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ello Mastroianni

照片 :
中文名 : 马塞洛·马斯楚安尼
英文名 : Marcello Mastroianni
出生年 : 1924年
出生日 : 9月28日
出生地 : 意大利Fontana Liri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96年
逝世日 : 12月19日
逝世地 : 法国巴黎
国家/地区 : 意大利
职业1 : 演员
首字母 : M
条目星级 : ★

马塞洛·马斯楚安尼意大利电影著名电影演员,曾与诸多意大利著名导演合作,他两次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三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提名。

生平

马塞洛·马斯楚安尼,1924年生于意大利电影亚平宁山区一个叫Fontana Liri的小村庄。出生时全名Marcello Vincenzo Domenico Mastroianni。在都灵及罗马长大。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被德国纳粹关入集中营,后设法逃脱,藏匿在威尼斯。1945年加入电影业。起先在“鹰狮电影”(Eagle Lion Films)的罗马分部工作,并开始上表演课。他加入一个戏剧俱乐部,在那里被导演[[鲁奇诺·维斯康蒂]]所发现。他的银幕初次亮相是1948年电影《悲惨世界》(I miserabili)。继1955年的《磨坊主的美丽妻子》(La bella mugnaia)后不久,他得以出演1957年[[维斯康蒂]][[白夜]]》(Le notti bianche,托斯妥耶夫斯基同名小说改编)的男主角,1958年又在[[Mario_Monicelli]]的喜剧《麦当那街的大买卖》(I soliti ignoti)中饰演窃贼;很快名声鹊起。但最终令他成为国际巨星的是1960年[[费里尼]]的《[[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他与[[安妮塔·埃克伯格]]同台,演一个充满幻灭感、自我厌倦的小报记者,整日整夜在纸醉金迷的罗马上流社会混迹。诡吊的是,此片为他赢得“拉丁情人”的美誉。但马斯楚安尼对此并不认帐,为了打破刻板印象,他在一生之中接了无数弱势、无能、被动的男性角色。他的下一个重要角色是1961年[[费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饰演一位创作枯竭的电影导演,自我怀疑并为情事困扰;从此马斯楚安尼成为[[费里尼]]最主要的御用演员,他们的合作晚至1986年的《金泽与佛莱德》(Ginger e Fred,马氏演一位重新登上电视节目的年华老去的舞者)。马斯楚安尼的其他重要银幕角色包括:[[安东尼奥尼]]导演《夜》(La notte,1961)中的事业疲软、经历姻婚危机的小说家,[[皮亚托·杰米]]导演《意大利式离婚》(Divorzio all’italiana, 1961)中追求表妹的西西里已婚贵族,以及[[德·西卡]]导演的《昨天,今天,明天》──马斯楚安尼与其银幕情侣[[索菲娅·罗兰]]搭档的代表作之一。晚年他也得以和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苏联导演[[尼基塔·米哈尔科夫]]等进行了一系列国际化的合作。1996年因胰腺癌在法国巴黎过世。意大利抽空了《[[甜蜜生活]]》曾取景的罗马许愿池,覆以黑天鹅绒,以示哀悼。

马斯楚安尼的墓碑

作品

获奖

逸事

早年在戏剧学校Centro Universiatio Teatrale上课时,与导演[[维斯康蒂]]相识,得以出演后者执导的话剧《欲望号街车》。同一时期他认识了意大利女演员[[安娜·玛尼亚尼]]和导演[[费德里柯·费里尼]]

1948年与意大利演员[[卡拉佩拉]]结婚,这段婚姻维系到马斯楚安尼过世。但马斯楚安尼一生中有不少情人,最著名的是法国国宝级女演员[[凯瑟琳·德纳芙]]。二人在1971年1975年间关系紧密,同时也搭档出演了几部电影。生有一女,[[基娅拉·马斯楚安尼]]。马斯楚安尼在母女二人的守护下过世。他的另一个著名情人是美国女演员[[费·唐纳薇]]

马斯楚安尼因《意大利式离婚》、《[[特别的一天]]》(Una giornata particolare, 1977)和《[[黑眼睛]]》(Oci ciornie, 1987)获三次[[奥斯卡]]提名,是奥斯卡历史上凭借外语表演获得多次提名的纪录保持者。凭外语表演获两次提名的有[[索菲娅·罗兰]][[丽芙·乌尔曼]]以及[[伊莎贝尔·阿佳妮]]

在一次访谈里说,[[费里尼]]找他出演《[[甜蜜的生活]]》是因为觉得他长了一副“极端平庸的面孔”。

1960年在《[[甜蜜的生活]]》中合作时,[[费里尼]]给马斯楚安尼起了”Snaporaz”的呢称。20年后[[费里尼]]执导《女人城》(La Città Delle Donne, 1980),马斯楚安尼出演的男主角名叫Snaporaz。

言论

  • (当被问到什么领他执着于电影事业时) 在镜头前,我感到充实和满足。其他时候,我觉得空虚和迷茫。
  • 我只有在出演电影的时候才存在。
  • 我并不是个性瘾者。
  • (关于女人) 女人是太阳,一种特异的生物,超乎想象。女人也是冲突的构成元素。你和谁争?然当是和女人;不是和朋友,因为朋友之为朋友早已接纳了你的一切缺陷。除此之外,女人是母亲──难道我们已然忘了这一点?
  • 我真搞不懂这些美国演员怎么费这么大劲去同感他们的角色。对我来说,直接上去演就完了。很过瘾,根本没什么可折磨人的。
  • 一大早用豪华轿车接你走,一路送到工作室,把漂亮姑娘塞到你怀里……他们把这叫一种“职业”?别逗了!
  • 每年我们都需要一个聚焦人物去吸引公众、取悦女孩子们。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