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k Jarman

照片 :
照片描述 :
中文名 : 德里克·贾曼
英文名 : Derek Jarman
出生年 : 1942年
出生日 : 1月31日
出生地 : 英国伦敦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94年
逝世日 : 2月19日
逝世地 : 英国伦敦
国家/地区 : 英国
职业1 : 导演
职业2 : 编剧
首字母 : J
条目星级 : ★★★

德里克·贾曼英国电影导演。在其短暂的一生中共创作了11部长片和超过36部短片。同时还在绘画, 舞台和电影设计,同性恋人权行动,文学(专刊,社会批评,诗歌)上取得巨大成就。身为同性恋者,于1986年公开自己的艾滋病病情。1994年,不幸因医治无效死亡。

生平简介

德里克·贾曼生于1942年,只活了52岁。但他的名字却永远留在世界电影史上。他兼电影导演、诗人、画家和植物学家于一体,同时还是著名的同性恋权利活动家,一生都在为争取同性恋者的权利而奔走。他独立于世,桀骜不驯,是先锋艺术家和年轻同性恋者的偶像。他坚持人人都是同性恋,只是有些后来变成了异性恋。他“希望有一天,所有的男孩爱上男孩,所有的女孩爱女孩,永不改变”。伦敦《泰晤士》杂志说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天才”。

早年探索

贾曼最初的职业是绘画。1963年,他毕业于伦敦大学皇家学院的艺术史系。贾曼家境富裕,父亲是皇家空军的官员。但他与父亲的关系并不融洽。母亲身体不好。1960年代中期,他开始以一个画家的身份从事艺术活动,同时参加了一些当时十分活跃的自由聚会。那种生活是很刺激的,他仿佛“从很高的跳水台上跳下去”。在尽情呼吸时代空气的时候,他发现“颓废是才智的第一表现”。作为一个画家,他参加了1967年塔特画廊的青年艺术家画展,1968年他在利森画廊举行了一次个人画展。他还写诗和从事场景设计。贾曼的超8毫米短片,以其跳动的运镜,令人联想起[[布莱凯吉]]的影片,也因其对男性身体的冷漠处理,而令人想起沃荷的作品。几乎是自然而然的,他就转向了电影创作。多年来,贾曼已赫然成为英国电影界先锋派的一位最重要的人物。他所涉及的是两种不同的电影实践:他获得很大成功的长片都是采用艺术电影的形式,而他的超8毫来电影所采用的,则是先锋派电影形式。1976年,他曾在伦敦当代艺术学院的先锋派电影节上放映了一部由三块银幕合成、多机放映的影片。

两个艺术主题——英国与同性恋

1975年,贾曼拍摄了他的第一部剧情长片《[[塞巴斯蒂安]]》,这部电影结构松散,叙迷了基督教早期圣徒塞巴斯蒂安的一生,他所受的折磨和他的献身精神。它探讨了同性恋欲望和圣·塞巴斯蒂安的偶像式位置的关系。片中使用拉丁语对白,有许多男子的裸体和男子同性恋的性爱场面。这是英国电影中独树一帜的作品。

贾曼拍片一直用最简陋最原始的摄影机,背景常常布在画室或伦敦一些废弃的大仓库中。这一方面是因为作为独立制片人,经费成问题;另一方面,是因为在贾曼看来,电影中最重要的不是场面大小,不是情节和故事,而是电影所要表达的导演的思想。贾曼的电影一个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它缺乏艺术电影的外在构成。他的影片中的画面如同他的画作,也很抽象。

1978年,他拍摄了《[[庆典]]》。此片把历史和现实结合起来,描述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在她的魔术师的陪同下共游七十年代的伦敦城,生动而真实地纪录了那个时代颓废疯狂的亚文化。伦敦城一片毁崩衰败,女王戴着墨镜。这部关于英国未来的预言式作品,根本没有什么具体的表意核心。影片只是把一些东西漫不经心似的组合起来朋克的摇滚乐、哑剧演出、历史式的重构、歌舞演出。而所有这一切,无疑就是后现代意义上的“杂陈”。这很让一些自认“身心纯洁”的人受不了,斥之为“腐败、恶劣、肮脏”。1979年,他又拍摄了根据莎士比亚剧作改编的《[[暴风雨]]》,同样是现实、神话和历史互相交融。

《卡拉瓦乔》海报

不久,他开始酝酿《[[卡拉瓦乔]]》。因经费的问题,却一直拖到1986年才把它拍成。贾曼酷爱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最重要的画家卡拉瓦乔。1610年,在西西里灼热的海滩上,卡拉瓦乔奄奄一息。自从四年前那场在罗马的斗殴之后,他一直在那波里、马耳他、西西里等地流亡。终于,他听到了教皇的赦免令,于是他收拾了仅有的几样东西,租了条小船打算回罗马,然而在海滩上,他又被抓了起来,两天后从监狱里出来,他的船已不在那里。他在酷暑中奔跑,希望能看到那条船。因愤怒和绝望,他倒下了。牧人们把他抬到山顶,他发着高烧,几天后,死了,年仅39岁。卡拉瓦乔爱女人,更爱男人,以及他那把从不离身的短剑。他粗犷、好斗,作画不走传统路数。大概是从这位自我陶醉、充满勇气和破坏性的卡拉瓦乔身上,贾曼看到了他自己吧。于是他在伦敦一间大仓库中重构了文艺复兴时的罗马:白门白墙,酒肆草垛的街景;精力过盛、热情暴躁的意大利人。巨大的画布,石臼中刚磨出的褚红或浓黑。手捧水果篮的男孩。被蝎子蛰了手的少年。还有卡拉瓦乔所爱着的最终又被他用短剑刺死的罗诺其。《卡拉瓦乔》是贾曼最珍爱的题材。卡拉瓦乔的一幅幅杰作被贾曼的摄影机重新画过,水果鲜花、男人的躯体都透着欲滴的诱惑和欲望。他在电影当中的光影与构图,大量地挪用了卡拉瓦乔的明暗法。这部影片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得了巨大成功。这几年所遇到的阻力,让贾曼对同性恋文化和同性恋者的权利有了更清醒和深刻的认识。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先锋派导演为筹措拍摄经费所作的努力方式。八十年代贾曼们的电影创作实践,让人们看到了[[实验电影]]与商业行为之间的交流情况。他们大多参与了广告和通俗音乐的制作。对他们来说,拍摄MTV可赚到足够的钱。贾曼为“宠物店男孩”拍摄多首MTV而获得的资金,使他能够进一步制作低成本的超8毫米影片。一般说来,先锋电影是由两方面构成的,一是它与绘画、雕塑和音乐中的现代主义相呼应,二是因其在许多方面与既定的社会观念与道德规范相冲突,使先锋电影有了某种“地下”色彩。

患病之后

1986年12月22日,贾曼提前领到了他的“圣诞礼物”——HIV呈阳性。这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在贾曼前后,有米歇尔·福柯、西里尔·科拉德、弗莱迪·麦克瑞等著名人物遭此毒手。一个月后,他公开宣布了他的病情。那时,很少有人有勇气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更少有人有勇气承认自己得了艾滋病。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我这样做是为我自己,为我的自尊。我一生都在力争活得坦白、明了、被人接受,有时,竟发现自己周围的人都那么恐惧、不幸福,他们害怕告诉别人他们生活的真相。所以,我这样做是为我自己,并不是为别人,如果我的做法无意中帮助了一些人,那我会很高兴。”是谁传染了艾滋病给他并不重要,这是贾曼付给他那个时代的代价,是生活的“高利货”。对此,贾曼没有抱怨。他只是在他的日记本里平静地写下这么一句话:“我把头埋入枕头,对自己说再活一年。”

于是,死亡随时都在恭候他的大驾。贾曼有了紧迫感。病情在不断恶化,但他的创作却进入了旺盛时期。他的创作速度加快,仿佛在和死神赛跑。人总有一死,但疾病却使这一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调。1987年他拍出了《[[英格兰末日]]》。1988年他拍出了《[[战地挽歌]]》。1990年,《[[花园]]》。1991年,《[[爱德华二世]]》。1993年,《[[维特根斯坦]]》。直至最后一部影片《[[蓝]]》。在拍摄电影的同时,他还不断地有书出版,自传,日记,电影脚本和拍摄札记。他又提起画笔作画,在曼城、伦敦、日本都举办过画展。

这一时期,一些先锋派导演具体的创作愈来愈表现出某种一致的倾向对叙事的重新重视,对政治与社会议题的深度关切。贾曼的《[[花园]]》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在这部以艾滋病和同性恋为主题的影片中,他打破了常规的时空结构,把录像资料、超8毫米短片与常规条件下制作的影像片段并使用,同时配以画外音朗诵的庄严诗句。这些手法赋予了影片一种激情跃动的诗意构成。《[[花园]]》是这个时期最具个人风格的一部实验电影,而且它在票房上也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忙碌地工作着的同时,贾曼的生活也有了变化。在这方面,他还得感谢他的父亲。父亲留给他的遗产,让他得以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在海边建起他的梦幻花园,鹅卵石、鲜花和潮水抚慰了他临终前的眼睛。它虽在核电站旁边,贾曼仍十分满意。而且在他看来,核电站的阴影与艾滋病的阴影也许有着某种暗合的东西让他警醒。贾曼向死而生,将它命名为“希望之崖”。而此前,他一直居住在伦敦西区的一间狭窄的小屋中。《[[花园]]》的诞生其实跟海边的这间房子很有关系。他在1989年1990年的题为《现代自然》的日记中写道:“园艺原本就该是我生活的中心,也许我根本不该闯入电影世界。”花园拂平了他心中的忧伤,让他以一种乐观而博大的胸怀面对死亡,“坐在帆布椅上,看着太阳落下,又看着晚霞中一轮满月升起,花园中的石头反射着月光,他们能听到我在厨房中轻声歌唱。”“我在一家鞋店前停下,但还是打消了买鞋的念头,脚上这双鞋已足够让我走进死亡了。”

对政治、权利、性、死亡、欲望和生命的探讨,永远是贾曼影片的主题。1991年,他拍摄了他的重要作品《[[爱德华二世]]》。爱德华二世是英国历史上有争议的国王。1592年,与莎士比亚同时代的剧作家克里斯多夫·马罗写了一出《爱德华二世》的舞台剧,它讲述了发生在爱德华二世与他的宠臣皮尔斯、王后伊莎贝拉和其情夫等人之间复杂而痛苦的故事。贾曼以此为蓝本,把原著中爱德华二世与皮尔斯的暧昧关系直接描述成一种同性恋。爱德华二世对皮尔斯毫不掩饰的情感导致了贵族们的强烈反感,他为了让皮尔斯高兴甚至剥夺了主教卡文特尼的地位和财产并踢予皮尔斯。强烈而鲜明的性取向严重地影响了爱德华二世与大臣、贵族乃至王后之间的关系,伊莎贝拉只好奔向大臣兰卡斯特的怀抱。虽然身为国王,爱德华二世的同性恋也难以得到大家的认同和理解,他们要推翻他。贾曼在影片中对人物的情感和思想进行了细致的刻画。贾曼尽量地除去背景和道具,使电影看上去更像是戏剧,甚至比戏剧还要简陋。因为,贾曼并不想拍一部所谓再现历史的电影,他关注的是人物的思想和命运。同时,贾曼还有意在影片中加入一些现代性的道具,以增强影片的现实感,比如代表着镇压与恐吓的枪,发出微弱光亮的手电筒,自成一体的随身听,高举宣传板游行示威的人群,等等。贾曼在这部影片里揭示了同性恋这一问题在人类历史上所面临的不公正对待,他把同性恋者的权利的有无看作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并想因此引发争论和斗争。

事实上,贾曼一直在为同性恋者的权利而奔走和斗争。在他之前或同时代,涉及同性恋问题的导演虽然人数不少,但大多数人态度暖昧。贾曼被视为酷儿电影的先驱。在后来不断升温的同志文化浪潮中,他宛如一座高峰。他因这种行动而赢得了世界性的尊敬。他在自传的结尾部分写道:“今晚,我累极了,我的目光无法集中,我的身体逐渐消沉。同性恋的朋友们,在我离你们而去的时候,我会唱着歌离开。作为见证人,我必须写出这个时代的悲伤,但不是要拂去你们的笑容。请读一读我在字里行间所写的对这个世界的关怀和爱心,然后,把书合上,去爱吧!希望你们有更美好的未来,无忧无虑地去爱。也请记住我们也曾爱过。夜幕逐渐掩下,星光便会露出。”

贾曼死在英国众议院投票决定同性恋合法年龄的前两天。在英国,同性恋的合法年龄本来是21岁,这次投票后,降到了18岁。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因艾滋病引发的多种疾病导致他双目失明,皮肤脱落,肌肉萎缩。这个最勇敢的人也禁不住在临终前悲叹:“感谢上帝,生命终于快走完了。我真的有点厌倦,无法承受了。”他主动要求医生停止用药。

遗世之作——《蓝》

《蓝》海报

[[蓝]]》是贾曼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拍摄的。它以“反电影” 的极端形式出现,这部长度为76分钟的电影从头到尾只是一片蓝色。它成为贾曼对于死亡的体验的直接呈现。《[[蓝]]》是贾曼去医院治病的经过,它描述了他与艾滋病共存的最后岁月,是不同寻常的对病情的艺术性解释。他自知这将是他的最后一部电影,他拍摄它是想要“给人们一种感觉,最起码让人们感觉到死亡是怎么回事”。这也是他在艺术上的最后一次创新,他拒绝表现具象,把电影的形式推到极致。

影片没有剪辑,没有场面调度,企图让电影回到电影发明以前的状态,非常接近“观念艺术”,仿佛在引导观众进入冥想状态。“爱琴海中的珍珠鱼,深深的海水,冲洗着死亡之岛······在轻柔的风中,丢失的男孩子,永远睡熟了。深深的拥抱,咸咸的嘴唇相吻······我们的名字将被忘记,没有人再会记住······在你的墓上,我放下一株飞燕草,一片蓝色”。双目失明的贾曼放弃了在画面上的诉说。他不想发展任何故事,也不用再去承担任何一个叙事结构,或者营造一个虚妄的意义和价值,同时也消解了观众的窥视欲和猎奇心理。他不希望“控制”任何观众,只对自己负责。“我献给你们这宇宙的蓝色,它是通往灵魂的一道门,无尽的可能将变为现实”。

[[蓝]]》是电影史上的一个重要文本,但关于电影的主题,贾曼却说得老实又古典:“这是我的死和英国的死。”影片在1993年[[威尼斯影展]]上首映时,引起了轰动。贾曼说,“我是我们这一代中最幸运的导演,我能拍我想拍的电影。”

1994年2月9日,贾曼因艾滋病去世。

作品年表

作为导演

  • 1994年 [[Glitterbug]](短片,纪录片)
  • 1993年 [[Blue]] (《蓝》)
  • 1993年 [[Wittgenstein]] (《维特根斯坦》)
  • 1993年 [[The_Next_Life]] (短片)
  • 1992年 [[Edward_II]] (《爱德华二世》)
  • 1990年 [[The_Garden]] (《花园》)
  • 1989年 [[War_Requiem]] (《战地挽歌》)
  • 1988年 [[Last_of_England]] (《英格兰末日》)
  • 1988年 [[Ispirazione,_L’]] (短片)
  • 1987年 [[Aria]] (《华丽的咏叹调》中第六个短片——《[[Depuis_Le_Jour]]》)
  • 1986年 [[Caravaggio]] (《卡拉瓦乔》,又译《浮世绘》)
  • 1986年 [[The_Queen_Is_Dead:_A_Film_by_Derek_Jarman]] (音乐短片)
  • 1985年 [[The_Angelic_Conversation]] (《天使的对话》)
  • 1984年 [[Imagining_October]] (短片)
  • 1983年 [[B2_Tape]] (短片)
  • 1983年 [[Pirate_Tape]] (短片)
  • 1983年 [[Waiting_for_Waiting_for_Godot]] (短片)
  • 1982年 [[Ken’s_First_Film]] (短片,与[[Ken_Butler]]合导)
  • 1982年 [[Pontormo_and_Punks_at_Santa_Croce]] (短片)
  • 1981年 [[Jordan’s_Wedding]] (短片)
  • 1981年 [[Sloane_Square:_A_Room_of_One’s_Own]] (短片,[[Guy_Ford]]合导)
  • 1981年 [[T.G.:_Psychic_Rally_in_Heaven]] (短片)
  • 1980年 [[In_the_Shadow_of_the_Sun]] (短片)
  • 1979年 [[The_Tempest]] (《暴风雨》)
  • 1978年 [[The_Pantheon]] (短片)
  • 1977年 [[Every_Woman_for_Herself_and_All_for_Art]] (短片)
  • 1977年 [[Jordan’s_Dance]] (短片)
  • 1977年 [[Jubilee]] (《庆典》)
  • 1976年 [[Sebastiane]] (《塞巴斯蒂安》,与[[Paul_Humfress]]合导)
  • 1976年 [[Art_and_the_Pose]] (短片)
  • 1976年 [[Gerald’s_Film]] (短片)
  • 1976年 [[Sea_of_Storms]] (短片)
  • 1975年 [[Picnic_at_Ray’s]] (短片)
  • 1975年 [[Sebastiane_Wrap]] (短片)
  • 1974年 [[The_Devils_at_the_Elgin]] (短片)
  • 1974年 [[Duggie_Fields]] (短片)
  • 1974年 [[Fire_Island]] (短片)
  • 1974年 [[Ula’s_Fete]] (短片)
  • 1973年 [[Art_of_Mirrors]] (《镜子的艺术》,短片)
  • 1973年 [[Ashden’s_Walk_on_Møn]] (短片)
  • 1973年 [[Stolen_Apples_for_Karen_Blixen]] (短片)
  • 1973年 [[Sulphur]] (短片)
  • 1972年 [[Andrew_Logan_Kisses_the_Glitterati]] (短片)
  • 1972年 [[Garden_of_Luxor]] (《路克索花园》,短片)
  • 1972年 [[Miss_Gaby]] (短片)
  • 1972年 [[Tarot]] (短片)
  • 1971年 [[A_Journey_to_Avebury]] (短片)
  • 1970年 [[Studio_Bankside]] (短片)

作为编剧

  • 1993年 [[Blue]] (《蓝》)
  • 1993年 [[Wittgenstein]] (《维特根斯坦》)
  • 1992年 [[Edward_II]] (《爱德华二世》)
  • 1988年 [[Last_of_England]] (《英格兰末日》)
  • 1987年 [[Aria]] (《华丽的咏叹调》中第六个短片——《[[Depuis_Le_Jour]]》)
  • 1986年 [[Caravaggio]] (《卡拉瓦乔》,又译《浮世绘》)
  • 1979年 [[The_Tempest]] (《暴风雨》)
  • 1977年 [[Jubilee]] (《庆典》)
  • 1976年 [[Sebastiane]] (《塞巴斯蒂安》,与[[Paul_Humfress]]合导)

参见

  • 新酷儿电影
  • 《蓝色德里克·贾曼》 作者:晓晴 《创作评谭》2006年第5期

注释

外部链接

  • 德里克·贾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