳顿(Charles Laughton),英国电影著名舞台剧和电影演员。1950年成为美国公民。他一生作为导演只拍过一部电影,就是经典的黑色电影[[猎人之夜]]

生平

生于英国约郡斯卡巴勒。父母本想让继承家业,可他从小就喜欢演戏。一战服役归来后加入业余剧团,后来终于突破家庭的限制,进入皇家戏剧艺术学院学习。在他的导师科米萨叶斯基的培养下逐步成熟,最后在其剧作《莉莉奥姆》中挑起了大梁。此后,他在西伦西区成功地演出一些剧目。1931年他与妻子随《付款延期》剧团来到美国演出。随后与派拉蒙影片公司签订了合约,并成功地演出了几部影片。1933年,他主演了英国影片《亨利八世的私生活》,这部影片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他也为此获第6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金像奖。他的电影生涯在1935年达到了高峰,在这一年,他不仅以米高梅影片公司的影片《叛舰碟血记》获纽约电影评论奖的最佳男主角,还以英国影片《伦勃朗》(1936年)获得了许多人极高的评论,如名导演约瑟夫·冯·斯登堡说“劳顿的那口井几乎没有底”。1950年他加入了美国国籍。然而他在表演方面最为成功却是英国片《霍布森的选择》(1953)和《控方证人》,这两部影片分获取1954年[[英国学院奖]]的最佳英国片奖和[[奥斯卡]]最佳男主角金像奖的提名。1962年,他因胆囊癌去世。

私生活

劳顿的妻子艾尔莎·兰切斯特在她的回忆录《查尔斯和我》中透露,劳顿实际上是一个同性恋。根据艾尔莎的记载,在知道实情之后,她惊得目瞪口呆,但还是和劳顿结了婚。不过,艾尔莎也因此决定不和劳顿生一个孩子。这个决定给劳顿带来巨大的悲伤,因为很久以来他就希望成为一个父亲,许多劳顿的朋友都说过此事。在这本自传中,艾尔莎回忆,结婚后两年的一个晚上,警察在他们伦敦寓所的门口叫住了劳顿,他们逮捕了一个在他房子周围游荡的男孩。这个男孩大概是想找劳顿要钱,因为劳顿在海德公园“接近”过他。劳顿因为此事泪流满面,向艾尔莎忏悔不止。但艾尔莎告诉劳顿,不用为这件事焦虑,没有什么。“这可能就是他哭的原因……我告诉他没什么。”艾尔莎在回忆录中这样说。

格利高里谈劳顿

美国传奇:查尔斯·劳顿与英国和好莱坞的很多著名的导演合作过,他说起过这些经历吗?

保罗·格利高里:他尊敬比利·怀尔德,因为比利让查尔斯做他想做的事儿。

美国传奇:但劳顿和希区柯克合作过《牙买加客栈》和《凄艳断肠花》。

保罗·格利高里:查尔斯尊敬希区柯克,不过总是被他压着。在好莱坞,要是劳顿和我一起做事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开着车直接去[[希区柯克]]家和他的夫人共进晚餐。劳顿曾经叫希区柯克教皇,从某种程度上讲,他可能更尊敬制片人而不是导演。比如,劳顿觉得大卫·塞尔兹尼克太厉害了。大卫可以通过租借演员来赚钱,实际上他对英格丽·褒曼就是这么干的。尽管他最终破产了,不过,劳顿还是尊敬他那种天赋。

美国传奇:劳顿在米高梅的时候拍了两部电影,都是欧文·撒尔伯格制片,他和你谈过和撒尔伯格的关系吗?

保罗·格利高里:我告诉你一些我以前从没有讲过的,我有一些记录,是查尔斯写给我的,他说我很有天赋,这让他想起了他和撒尔伯格的关系。这些记录是我在牙买加的时候他写给我的,那时候我正想切断我们之间的关系。在拍摄《猎人之夜》前,劳顿和艾尔莎之间发生了冲突,还有,卷进一个劳顿喜欢的年轻小伙子。我以前不想说这件事儿,因为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无论如何,他给我写了这些东西,我收到后就决定不和他断绝来往了。查尔斯喜欢撒尔伯格是因为他们一起讨论剧本、角色和道具质量的方式。他觉得我们的关系也是这样。

美国传奇:你和劳顿合作了《霍布森的选择》,是亚历山大·柯达担任的制片人。

保罗·格利高里:我不能在英国电影规则之下担任制片人,所以我们找了亚历山大·柯达担任制片,大卫·里恩担任导演。实际上,是柯达第一次告诉我查尔斯应该做导演的。但是查尔斯不喜欢柯达,他觉得柯达是个机会主义分子,而且还毁了曼尔·奥勃朗,查尔斯觉得她有做演员的可能性。不过,他喜欢大卫·里恩。

美国传奇:查尔斯说过他的罗马天主教信仰吗?

保罗·格利高里:查尔斯是我知道的最痛苦和不幸的人,他非常悲伤。不过,他不想变成一个天主教徒,尽管他死的时候被一些宗教符号包围着,而且艾尔莎也一直陪着他,艾尔莎几乎就要变成一个修女了。这让我觉得可笑,忍不住的可笑。

美国传奇:劳顿临终的时候你见到他了吗?

保罗·格利高里:我给他写过一封信,他回信告诉我,和我合作是他一生中最精彩的一段,其实这就够了,但我还是去了医院。我没有进他的病房,就站在走廊里,那儿有两个牧师和一个修女。我想,哦,上帝,我可不打算靠近那个地方,所以我走出来,钻进了我的汽车。我叫了艾尔莎,告诉她我不想见查尔斯。后来我们聊了几分钟,就是这样。

作品年表

外部链接

  • Charles La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