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s Malmros

照片 :
照片描述 : 奥胡斯的记忆宝库、神经外科医生Nils Malmros
中文名 : 尼尔斯·马尔姆洛斯
英文名 : Nils Malmros
出生年 : 1944年
出生日 : 10月5日
出生地 : 丹麦奥胡斯
国家/地区 : 丹麦
职业1 : 导演
职业2 : 编剧
首字母 : M
条目星级 : ★

Nils Malmros是丹麦当代最著名的导演之一,同时也是著名的神经外科大夫。他1944年10月5日出生在丹麦奥胡斯市(Århus)并且一直在奥胡斯度过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除了曾经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求学和短暂工作一段时间,他几乎所有的工作和生活全部在这个城市,正是因为如此,奥胡斯人亲切得把他称为“奥胡斯的记忆宝库”。

成长经历

Nils Malmros的父亲Richard Malmros(1905-2000)是丹麦著名的神经外科教授,他在1943-75年担任奥胡斯市医院神经外科部门的主治大夫,同时在1952-1975年担任奥胡斯大学的神经外科学教授。他的母亲Eli Cold Malmros(1906-?)同样来自一个医生家庭,并且是丹麦历史上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医药和生物学奖Niels R. Finsen的外甥女(或者侄女)。母亲拥有丹麦语和法语双硕士学位,原来在一所法语学校担任教师,后来由于Richard工作的缘故搬到奥胡斯继续社会教育工作。事实上她为了照顾自己的家庭选择放弃了工作。除了Nils Malmros他们还有四个子女。

在Nils Malmros很小的时候,就对周围的医学环境十分好奇,特别是经常有机会来到他父亲工作的医院。他们住在一座很大的庄园别墅,由于父亲忙于工作的原因,尽管Nils Malmros先天性阅读障碍,可是还是无法照顾,父亲的角色对于童年的Nils Malmros来说是缺席的。另外一方面富裕的家庭生活给了他更多机会体验和学习,童年的他具备了当时同龄人少见的成熟和稳重。

在Finsensgade小学读书的时候,他经常混迹于Trøjborg市区那些工人家庭孩子组成的小群体中,尽管他的出身背景应该可以让他有其他更为富裕些的孩子为伴。“我处在Trøjborg不同阶层的小孩子中间。我尝试着让自己和不同的人相处在一起,我希望自己能够做正确的事情。对我来说,世界的中心从奥胡斯医院来到了校园。”在他11岁的时候,他成了Malmros家地下室儿童剧团的经理和导演。第一年他们表演了根据莎士比亚《哈姆雷特》改编的戏剧,不过把其中的结局换成了大团圆的。表演获得了大人们的赞赏,取得了一些成功,并且在之后的几年里作为保留节目被要求继续演出,一直到孩子们来到了中学寻找到其他的兴趣。

Nils Malmros在Århus Katedralskole中学一年级就用自己优异的学业和超群的领导能力获得了别人的尊重。他是班级里的班长。“他是真诚和威信的混合物,他习惯像他父亲一样站在权威的位置来考虑问题,思考做事的方法和策略。”之后就读高中的时候,他选择了数学和自然科学,并且成了一个有着8-10个成员的小团队的一员,他们经常聚集在一起讨论文学,哲学和政治。他被推选成为这个将近100历史的高中学生联合会Heimdall的主席,并且在他19岁的时候完成了读书札记Apollon,不过这些并没有获得很大的成功。“在他的身边每时每刻总会围绕着一些剑客。他像是一个木偶老板,拿着线平静沉着得在他不同的文化体验中穿梭自如。”

创作经历

[[奇怪的爱情]]

Nils Malmros年轻时候的照片

他的电影和文学似乎朝着哲学式晦涩艰深的方向发展,比如像[[阿兰·雷乃]]式的《[[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不过[[弗朗索瓦·特吕弗]]的电影让他更为着迷,甚至[[弗朗索瓦·特吕弗]]的电影《[[朱尔和吉姆]]》([[Jules og Jim]]1960年)成了他电影处女作的样板。在他1964年中学考试结束之后,他准备前去哥本哈根就读设计学校,因为在学校的时候他对家具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哥本哈根只呆了一个月,在家庭的压力下他重新回到奥胡斯就读医生的课程,不过他很快就开始缺课了,因为他想拍电影。

“是[[弗朗索瓦·特吕弗]]的《[[朱尔和吉姆]]》让我明白我要拍摄电影。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曾经这样想过,我需要寻找一个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情,然后全力以赴。当然在确定最终目标之前需要一些过渡,我曾经很喜欢看Palle Nielsens(丹麦版画艺术家,[[1920]]-[[2000]],出生于哥本哈根) 的版画,然后也着迷过Børge Mogensens([[1914]]-[[1972]] 丹麦著名家具设计师)设计的家具,之前也去过电影学校几次,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不过我还是需要从医药学开始,因为这样我可以在医院里值夜班,然后用赚来的钱来拍摄自己的电影。在我父亲工作的奥胡斯市医院神经外科部,我可以借到一台16mm的摄像机。尽管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制作一部电影。我们几乎尝试过所有可能遭遇过的错误,可还是没有一个结果。当时纯粹是在学习如何去做。我无法学会如何在自己的故事和别人的作品中保持距离。电影对我来说是一种过于隆重和深邃的神圣。尽管我在这个时候了解了弗朗索瓦·特吕弗的笑话,那种能够唤起想象的气氛情绪已经从后门偷偷进来,可我却无从察觉。我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看了关于他的电影所有的评论文章,这才发现我是站在特吕弗的反面,他能让这种情绪和气氛直接表现出来。很多年来这种隆重的气氛和情绪总是在我前面让我心生恐惧,所有的一切过于强烈像是《[[奇怪的爱情]]》里的电影音乐一样。”(1994年7月1日Weekendavisen文章)

制作《[[奇怪的爱情]]》花了Nils Malmros两年多的时间。电影的灵感来自导演自己青年时期无果而终的一段感情经历,另外还描写了具有普遍意义的学生时期成长的精神生活。静止的画面,奇怪的取景,以及值得关注的镜头运动,这是Nils Malmros的电影处女作。他很清楚自己的不足,在1968年6月30日给Århus Stiftstidende报纸里的文章写道:那是外行人制作的电影,连我自己也不会尝试再去模仿它。

1968年7月1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Nils Malmros谈到电影里的主角说:”主角Mogens不是那种经常可以在其他电影里看到的信口开河的性开放青年角色,我的意思是,他应该是个更为真诚的版本。”这个热心的奥胡斯记者并没有把内容提交给哥本哈根正在进行的访问调查。电影在Holte的Reprise剧院首映后,恶评如潮。报纸Berlingske Tidendes 的影评人Frederik G. Jungersen 强调了这是一部富有责任感的电影并且提到一些比较成功的细节,但是他的结论还是被广为引用:”电影包含的内容太多了,看得出他梦想着制作电影。Holte应当成为一个教训,告诉人们不幸是这样发生的。”电影只放映了两天就下线了。”这个结果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特别是我已经习惯了被赞扬。”

[[Lars_Ole_5c]]

Lars Ole,5c 电影剧照

失败如此接近,但是Malmros很快就甩开这个屈辱的包袱。他开始准备拍摄自己的第二部电影,[[Lars_Ole_5c]]。“当我开始回忆的时候,我祈求只去考虑新电影。之后我发现,或许我能够清楚地记得那段时间的感受,远远超过其他任何时候的回忆。在一次老同学聚会提到小学5年记玩权力游戏的时候,其他人都变得非常惊讶。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在那个年龄会有这种游戏。我的故事结合了我自己的还有别人的回忆,当然不仅仅只是孩子们的观察。” (Information 1974年8月14日

1972年7月15日Malmros 接受Jyllands-Posten 采访时解释他当时制作电影时的初衷说,“我试图描绘一个12岁儿童的真实世界,这些也是我在童年亲身经历过的。主人公和他的同学们正处于发育阶段,他们的世界充满了激情,阴谋和妒嫉。电影表明这些事情是非常严肃认真地,不管对于儿童,还是成人。” 之后Malmros继续补充说:“我希望能够重新制造这种校园生活的体验,在班级里,在操场上,那些气味,那些声音,就象一直在发生着。我想要展示12岁孩童世界里那种严重的和残酷的行为。我还想讲述一个不安全的,缺少关爱的的世界,这里他们需要继续斗争直到被人接受和承认。我还想讲述这样一个世界,这里孩子们把获得的友谊作为商品进行交易。最后我还想讲述他们的初恋,爱情对于那些情笃初开的女孩子们不是成为不可企及的梦想,就是成为过于容易得到而心生摆脱的困难。“

[[Lars_Ole_5c]]就在Malmros曾经就读的校园Finsensgade Skole拍摄,它似乎又会成为一部像《[[奇怪的爱情]]》一样纯粹的外行人电影。不过这次制作得到了来自专门免费提供技术指导的EBC-Film公司Erik Bay Christensen的帮助。 Malmros曾经在1969年的时候寻求电影基金会的帮助,希望找到编剧工作的支持,之后也找过制片人的,不过两次都被拒绝了。当时负责这些艺术作品的评估工作是电影委员会的五个人,他们只考虑递交书面申请的人。不过之后出现了一些丑闻,包括一个申请者申请2万克朗用来完成一部35mm电影的最后拷贝制作工作,结果在影片还没有被看就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当时的电影委员会基本上处于不开放的状态。这次Malmros明显高质量的[[Lars_Ole_5c]]的申请同样引发了一个丑闻,当时激进的议会主席Bernhard Baunsgaard对这种状态非常不满,建议文化部长Niels Matthiasen提供帮助,并且建议文化支持不能处于这种马虎不负责任的状态。Matthiasen 于是建议根据1972年新颁布的电影法规,采取了顾问制度,采用专人负责直接联系申请人并且改善放宽了申请条件,这直接让Malmros受益。与此同时受益的还包括当时的[[Bille_August]][[Lars_von_Trier]]

电影的拍摄工作开始在1969年夏天,不过进程拖延了好几年。因为Malmros在剪辑电影的时候先是和Frederick Cryer 商量,而后是Christian Hartkopp ,还有因为他花了很长时间一点一点检查拍摄的每个片断。问题不是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剧本有很多细节后来被感觉有不少漏洞)只是他希望花长时间来检查,最后能够拿出自己满意的作品。

他只可以在晚上免费使用一张剪辑台。“对于[[Lars_Ole_5c]]这样的故事我是很有把握,可是《[[奇怪的爱情]]》那个耳光造成的恐惧感依旧还在。我孤身一人在哥本哈根对着电影剪了又剪。每天晚上我工作到凌晨3,4点才离开工作室,走下Vesterbrogade买我的黄油面包,然后就站在那里看着火车站里的火车驶向远方,才走回舅母家的地下室钻进潮湿的被子。”(MacGuffin 41-42)

原定于1969年圣诞节上演的电影1973年3月26日在奥胡斯的一家电影院里首映,放映后影片受到了评论界的追捧。对于Malmros来说,破晓时分正在到来:哥本哈根的首映被要求在[[Henning_Carlsen]]担任总经理的[[Dagmar剧院]]举行,

电影《智慧树》 电影剧照

Malmros 拖着一帮7年级的学生,让他们在正是青春发育高潮的两年时间里,和他一起重现1950年代后期在双重道德压力和强权恐惧下孩子们关于性的游戏以及相互之间的誓言。本来Malmros以为不再需要担心遇到制作电影方面的问题了。关于女孩Elin的故事早在1965年Malmros就已经写成,现在他的[[剧本]]也像以前一样在每个细节上都力求精确。只是摄影师[[Dirk_Brüel]]继续对他说不。Malmros找到了另外一位摄影师[[Jan_Weincke]]来代替,从《[[智慧树]]》开始他成了Malmros固定的摄影师。另外[[丹麦电影机构]]的总经理Finn Åbye反对Malmros自己独立制作电影的要求,顽固地坚持[[丹麦电影机构]][[DR]]必须参与电影的制作过程,这导致了两个人合作的破裂。Malmros找到了北欧电影公司。在导演Malmros的眼里,这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因为在Valby的摄影棚里他需要对自己原有的很多摄制细节做很大改变才能适应。不过幸运的是[[Per_Holst]]承担了电影制作的一部分工作,他在丹麦电影制作的职业生涯中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和出色的成绩,从这部电影开始,他参与了Malmros以后所有的电影拍摄。

除了导演工作,Malmros还需要在这两年时间里继续他著名的“鹦鹉方法”来调教这些小演员们。“我试图让孩子们说的台词精确到符合我的要求。不过有趣的是,当我看电影的同时背着台词,却发现那些表演出色的小孩子并不是完全模仿我说的,我听到的好像是我耳朵自己发出的声音。”与此同时Malmros也试图尽快缩短电影的拍摄时间,“我猜,我让这种投入的感觉在一个孩子身上只能停留5分钟,很多人认为那只是表演,不是生活。” 《[[智慧树]]》的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在1981年11月Malmros介绍电影时说这部电影“就是他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媒体评论又给了这部电影很高的评价,同时影院的观众人数达到了359.417人次,这是当年票房收入第三的电影,仅次于[[Olsen-bandens_flugt_over_plankevæket]][[Slingrevalsen]]。电影还称为是1982年度丹麦最好的电影,并被选送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竞争,可惜的是当年的Bodil最佳电影给了[[Gummi_Tarzan]]。在制作这部电影的同时,Malmros根据电视剧场的要求制作了他个人唯一的一部[[电视电影]][[Kammesjukjul]],同样还是基于儿童生活经历的题材。电视讲述了小Mads邀请了他的同学们参加在他地下室举行的圣诞节晚会——一次降神会,却被其中一个不速之客Luffe破坏了。这个有趣的,悲喜交加的故事反映了导演孩童时期的梦想:成为圣礼的主持人并且慷慨地将礼品赠送给同学们。

[[美女和野兽]]

电影《美女和野兽》剧照

在电影《[[智慧树]]》已经崭露头角的那种幽默和讽刺继续在Malmros的下一部电影《[[美女和野兽]]》(1984)中延续并且充实。电影[[女主角]]是还是参演《[[智慧树]]》的[[Line_Arlien-Søborg]],这次她扮演16岁的Mette,她经受着父亲([[Jesper_Klein]])貌似宽松实则严厉的看管之下。女儿和男孩子的交往让他看护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特别是当女儿受到一个他认为是油腔滑调不可靠的男孩Jønne勾引的时候。

“乱伦题材原本就是非常敏感的。现在我们代替的是另外一种“精神乱伦”。电影里的父亲其实就是想参与选择,谁才是她要一起上床的那一个。当父亲说,Mette不能自己私自偷尝禁果,眼下之意,女孩子的第一次是宝贵的。因为在父亲的眼里,那只有一次。他抽出任何时间想方设法让那些靠近女儿的男孩子们知难而退(甚至不惜采取灌醉的办法让男孩子失去机会)。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不是吗?”和Malmros其他电影相比,半自传色彩在这部电影里并不突出,不过还是存在着。“这部电影基本上是虚构和想象的,不过还是有部分来自我自己亲身经历产生的灵感。我曾经有过这种感受,当我在拍摄的时候,我是以一个导演的身份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我看着他们日渐成熟起来。这种情况和体会和父女之间那种关系也很接近。”

在《[[美女和野兽]]》(1984)中Malmros第一次采用了成人作为主角,这次他的“鹦鹉方法”出现问题了。“[[Jesper_Klein]]不喜欢自己像[[Line_Arlien-Søborg]]一样什么都需要我先演示指导。他认为那样做的话他只是机器和工具,而不是演员,即使别人告诉他这和机器有很大的不同,可还是无法让他平静下来。”合作之间的困难并没有妨碍[[Jesper_Klein]]赢得年度的[[丹麦电影学院年度奖项]]最佳男主角 ,电影同样获得了如潮的好评,并且再一次赢得了年度的Bodil最佳丹麦电影奖。这部安静寡言的电影吸引了247007位观众走进电影院观看。Maimros效应开始产生了。

[[奥胡斯之夜]]

电影《奥胡斯之夜》剧照

在拍摄《[[智慧树]]》和《[[美女和野兽]]》(1984)当中的间隔只有两年时间,可是离Malmros下一部电影却需要六年时间,那就是他带有强烈喜剧色彩的《[[奥胡斯之夜]]》。在他花了22年创纪录的学习时间后,终于在1987年通过了他的毕业考试。之后他暂时离开了电影工作担任医生,在1988年他进入之前他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奥胡斯市医院神经外科部门工作。对于1998年他拍摄的描写他父亲的电影《[[认识真相]]》,这是一个体验真实的绝佳机会。

拍摄《[[奥胡斯之夜]]》让Malmros实现了在他早期电影里无法实现的很多梦想。电影本身讲述了一次拍电影的过程,敏感的,初出茅庐的年轻导演Frederik离开了从哥本哈根来的表哥组成的剧组。这个厚颜无耻的表哥利用拍电影的机会牢牢得控制那些女孩。Frederik就是拍《[[男孩]]》时期的Malmros,尽管并不完全相同。电影的主要灵感就来自70年代中期电影界的真实情况,同时电影还反映了当时拍摄《[[男孩]]》过程中他与[[摄制组]]之间的冲突。电影主题强烈敏感而又直言不讳,像Malmros后来说的:“电影中95%的情况都是真实的。这些事情确实发生过,这些事情也应该需要讲出来。”

电影似乎成了一个陷阱,特别是在描写这个可怜的敏感脆弱,却又似乎有着英雄气概的年轻导演的时候让Malmros有点感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曾经非常彻底详细地分析,在和[[摄制组]]的合作中,我自己该放在什么样的位置。如果我直接出示这些令人吃惊的真相,在道德意义上来说我确实胜利了,可是做一个出淤泥而不染者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件不怎么有趣的事情。相反,我只能让自己100%站在他们一边,并且笑着说:“噢,这真有趣!”另一方面我并不是一个大男人主义,所以我要寻找一些中间方法,以便我看起来也是和他们一样的。同样的道理对Frederik那些明显犯的错误,电影里就存在一些同情。他和他电影里的女主人公Lisa一起的性爱镜头,摄制组要从这种紧张的状况中得到发泄,显得非常做作。”

[[Klaus_Rifbjerg]]的一个批评下——其他都是赞美之词——Malmros剪掉了电影结局的最后五分钟才把新版本公映。这个被剪掉的片断包含了主人公做了一个媒体介绍他最后完成的电影的噩梦,不过镜头很快过渡到他童年时期那个充满魔力的地下室,里面有着一个代表胜利的符号:智慧树上的绿色苹果,还有很多甜美的糖果。这是一个和电影摄制组相关的隐喻。剪辑后的版本的结局略显忧郁,而未剪辑的版本结局充满活力并且是欢乐的。还好人们可以在2004年出的DVD版本中的特别收录部分看到这个结局。关于电影的媒体评论显得非常积极,不过观众并没有显得过于激动兴奋,票房销售记录只有112.866人次,或许正如Malmros之前说的,因为电影名字里有个Århus地名的缘故吧。

[[爱之痛]]

电影《爱之痛》DVD封面

1991年的《[[爱之痛]]》(原名为《悲伤和欢乐》)是Malmros第一部真正描写成年人生活的电影,不过也算是从孩子成长遇到的成人问题。女主人公Kirsten非常想要一个孩子。她是一个沉醉在爱情中的快乐的女孩,她的男朋友非常温柔体贴,尽管有点无趣。与此同时她又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迷人的教师。正是因为后一段感情让她深深得体会到了爱情的痛苦。我们可以追随Kirsten三次出场的发展来体会电影的悲喜。刚开始是她的忧郁症和悲剧,随之电影带来了强烈充满喜剧色彩的嘲讽。

“人们会说,这部电影比我以前拍摄的电影主题更为深入。在写作剧本的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最后不得不删除一部分更有戏剧性和讽刺性的内容。《[[爱之痛]]》聚焦于生活,……还有死亡。它已经触及到了人们内心的最深处。” 在看过362部样片后,Malmros最终选定了没有丝毫演员背景的25岁的[[Anne_Louise_Hassing]]来扮演女主人公Kirsten。在观众和影评人的一片喝彩中,电影销售了231.348张票,同时获得了当年的五项Bodil电影奖项,包括年度最佳丹麦电影

[[Barbara]]

电影《Barbara》DVD封面

Malmros之前曾经多次说过现在是他拍摄的最后一部电影,不过幸而他还一直没有付诸实施。这次他作为一个医生来到了Færøerne岛工作,因为他开始接受一个全新的大挑战:他将要Jørgen-Frantz Jacobsen1939年的小说Barbara拍摄成电影。这部小说对于丹麦导演来说是个强烈的诱惑,不管是[[Carl_Theodor_Dreyer]], [[Henning_Carlsen]], [[Astrid_Henning-Jensen]], [[Knud_Leif_Thomsen_]]还是 [[Esben_Høilund-Carlsen]],他们都有把这部小说拍成电影的梦想。这次终于让Malmros实现了。

这部汇集了北欧三地演员(丹麦,挪威,瑞典)的电影Barbara是当时丹麦最大的电影制作,投资三千七百五十万克朗。Malmros一直想寻找一个讲丹麦话的Barbara,可是在70位候选人中他最终还是挑选了挪威演员[[Anneke_von_der_Lippe]]来扮演这个诱惑年轻神父Poul的年轻寡妇Barbara。Barbara和神父最后结婚了,可是这个单纯任性而又迷人娇艳的Barbara最后还是将灾祸带给了自己,像《[[爱之痛]]》里的Kirsten一样。Malmros从来没有对将小说拍摄成电影产生兴趣,他一直坚持将自己写,自己拍,之前他曾经被邀请执导拍摄Rifbjerg的小说 Den kroniske uskyld,他拒绝了。不过他非常高兴能够将Barbara当作他导演生涯中的一个例外。

“Barbara是我文学上的一次启蒙体验。这是第一部能让我投入并且像一个年轻人一样真实地感受到那种悲痛的小说。”Malmros找到的不仅仅只是一部关于女性成长的小说,同时它也是爱之痛Kirsten类型的延续和发展。“从高中时期无忧无虑的Kirsten到Barbara是同一条线。这个女孩子渴望能够拥有自己希望得到的一切,可是她在进行自我挑战的同时也给别人带来了伤害。Barbara并不是坏人,只不过在那种情况下,她似乎成了别人心灵创伤上的一把盐。电影不仅没有任何可笑的地方,而且会让人感受到内心中所有的悲痛,不过我还是说上帝应该感谢Barbara.正是因为这种不幸的爱情贯穿生命中,才会让人体会到生命的贫乏和脆弱。就象Jørgen-Frantz说的,正是因为悲伤和欢乐之间存在着的紧张关系,才使人的生命变得强大。”

关于电影的评论基本上是持褒奖态度,不过还是有些其他不同的声音,比如Weekendavisen著名的影评人[[Bo_Green_Jensen]] 在他的文章中指出:“本性是好的。电影庞大的投资确实让电影生辉不少,人物表演也令人印象深刻。孤立的看每个镜头显然是令人满意的,可是合成一个整体的时候却觉得不太和谐,像是很多独角戏凑在一起。人们会因此同情这部电影以及它的导演。他努力并且确实尽力地在做,希望能够做到最好。在这种努力之下, Barbara像是一个非常坚固的手工艺品。但是人们不会为之激动兴奋和投入,毫无疑问Barbara具有浪漫的本质并且有着超越一切界限的激情,这些本质会促使Barbara这个充满悲剧命运色彩的角色走向对自己爱情自然的选择。人们应该可以感觉Barbara,就象在其他同类型电影中的角色身上感觉到的一样,比如[[安娜•卡列尼娜]]。那种巨大的激情足以冲破一切看似合理的界限。就这种角色而言,电影显得过于清醒和平静了,算是个友好的Barbara吧。”

电影在丹麦拥有357.606名观众,在挪威也是当年最受观众欢迎的电影,不过在瑞典评论界和观众反映都显得很平静。电影还参加了当年柏林电影节的竞赛单元,这部来自北欧反传统的电影遭受了冷遇。柏林晨报写道:“这个来自古老时代的故事距离这个忙碌着的大城市而言距离有点远了。”不过它还是和[[Jonas_Elmer]][[Let’s_Get_Lost]]一起分享了[[Robert]]的年度最佳丹麦电影奖。

[[认识真相]]

电影奖项

作品年表

外部链接

  • Nils Malmros