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rg Wilhelm Pabst

照片 :
中文名 : 格奥尔格·威廉·派伯斯特
英文名 : Georg Wilhelm Pabst
出生年 : 1885年
出生日 : 8月27日
出生地 : Raudnitz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67年
逝世日 : 5月29日
逝世地 : 维也纳
国家/地区 : 奥地利
职业1 : 导演
首字母 : P
条目星级 : ★★★

格奥尔格·威廉·派伯斯特(Georg Wilhelm Pabst,一般写作[[G._W._Pabst]]),奥地利导演,被认为是德国默片时期“[[新客观派]]”(即新写实主义流派)的代表人物。代表作包括《没有欢乐的街》(Die Freudlose Gasse)、《一个灵魂的秘密》(Geheimnisse einer Seele)、《三分钱歌剧》(Die Dreigroschenoper)和《同志之谊》(Kameradschaft)等。

创作生平

派伯斯特出身于一个奥地利铁路职员家庭,在波希米亚出生的他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在维也纳渡过。在维也纳,他开始学习表演,于1912年前往纽约,在“德国人民剧院”(Deutscher Volkstheater)得到了首次执导舞台作品的机会。

“一战”爆发后他即刻启程回国,在登陆法国前即被认为是心怀敌意的外国人。在法国Brest长达四年的隔离生活中,他在当地组织了营地剧团。1919年,派伯斯特返回维也纳,经过多方努力,他成为先锋派“新维也纳舞台”(Neue Wiene Buehne)的艺术负责人。

1921年,派伯斯特开始与[[卡尔·弗洛里希]]合作并成为后者电影公司的合伙人。他的首部电影作品即该公司出品的《珍宝》(Der Schatz)。

1925年,影片《没有欢乐的街》让派伯斯特大获成功,这部由[[葛丽泰·嘉宝]][[阿斯泰·尼尔森]]和派伯斯特最钟爱的男演员[[维尔内·克劳斯]](Werner Krauss)联袂出演的影片赢得评论界一片赞誉。影片至今仍被奉为社会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为派伯斯特奠定了“新客观派”代表人物的地位。

1926年,派伯斯特为Ufa公司拍摄了“心理分析剧”《一个灵魂的秘密》,该片的创作得到弗洛伊德的两位合作者汉斯·萨克斯博士(Dr. Hanns Sachs)和卡尔·亚伯拉罕博士(Dr. Karl Abraham)的协助。

1927年,在[[爱森斯坦]]的《战舰波将金号》和[[普多夫金]]的《母亲》所引发的俄罗斯风潮中,派伯斯特改编了伊利亚·爱伦堡(Ilya Ehrenburg)的同名小说,完成了电影《珍妮情史》(Die Liebe der Jeanne Ney)。随后,他陆续推出了影片《潘多拉盒》(Die Buechse der Pandora)、《迷失少女日记》(Tagebuch einer Verlorenen)。

1928年,派伯斯特同海因里希·曼(Heinrich Mann)、[[卡尔·弗洛恩德]](Karl Freund)、皮斯卡托(Piscator)等人创办了“电影艺术大众协会”(Volksverband Filmkunst e. V.),这一左派机构为电影爱好者放映了许多左派影片。

1929年,他受邀在[[范克]]的影片《帕鲁峰的白色地狱》(Die Weissee Hölle vom Piz Palü)中担任表演指导。

1930年,派伯斯特完成了自己的首部有声片《1918年的西部战线》(Westfront 1918),该片的和平主义立场以及影片对德法两国和解的呼吁使他被冠以“赤色派伯斯特”(rote Pabst)的称号。同年,他将[[布莱希特]]和作曲家[[库特·韦尔]](Kurt Weill)的舞台作品《三分钱歌剧》搬上银幕,又与两位原作者发生讼争,因原作者认为派伯斯特的改编有违其“史诗剧”的基本构想。影片虽然于[[1931]]年首映,却又立刻引发审查问题(在法国也是如此,不过很快得以开禁),[[1931]]年遭到禁播。

1931年,派伯斯特接替去世的[[卢普·皮克]](Lupu Pick)成为“德国电影工作者联合会”(Dachorganisation der Filmschaffenden Deutschlands e.V., 缩写为“Dacho”)主席一职。是年,派伯斯特又带来了一部期待同法国和解的反映矿难的影片《同志之谊》,他对现实的天生直觉再次在片中得到惊人证明,同时,他的社会主义理论也在片中得到进一步发展。影片在评论界反响热烈,票房收入却并不如意。

1933年底,派伯斯特在法国拍摄了国际合拍片《唐吉诃德》,他在巴黎开设了自己的公司,并开始尝试各种工作,但并不成功。

尽管派伯斯特公开表示对美国电影业的保留态度,他还是在1933年去了好莱坞1934年,在影片《现代英雄》(A Modern Hero)的拍摄过程中,“[[华纳兄弟公司]]”跟他之间频繁发生龃龉,片厂体制下严格的制作模式令他极度不适。在好莱坞,派伯斯特完成了四个剧本,全都没有进入拍摄,1936年,沮丧的他返回法国,在那里拍摄了几部娱乐片。

在美经历并不愉快的派伯斯特还是决定移民美国,可是,就在他与在奥地利的母亲告别期间,战争爆发了。在经罗马去往国外的努力落空后,一次骨折令他卧床不起,最终,派伯斯特留在了德国,此节至死为他戴上了“投机者”之名。

派伯斯特为巴伐利亚州拍摄的Komoedianten和Paracelsus两部影片尽管并未公开表达纳粹立场,却至少路线正确,两部影片被认为在政治和艺术方面都具有极大价值。[[莱尼·里芬斯塔尔]]成功地请到他为自己的影片Tiefland担任表演指导,不过两人很快便发生争执并结束了合作。在这一时期,派伯斯特的许多计划都未能实现,一般认为这是他对[[戈培尔]]提出的拍摄一部宣传片的要求实行拖延策略的结果,可是,仅凭他在“第三帝国”期间扮演的角色已经致其艺术声名尽毁。

战争结束后,派伯斯特长居奥地利。他力图洗刷恶名,除了不太成功的类型片创作,他不断尝试在作品中与纳粹政权划清界限,对之进行批判。在此间拍摄的多部影片中,只有一部歌剧片带给了他渴望已经的成功。

五十年代中期开始,他患上了糖尿病,1957年,派伯斯特加患帕金森氏综合症,不得不永远地结束了他的电影生涯。1965年,奥地利教育部授予他“名誉教授”的称号。他计划与次子Michael Pabst合著的传记没有完成。

1967年5月29日,派伯斯特在维也纳因急性肝疾去世。

作品年表

外部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