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学

电影学(德语:filmkunde,法语:filmologie,英语:filmology,俄语:KHHOBefleHne),关于电影的科学,从广义说,就是“电影研究”的同义语,各国学者对电影学所下的定义并不一致。例如法国学者麦茨认为,一般的电影研究一共包括四个部分,除传统的电影理论、电影史和电影批评之外,还包括电影学。

电影学是由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家、美学家、社会学家、教育学家和 生物学家等人文学者从外部来探索电影 的一种电影科学研究领域。中国学者郑雪来与麦茨的看法略有不同。他更多地从学科发生的历史渊源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认为电影学应涵盖电影理论、电影史和电影批评,此外也包括电影心理学、电影社会学、电影社会心理学、电影符号学、电影美学、电影哲学、电影诗学等分科。

德国人马克斯·狄索瓦最早提出“一般艺术学”和“特殊艺术学”的概念,认为后者应包括文学学、美术学、音乐学、戏 剧学、电影学等。中国学术界显然认同这一概念,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于20世纪末规定艺术学作为一级学科,而电影学等则作为其下属的二级学科,即艺术学的一个分支。电影学作为一个学科虽早 已有之,但电影学一词得到广泛流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事。1946年,在 美学家艾迪安·苏里奥的领导下,巴黎大 学建立了“电影学研究所”,并出版了刊物《电影学国际评论》,有20多个国家的学者为它撰稿,其中除专门的电影研究家外,还有不少美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精神分析学家、教育家等。此后,英国、比利时、西班牙、瑞典、意大利、波兰、 德国等国纷纷成立类似的电影学研究组织,或称“电影学研究小组”,或称“电影学研究所”,或在科学院下设电影学研究部(或研究所)。前苏联在20世纪70年代建立的“电影史与电影理论科学研究所”(后改称“电影艺术科学研究所”),曾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电影学研究机构。

电影学几乎是与电影艺术同时出现 的。在西方,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 就出现了德国的赫夫克、潘诺夫斯基、阿腾洛布和意大利的卡努多等人的著作,探讨有别于戏剧组成元素的电影作品的基本组成元素(演员表演、造型处理等) 以及电影的社会学。20世纪20年代,法国的安图昂、德吕克、慕西纳克研究电影有别于其他艺术的特性。这时出现了 “视觉主义”、“活动绘画”、“视觉交响乐”、“完整电影”等理论。在十月革命前,俄国也已经有人提出了电影艺术的特性、电影表现手段、电影在社会生活中 的地位等问题。

从电影学发展的角度来看,那个时期比较重要的并且对此后的电影实践起了较大作用的理论主张,有如下这些:意大利的卡努杜早在1910年代就证明电影是独立的“第七艺术”;法国的路易·德吕克在1920年代,已摸索到电影的特殊性,并提出‘‘上镜头性”这个含义较为暧昧的名称;德国的鲁道夫·哈尔姆斯尝试用黑格尔美学的科学方法研究电影。俄国的列夫·库里肖夫根据自己的创作经验,宣称“蒙太奇”是电影的本质。其他如法国乌尔班·哈特、让·爱浦 斯坦、苏联的吉加·维尔托夫、德国汉斯·里希特、弗里德里克·塔尔鲍特、英国的埃里克·艾略特等,都在电影还是无声和单色的时期,对于如何理解电影做出了各自 的贡献。

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对苏联电影学的建立贡献最大的为列夫·库里肖夫、吉加·维尔托夫、谢尔盖·爱森斯坦和弗谢沃洛德·普多夫金。电影学和苏联电影 艺术创作实践发生了不可分割的联系。 他们研究电影表现手段,是与对现实材料进行形象化政论的解释相联系的。当时参加电影学建立的还有电影剧作家扎尔赫伊、屠尔金、政治活动家卢那察尔斯基、诗人马雅可夫斯基、作家狄尼雅诺 夫、爱伦堡、文艺学家史克洛夫斯基、艾亨鲍姆、最早的电影学家列别杰夫、索科洛夫,还有一些音乐学家和戏剧学家。

与苏联的情况不同,在西方,电影研 究领域始终存在两种倾向的斗争;一方面,是分析作为社会认识特殊形式的电影艺术的规律,提出一些严肃的理论见 解;另一方面,则肯定影片是一种标准化的商品,研究它制作并供大众消费的最 有利的条件,这些研究者实际上受雇于电影公司、制片商,为他们出谋划策。

在西方,有重要意义的电影学著作开始出现于30年代。其中主要的有德国鲁道夫·爱因汉姆的《电影作为艺术》;英国保罗·罗沙写出了第一部具有真正学术价值的世界电影史著作《电影发展史》;意大利温别尔托·巴巴罗、路易吉·契阿里尼和基多·阿里斯泰戈在1939至1945年制订了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理论原则。

此外,美国的约翰·劳逊,法国的乔治·萨杜尔和让·米特里,英国的约翰·格 里尔逊和雷蒙·斯波梯斯伍德,匈牙利的巴拉兹·贝拉,波兰的耶日·托埃普立兹等人,也都以各自的电影史或电影理论著作,为电影学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法国·的安德烈·巴赞和德国的齐格弗里德·克拉考尔对电影本体论的研究,使西方电影学在50年代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苏联在1930年代初,确立了社会主义现 实主义创作方法,明确了它在电影艺术中的指导地位。当时电影学主要集中于 研究与电影的新任务(表现苏维埃现实 与社会主义新人)相适应的表现形式,探讨电影表演艺术(普多夫金)、电影剧作 (扎尔赫伊、屠尔金)、音画蒙太奇理论 (爱森斯坦)等问题,同时也出现了一些 论述苏联和西方电影史的著作。但总的 看来,从30年代末到50年代初,他们对电影学的研究课题比较狭窄,没有提出 多少带根本性的一般理论问题。

不论在西方或苏联,电影研究在四 五十年代以前,基本上都只着重于对电影本身的一些问题的研究。从50年代 下半期开始,特别在六七十年代,出现了 如下一些变化:1.电影专门研究机构大有发展;2.电影研究深入到各综合大学 的学府;3.各种电影论著大量涌现。以法国的“电影学研究所”的建立为开端, 促成了西方、苏联及东欧各国电影研究和其他学科研究相结合的趋向。过去基本上只由某些专门从事电影史论著述的 人员进行电影研究,于今各邻接艺术与科学部门的专家学者、评论家、报刊编辑 等都加人了这个行列。社会学家、美学家、哲学家、艺术学家等都对电影艺术发生了极大兴趣,写出了不少有关电影的专著。长期从事电影评论和理论工作的人,也开始进人哲学、心理学等领域,企图依据这些科学学科的成就来丰富电影 理论。不同领域专家学者们的结合,实 际上反映了电影本身发生的变化:电影总的说来变得更有容量了,包括了曰益 宽广的现实领域;电影艺术向前发展了,电影研究必然也要跟着发展、丰富,其趋向是向往综合研究,寻求新的“接合点”,以便把其他学科研究中所取得的方法论 方面的成就吸引到电影学中来。

与当代科学研究发展的总趋势相一 致,电影学既朝综合研究的方向发展,其 内部分科也渐趋细密化。除传统的分类法(即分为电影理论、电影史、电影批评)外,目前至少出现了电影哲学、电影美学、电影诗学、电影社会学、电影心理学、 电影社会心理学及电影符号学等分科。

电影学朝综合研究和分科细密化这个趋向发展,必然带来许多方法论方面 的问题。过去西方电影研究界较多运用的是实证主义、直觉主义、格式塔心理学等哲学方法,从1960年代以来,更加广泛 地运用各种哲学美学流派的理论和方法论,如精神分析学、符号学、结构人类学和语言学等,此外,“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对电影理论研究的影响也不可忽视。在苏联,1950年代中期以前因受教条主义和庸俗社会学的束缚,电影研究方法也 比较单一。1960年代以来,电影研究领域日益宽广,在方法论方面除运用传统的方法论外,提出了以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符号学和结构主义等新的方法论对电影研究是否可行的问题,并产生了 不少争议。

总的看来,作为研究电影的科学的电影学,正如电影自身一样,一直在不断发展和丰富。其研究对象和方法也必然 会不断发展和丰富。电影研究既然与电影实践紧密相联,其研究课题也必然会随着电影创作所提出的问题而有所变化,并且必然会带有本国、本民族的特色。

中国国在20世纪30年代党的电影小组领导下,团结进步人士,撰写影评,电影评论工作相当活跃,在宣传、支持进步电影和批判反动电影及“软性电影”方面曾起过积极的战斗作用,然而,在基础电影理论建设方面则显然不足。新中国建立后,情况有了变化,但因长期受“左”的思想的干扰,电影理论建设较为缓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电影研究工作有了可喜的进展。

电影学方法论是探讨电影学及其各个分科的构成原则、它们所运用的具体 研究法的效能和界限的理论。从通常意义上说,也是“电影研究方法”的总称。电影学方法论像任何科学学科的方法论一样,以科学认识的一般方法论原则为 依据,制订出适合于自己特殊课题、任务和结构的原则。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及其发展规律的科学,是包括电影学在内的一切社会 科学方法论的总原则和基础。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哲学、美学、社会学和艺术学的学说,是解决包括电影学在内的一切文艺科学的一般和局部问题的理论前提。电影学作为具体科学学科又有自己具体的方法论,即运用于电影研究领域的诸种研究方法和手段的系统化的理论。由于电影本身具有综合艺术的性质,由于电影学的发展既与哲学科学特别是美学有密切联系,又与艺术学的其他分支以及历史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等学科有很多联系,电影学的方法论比任何其他学科的方法论都更呈现出纷繁复杂的状况。现代科学研究分科细密化及向往综合研究的总趋势又给电影学方法论带来了一些新的课题。

在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前,电影学的构成原则基本上按传统的分类法分为电影理论、电影史和电影批评三类。关于电影与观众、电影创作心理学与感受心理学、电影与意识形态斗争以及电影与垄断组织等范围广泛的论著也时有出现,但尚未能构成电影学的新的分支。在具体的研究法方面,这时期采用传统的方法论居多。所谓传统的方法论,指本世纪之前即已出现的哲学、美学、社会学、艺术批评等学科的方法论。又由于基本立场观点的不同,苏联和西方研究者所采用的研究方法也不尽相同。在西方,采用直觉主义、实证主义、格式塔心理学等哲学方法较多,但也有一些学者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力求按照唯物辩证法和反映论的观点来分析电影现象。在前苏联,电影学的建设及其研究方法与反映苏维埃现实、塑造社会主义新人这一总任务,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有较密切的联系;然而从1920年代至1950年代初,“形式学派”、庸俗社会学、“无冲 突”论等也曾先后对电影研究产生过一定的影响。总的看来,在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前,由于世界各国电影艺术家与电影研 究家们的共同努力,电影学本身已制订出一套研究方法,连同其构成原则,有人称之为“传统电影学”。

五六十年代以来,随着传统电影朝 现代电影的方向发展,其他学科的专家 学者对电影研究日益发生兴趣,长期从事电影理论评论工作的人员也开始进人其他学科的研究领域,特别是结构主义、 符号学以及“新三论”(系统论、信息论、 控制论)在电影研究领域的运用,使一些电影学家对传统电影学所制订的方法论 是否够用等问题进行了思考。

新的方法论的基本特点是系统研究和总体把握。如结构主义方法要求把艺 术作品作为一定元素的复合体来进行研 究,着重考察社会、作家、作品和读者之 间相互影响的系统。符号学方法要求将 符号活动主体—符号(能指)—意义(所 指)—意义的外延-符号接受者作为一 个系统来进行研究,这使得艺术学家们发现在艺术中有类似的现象:艺术家—体现艺术作品的物质材料-形成艺术内容的意义系统艺术接受者。至于“新三论”运用于文艺学及电影学的研究,其 要点也都是把艺术家-作品(影片)—读 者(观众)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来进行考 察,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的研究法在这些 方法论中又都占有很大比重。各种新的方法论在电影学中的运用,有助于扩大 电影理论研究的视野,但也引起一些争议。有些学者认为,艺术创作中始终存在非形式的方面和环节,亦即独特的个性化的结构,这要求作十分具体的艺术的感性的分析,而不仅仅是逻辑的纯理 性的解释。包括电影艺术在内的艺术研究的主要方法还应该是美学和艺术学的方法及相应的研究对象。因此,新的方法论只能补充、丰富而不能推翻、取代传统的方法论。

在当代电影学方法论中,除上述诸 种研究法较为流行外,精神分析方法、历 史比较方法也有所采用。在“西方马克 思主义”思潮影响下,早已有之的社会学 方法又以新的形式在电影研究领域出 现,并产生了一些变种。

标签:

编者介绍

李洋

李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中文电影百科创建人,著有《目光的伦理》《迷影文化史》等,主编有“新迷影丛书”,译有《宽忍的灰色黎明》《莱昂内往事》《特写:阿巴斯和他的电影》等。微博:daqihupi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